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婆婆点头,吩咐古尸道,“你去厨房拿一碟米来,再拿7个鸡蛋给我,对了,还要一支碳素笔和一块红绸布,再要一根白蜡烛。”

    古尸依言,去厨房取了一碟米和七个鸡蛋,又到骆小桑的书房抽屉里找到一支笔,红绸布就用之前盖着装有古曼童水晶盒的那个。白蜡烛是在餐室的抽屉里发现的。

    鬼婆婆先是点着白蜡烛,再把六只鸡蛋平躺着放在米上,六只鸡蛋平躺着摆一圈,剩下的一只鸡蛋用炭笔画上眼睛眉毛鼻子嘴,等鸡蛋上的炭墨晾干之后,把画着眼眉鼻子嘴的那一面朝下放在盘中米的正中间上。

    鬼婆婆道,“美男,把你的生辰八字给我。”

    古尸摇头,“婆婆,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哪里还能知道自己的生辰八字呢?”

    鬼婆婆叹气,“那,把你的头发拔下两根给我。”

    古尸依言,拔下两根头发递给鬼婆婆,鬼婆婆接过头发在蜡烛上点燃,并把燃着的灰烬洒在米上。

    鬼婆婆道,“我现在就盖上红绸布,不论发生什么,千万不要让我的红绸布掉在地上,如果被风吹掉,你们要马上捡起来给我重新盖上。还有,你俩就在旁边看着,切莫开口说话,更不要跟他说话。”

    古尸和女鬼怔住,“跟谁说话?”

    “等下你俩就知道了。你们不说话,他是看不见你们的,你俩一说话,他就能看见你们了。”

    古尸和女鬼点点头。

    鬼婆婆把红绸布盖在头上,轻声唤道,“万事通,万事通,出来喽。”

    古尸和女鬼正诧异她在喊谁,却听见噗地一声。

    原本平躺在正中间的那枚鸡蛋噌地立了起来,那用炭笔画好的眼眉鼻子嘴开始动了起来,俩黑眼珠咕噜噜地转个不停,眉头一皱,小嘴一张,打了个哈欠。

    “谁呀,谁喊我呀。”

    鬼婆婆笑道,“万事通,是我呀,我在喊你呢。”

    “鬼婆婆呀,没看见我正在睡觉吗?真是没有眼力价,打搅人家休息。”

    那万事通只顾着发牢骚,小嘴吧嗒吧嗒地说个没完。

    尽管看不见这万事通长什么模样,听说话声音却像是个淘气的小娃娃似的。

    那画在鸡蛋上的小嘴又是一个哈欠,“鬼婆婆,你以前活着的时候,就总是打搅我的清静,现在死了,有事还是先找我,真拿你没办法。”

    鬼婆婆笑道,“今天找你是想帮美男问问身世。”

    “问身世啊,就是刚才你烧给我的那两根头发的主人呗。”

    鬼婆婆点头,“正是。”

    “还是老规矩,我上你身去查查看。”

    鬼婆婆叹气道,“我就知道,以前我做人的时候,你就爱上我身,现在我死了,你还是要上我的身。你呀,一把年纪的人了,还是这么喜欢胡闹。”

    “少废话。”

    万事通凶巴巴地说完,就见着一股黑烟离开鸡蛋,朝着鬼婆婆身上飘去。

    女鬼低声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鬼上鬼身吗?”

    那万事通立刻吼道,“谁在说话?是谁在说话?”

    鬼婆婆道,“没人,没人。”

    古尸嘘了一声,示意她不要说话。

    此时,那股黑烟已经完全附在鬼婆婆身上,鬼婆婆的身子像是过电般的一震。

    红绸布开始微微的颤动,鬼婆婆再次开口说话时,声音已经变成了万事通的声音。

    “好你个鬼婆婆,又诓我出来,每次都说问米的时候不带闲人,这红裙女子可不就是个不相干的人嘛,算了,看在她长得蛮漂亮,我也就不追究你的过错了。现在我来给你算算这美男是个什么来历。”

    就见盖着红绸布的鬼婆婆掐指一算,立刻惊呼一声。

    “没可能呀?怎么会是这样呢?”

    古尸和女鬼见状,立刻大惊失色。

    女鬼禁不住再次开口,“万事通,你究竟算到什么了?”

    万事通道,“我算了人道,又算了鬼道,都没有他的身份,那他究竟是什么?是妖是魔还是仙?”

    古尸和女鬼再次呆住,怎么会是这样呢?

    万事通摇头,“不行啊,我实在算不出他是个什么路数,以我的修为,也只能算出人道和鬼道,其他的道,我真的不行,你们告诉鬼婆婆,让他另请高明吧。”

    女鬼着急道,“万事通,你既然名字叫做万事通,就该知晓天下事,怎么会不知道他的来历呢?麻烦你再好好算算啊。”

    万事通道,“不行,真的不行。我万事通今番才知自己只是浪得虚名罢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一步了。劳烦姑娘帮我跟鬼婆婆说声对不起。”

    话音刚落,就见一股黑烟离开鬼婆婆,朝着鸡蛋涌去,可是待那股黑烟全部遁入鸡蛋之后,嘭地一声,那枚鸡蛋立刻炸了。

    而鬼婆婆则身体一软,倒在地上。

    那块盖住她脑袋的红绸布也滑落下来,掉在地上。

    鸡蛋炸得蛋黄和蛋清满天飞,蛋壳碎了一地。

    “鬼婆婆,你可把我害惨了,不管这美男是什么,他的出现,都像是不吉之兆,你们就等着倒大霉吧。”

    一个半透明的影子在半空中一闪而逝。

    古尸和女鬼看得真切,那人影分明是个须发皆白的老头,难道那就是万事通的真身吗?为什么他长得这么老,说起话来,声音却奶声奶气的,像个小娃娃呢?

    见那万事通已走,古尸和女鬼急忙上前,扶起鬼婆婆,大声唤道,“鬼婆婆,鬼婆婆,您醒醒啊。”

    鬼婆婆幽幽醒转来,睁开眼睛,看着他俩啊,迷迷瞪瞪地道,“万事通刚才都是怎么说的?”

    女鬼把万事通刚才所说原原本本说了一遍,只是没提鸡蛋碎了之后,万事通说的话。

    鬼婆婆发现那只蛋碎了,立刻诧异道,“我问米这许多年,也不见鸡蛋碎裂,这定是不祥之兆啊。”

    鬼婆婆抓住女鬼的手,“走,咱们走吧,我感觉要有什么大事即将发生了。”,又朝着古尸道,“美男,这些东西就由你来收拾好了。”

    古尸点点头。

    女鬼看着古尸眼神有点复杂,想要说什么,还是没说,遂跟在鬼婆婆身后,一前一后,钻进墙壁,消失不见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