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啊!鬼啊!”

    于勇瞬间精神崩溃,撒丫子往回跑去。

    “大哥,镇定,请保持镇定。等等我啊。”

    小满子见于勇忽然发疯般的狂奔,也吓傻了,跟着追了上去。

    于勇一口气跑回办公区,正好遇见罗大姐从场长办公室出来。

    罗大姐上前喝道,“你俩给我站住,在片场内不许乱跑乱喊,你们不知道吗?你们这样大呼小叫的,会影响影视公司拍戏的。这年头,顾客就是上帝,外面的片场这么多,惹恼了人家,人家就不来拍戏了。咱们这个片场就得关门,到那时候,咱们可就全都没饭吃了。懂吗?”

    罗大姐振振有词地一顿训,于勇不以为然地点点头,心里却在想,反正我就干一个月,等不到看你们关门了。

    场长老周也走出办公室,朝小满子一挥手,“你给我过来,刚才你吵吵啥呢?恨不能整个片场都能听见?”

    小满子只好结结巴巴地道,“刚才我俩坐在墓碑上玩,然后这大哥忽然嗷地喊了一嗓子,说什么女生照片啥的,我领他看那张照片,是一老太太的照片,谁知他不看还好,一看就噌地拔脚往回跑,还边跑边喊,说是闹鬼啥的,吓得我这腿肚子也直抽筋。”

    老周用食指使劲敲了小满子一记,“小满子,你搞什么呀,没事带他看什么坟地呀?”

    小满子做个鬼脸,“没事,反正也是假坟地,再说了我又没故意带他去,是刚好走到那里了。”

    老周厉声道,“今后不许再坐在墓碑上胡搞,听见没有?”

    小满子低声道,“听到了。”

    老周道,“去吧,你继续领着新人转去,别再大呼小叫了。”

    “嗯,好。”

    “对了,那墓碑上刻的是谁的名字?”

    “一个叫石梅花的老太太。”

    “行了,你俩赶紧熟悉场地,准备晚上值班。”

    小满子冲于勇打手势,于勇点点头,俩人一起往片场方向走去。

    于勇边走边念叨,“可是我刚才看见那个墓碑上明明刻着白晓柔的名字呀?”

    说话声音虽然不大,可还是被罗大姐听见了。

    罗大姐听见白晓柔三个字,立刻跟被电击中般的,抖了一下。之后,立刻尖着嗓子叫道,“老周,不得了了。”

    老周皱眉道,“老罗,你也说话也是快退休的人了,别动不动就吱哇乱叫,还跟十八岁小姑娘似的。”

    罗大姐把老周拉到一边,神秘兮兮地道,“你没听见新人刚才念叨的是什么呀?”

    老周摇头,“没,我这上岁数了,耳背。”

    罗大姐附在老周耳朵边上,一字一顿地道,“他说刚才看见墓碑上刻着白晓柔的名字。”

    “啊?他真是这么说的吗?”老周脸色陡变。

    罗大姐点头,“千真万确。”

    老周站在原地,豆大的汗珠扑簌簌往下掉。

    罗大姐哆嗦道,“这白晓柔不是一年前在这里拍戏失踪的女演员吗?”

    “是啊,我当然记得,去年愚人节失踪的。当时剧组的人还以为她在跟大家开玩笑,谁也没当回事。没想到,从此之后,就踪影全无,下落不明了。”

    老周说完,转身朝着片场走去。

    “你干嘛去?”

    “我去看看那块墓碑上刻的到底是谁的名字。”

    “那我也跟你一起去。”

    罗大姐立刻追了上去。

    俩人一前一后地朝着那片坟地走去。

    “对了,特案组的叶组长说什么时候到?”

    “应该快了吧。”

    俩人走到坟地,果然找到那块刻着石梅花名字的墓碑,照片上也的确是个老太太。

    罗大姐低声道,“看,就是石梅花,哪有白晓柔啊。新人就是瞎说呢。”

    老周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老周在墓碑前站了好一会儿,才打个手势,带着罗大姐往办公区走去了。

    再说小满子带着于勇走回拍摄现场。

    所有演员和剧组工作人员全都围着导演坐成一圈。

    骆小桑和芦笙也坐在人群中,骆小桑神情严肃,芦笙则像个怨妇似的撅着嘴,跟谁欠了他多少钱似的。

    导演正站在圈子中间给他们开会。

    “所以说,咱们的拍摄时间非常紧张,既要赶暑假的档期,还要留出后期剪辑的时间,今晚开始,咱们摄制组就要拍夜戏了,一会儿开完会,会留出十分钟时间,让大家跟家人打个招呼,说今晚回不去了。记住一点,咱们一定要保证高质高量地拍戏,争取每个镜头一遍过,节省时间和胶片。早日拍完,拍完咱们再好好庆祝,好好休息。”

    导演说完,全部参会人员全都在热烈鼓掌,只有芦笙冷眼看着这一切。

    于勇听了,低声道,“哇。今晚他们要留下拍戏。”

    小满子嘘了一声,“别让人听见了,演员连轴转是常事了,很多摄制组为了赶进度,不得不吃住在片场呢。咱这还算条件好的,很多剧组到荒山野岭拍戏,住在山里,连个洗澡的地方都没有。”

    “原来做演员这么辛苦。”

    “是啊,可是观众们只看见他们风光的一面。”

    小满子和于勇正聊得一股劲,罗大姐忽然追上来,拍了于勇一下。

    于勇吓得啊地喊了一声。

    小满子道,“罗大姐,你干啥呀,一上来就拍,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罗大姐抓住于勇的胳膊,低声道,“小于,你刚才看见的那张白晓柔的照片,那女孩是不是长的白白净净的,锥子脸,大眼睛呀?”

    于勇点头,“对啊。”

    罗大姐喃喃地道,“是她,是她呀,看来这孩子真的死了呀。”说完,也不打招呼就径直往回走了。

    小满子抓抓头皮,“这罗大姐是不是更年期综合症呀,神神叨叨的。”

    于勇好奇地道,“对了,小满子,你知道白晓柔是怎么回事吗?”

    小满子摇头,“我也新来的,只比你早来一个月而已。说实话,这里面好多事,我也不懂。等老黑醒了,你问问他,他在这里都工作二十多年了,跟罗大姐和场长是一拨人。”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