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满子带着于勇来到片场里,此时上演的正是骆小桑和芦笙的对手戏,骆小桑依旧扮法师,身穿白袍,英姿飒爽,手持金色斩妖剑,舞得风生水起,芦笙则扮演反派鲤鱼精,穿红袍登云履,手持鱼叉,与骆小桑激战,按剧本规定,三个回合之后,芦笙落败被擒,可是已经打了五个回合,芦笙仍旧不肯倒下,气得导演在旁边大吼,“咔!咔!”

    骆小桑停住,芦笙还在厮缠,被导演上去一把抓住。

    “芦笙,你脑袋出问题了吗?你只有三个回合的戏,可是打了五个回合,你还不下场,上场之前,你究竟有没有好好吃透剧本?你也是个老演员了,现在竟然连个小配角打酱油的角色都胜任不了了吗?本来该下场,还一直打,你以为我的胶片是大风刮来的,全都浪费在一个小配角身上吗?”

    导演的话着实难听,在场的剧务灯光摄影师无不对芦笙投去鄙夷不屑的一瞥,几个群众演员更是吓得战战兢兢。

    芦笙紧闭嘴唇,把牙齿咬得咯咯响。

    导演骂了半天还不解气,指着芦笙的鼻子咆哮道,“芦笙,实话告诉你,你要是演不来就说话,就你的角色,随便哪个群众演员都能演。”

    骆小桑走过来,拉着导演劝道,“导演,芦笙平时表现蛮好,今天可能家里有事,所以走神了,您多担待。”

    导演看着骆小桑走过来,不好意思继续发火了,可是仍旧脸色铁青。

    骆小桑给芦笙使眼色,“赶紧给导演道歉,认个错算了。”

    芦笙假装没听见。

    导演气得火冒三丈,“骆小桑,他的态度你也看见了,要不是看在他是你朋友的份上,我早就让他滚蛋了。”

    骆小桑只好尴尬地笑笑,“导演,这事我看还是算了,来,芦笙,别犟了,跟导演道个歉,认个错,咱们继续拍戏。”

    芦笙忽然跳起来,冲着骆小桑大吼,“骆小桑,你有什么了不起?今后,我的事不用你管,你当你的明星,我打我的酱油,咱俩井水不犯河水,你少管我的闲事。”吼完,芦笙撒丫子跑出拍摄场地。

    于勇惊讶地看着这一切,小满子哈哈大笑。

    “没什么了,这种事片场里多的是,今后你熟悉了,也就见怪不怪了。”

    “不是说芦笙是骆小桑的挚友嘛,怎么会闹成这样?”

    “明星之间的事,最好别管,咱们只是片场巡逻,职责跟保安差不多。跟片场安全不沾边的事,都别过问。”

    于勇点头,“哦,好。”

    小满子忽然神秘地一笑,“你知道,我为什么来这里上班吗?”

    于勇摇头,心说了,你小子不会跟我一样,也是为了找宝藏吧?

    小满子看看四下无人,一下子扯开制服,露出里面穿的白色T恤,白色T恤上满是各大明星的签名。

    “怎么样?这件T恤酷不酷,我打算签齐全有大牌明星的名字,然后把这件T恤拿出去拍卖,你说这T恤能值多少钱?”

    原来这傻小子在这里上班是为了攒签名啊,这下于勇放心了,“这个我也说不好,这样一件满是明星签名的背心一定会有人想要收藏的。”

    小满子嘿嘿一乐,“对了,我已经告诉我在这里上班的目的,你该跟我说说你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于勇赶紧摇头,“我没目的,这工作我随便找的。”

    小满子笑眯眯地道,“不说是吧,我早晚会知道的,这里没什么事能瞒过我。”

    俩人边说边走,于勇冷不丁一抬头,发现前方是一片坟地。

    灰色的坟包子一个挨着一个,每个坟头还竖着墓碑,墓碑上有着死者的姓名、生卒日期和一寸黑白照片。

    “啊?这片场里还有墓地?”

    于勇吓得双脚发软,尽管现在是大白天,看见坟地墓碑吾的,总是让人感觉脊背发凉。

    小满子却嘻嘻哈哈地走上前,纵身一跳,坐在一块墓碑上。

    于勇紧张得直往后退,“小满子,快下来呀,那死人的墓碑不是随便瞎坐的。”

    小满子哈哈大笑,用手使劲拍拍墓碑,“大哥,你也被唬住了,这片坟地是假的,里面根本没有死人,坟里面全是空的。”

    “啊?原来是这样啊。”

    于勇哑然失笑,自己比小满子还大十几岁,竟然被假坟地假墓碑给骗了。

    于是他也学着小满子的模样,双手撑住一个墓碑,噌地往上一跳,一屁股坐在一块墓碑上。

    小满子笑道,“你看,没事吧。跟你说了是假的。”

    出于好奇,于勇低下头,仔细打量着屁股下面墓碑上刻的字。

    白晓柔,生于1998年8月21日,卒于2016年4月1日。

    一寸照片上的女生是个锥子脸,大眼睛的萌系少女。

    身为宅男的于勇最喜欢的就是这种可爱的萝莉了。

    相片肯定是真的,这些片场也真是的,干嘛要用真人照片贴在假的墓碑上呢,经过相片主人的同意了吗?

    于勇很为这个萌系少女鸣不平。

    这时,照片上的少女头像忽然变得模糊起来,于勇摘下眼镜,使劲擦擦镜片。定睛再看,却被吓了一大跳。

    那少女满脸怒气,冲着他大吼,“给我滚下来,谁叫你坐在我的墓碑上了?”

    就在这时,墓碑轰地一声,于勇就感觉屁股下面一震,像是有人自下往上狠狠踹了他一脚。

    于勇啊地叫了一声,跌下墓碑,摔在地上。

    小满子见状,吃惊地走过来,把他扶起来,“大哥,你怎么了?”

    “那张相片动了,相片上的女生喊我滚下来,还把我推了下来。”

    于勇指着墓碑上的相片,惊魂未定。

    小满子哈哈大笑,拉着于勇道,“女生?大哥,你眼花了吧,这明明是一张老太太的照片啊,这片坟地里哪来的女生啊?这里每个墓碑上的照片和刻的字我都熟的能背下来了,不就是这张照片吗?来,我领你看看。”

    于勇跟上前一看,傻眼了,墓碑上的相片根本不是刚才看见的少女,而是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

    老太太名叫石梅花,生于1911年,卒于1999年,享年88岁。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