特案组办公室里,叶天在给胡小明被害案的写结案报告,庄梦蝶在赶稿,小张在网上看大波妹子,暹罗猫在打呼噜。

    办公桌上的电话一响,叶天立刻朝电话努努嘴,“去,闲人,接电话去。”

    小张坐着不动,继续看着美女傻笑,流哈喇子。

    叶天啧啧两声,“小张,说你呢,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正在看萌妹子。”

    庄梦蝶伸头看了一下,冷哼一声,“没有了,他现在口味改了,改看大波成熟美女了。”

    “庄作家,又陷害我。”小张不得已只好关了网页,懒洋洋地朝着桌上响个不停地电话走去。

    庄梦蝶笑道,“这不是陷害,这是举报,很明显你用词不当。”

    小张叹口气,抓起办公桌上的电话,“您好,特案组……什么?青影片场的连环杀人魔又现身了?嗯嗯,啊……连环杀人魔今天来你们片场应聘了……什么?不是吧?他现在已经在你们那里上班了。嗯嗯,好,我们马上就到。”

    小张挂了电话,看见叶天和庄梦蝶全都皱眉看着他。

    “看啥,两位大拿,别看了,人家青影片场打电话来,说是那个连环杀人魔现身了,让咱们赶紧抓人去。”

    叶天苦笑,“青影片场,就是那个失踪了好几个女演员的片场,不是早就勒令停业了吗?什么时候又开业了呢?那破地儿总出事,还真有人敢在那里拍戏。”

    庄梦蝶笑道,“架不住租金便宜呗,现在剧组拍戏找个投资也不容易,租场地当然是越便宜越好了。”

    叶天道,“青影片场最近失踪的女演员叫做白晓柔,她是去年愚人节在片场拍戏时失踪的,当时没到她上场,她说先在化妆间睡会儿觉,等到她了,她自然就出来了。结果等她上场了,她没到,导演就让助理去化妆间找她,发现化妆间里空无一人,地上有轻微的打斗痕迹和拖拽痕迹,还在地上找到几滴不是被害人的血液,当时就怀疑是凶手的血液,可是提取完DNA,在数据库里进行比对的时候,却没有比中,说明该凶手之前没有案底。而且剧组的化妆间,谁都能进,现场的脚印特别杂乱,就那么30多平方米的小化妆间得有好几百人的脚印,排查起来特别费劲,有不少临时演员,都是上去打个酱油就离开片场了。后来,因为证据太少,而白晓柔的尸体又一直没有找到,这个案子也就只能搁在那里了。”

    庄梦蝶道,“那咱们不是至少还有嫌犯的血液和DNA吗?”

    叶天点头,“是的。”

    “那叫上何法医,咱们走。”

    看着叶天和庄梦蝶风风火火地往外走,小张着急道,“两位领导,那我呢?”

    叶天指指正在打呼噜的暹罗猫,“你留下照顾喵喵,这任务最艰巨了。”

    小张不满地道,“切。”

    叶天厉声道,“小张,我命令你赶紧把青影片场几位失踪女演员的资料整理出来,越全越好。”

    小张立正,敬礼,“好的,叶组长。”

    叶天和庄梦蝶去物证科叫上何楚耀,三人急急忙忙地朝着青影片场去了。

    等他们一赶到片场的办公区,罗大姐早就站在门口等他们了。

    叶天跳下车,劈头就问,“你们说的嫌犯在哪儿?”

    罗大姐急忙迈开小短腿,朝片场内跑去。

    不多一会儿,她就带着于勇和小满子回来了。

    于勇看着穿警服的叶天和何楚耀傻眼了,“警察找我干啥?我又没犯啥事?”心说了,我不就欠了两百多万的高利贷嘛,也不至于找警察来抓我吧?

    何楚耀咳咳两声,“是这样的,青影片场之前出过女演员失踪的案子,所以来这里务工的每个工作人员,警方都要留下血液和DNA进行备案。”

    于勇叹气道,“不就是抽血吗?抽就是了。”说完,立刻大大方方地捋起袖子,心里着实恨得要命,不就特么当个保安嘛,这么多破事。

    何楚耀拿出一个干净试管,从于勇的手臂上抽出小半管子血。

    然后,他把先把AB两种血清各滴一块载玻片上,又把试管里的血各滴了一滴在两滴血清上,仔细观察片刻之后,把叶天拉到一边,低声道,“叶组长,这人不是凶手。”

    “你怎么知道?”

    “血型对不上,嫌犯的血型是AB型,这人的血型是B型。”

    叶天点头,“嗯,既然血型都对不上,也不用比对DNA了。”

    何楚耀道,“是的。”

    那边厢,罗大姐抓着庄梦蝶说个没完。

    叶天朝庄梦蝶使了个眼色,“庄作家,走了,收队。”

    庄梦蝶立刻跟罗大姐道别。

    罗大姐惊讶地跑过来,抓住叶天的胳膊,压低嗓门道,“叶组长,你们就这么走了,不把那人带走吗?”

    叶天反问,“带他干嘛?”

    罗大姐道,“这人有很多反常的地方,他明明以前是做IT的,还有硕士学历,可是他却偏偏跑到我们片场做个夜间巡逻。”

    叶天正色道,“他愿意做什么工作是他个人的事情,我们警方无法干涉别人的私事。说不定过几天他又厌倦在你们这里做巡逻,找了一份刷马桶的工作呢。俗话说,我们警察管天管地,管不了拉屎放屁,这种私人的事情,可真不归我们管。”

    罗大姐还是不依不饶,“可是他真的很不对劲啊。”

    叶天咳咳两声,“罗大姐,凡事要讲证据的嘛。我知道你觉得这个人很可疑,我也觉得他来这里工作有悖于常理,可是事实上,我们刚才抽取了他的血液,结果他和嫌犯的血型不一致。所以他的嫌疑暂时可以排除了。具体再有什么问题,你们再打电话吧。”

    庄梦蝶笑道,“又或者,你们要是觉得他有问题,可以吩咐同事多留意他。”

    看着叶天开着警车,一阵风似的消失在马路上,罗大姐叹口气,转身进了人事部办公室,重重地关上门。

    于勇呆愣半晌,摸着手臂上的被针扎出的小眼,皱眉道,“小满子,你来的时候,警察来抽你的血液备案了吗?”

    小满子摇头,“没有。”

    “那他们为啥要抽我的血备案呢?”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