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古尸仓皇逃走,一路飞掠,很快便回到骆小桑的寓所。

    他从敞开的窗户飞进去,合上窗子,躺在沙发上喘粗气。

    刚才真的好险,若不是那美人出来替自己挡了一阵,肯定有一场恶战在等着他。

    对于那个小道士,无端端的,便有一种怕,不是担心输给他,而是懒得打这么一场搏命战。据他估计,那小道士的法力不在他之下。

    此时,天已经大亮。

    骆小桑一觉醒来,打开窗子,呼吸着新鲜空气,顿感神清气爽,可能是睡眠充分的缘故,他身上的疲劳感尽消,重新又变得活力充沛了。

    “年轻就是好啊,再累再乏,只要好好睡一天就啥事没有了。”骆小桑感慨道。

    骆小桑跳下床,清理好床铺,伸着懒腰从卧室里走出来,看见古尸失魂落魄地躺在沙发上,不由地大惊。

    “嗯?你究竟是怎么了?脸色这样差?”

    “没事,就是刚才做了个噩梦。”古尸胡乱搪塞。

    “哦,梦见什么了?自己的家乡还是仇敌?”

    “都不是,梦见一个叫做彩衣的女子。”

    “彩衣姑娘吗?”

    “嗯?你知道她?”

    “我哪里知道她,不是昨天回来的路上,听你喊一个少女做彩衣姑娘嘛。我记得那几个人好像是学生。”

    “哦。”

    “话说你为什么要喊那个少女做彩衣姑娘呢?”

    “这件事,我也想知道,我肯定是认识她的,只可惜,她似乎不记得我了。”

    古尸提起的兴奋感,瞬间降了下去。他还记得那少女看着他像看一个陌生人的眼神。

    骆小桑安慰道,“没事再慢慢想办法。你总会知道自己是谁的,一切都是时间问题。”

    “也只能这样了。”

    骆小桑走进浴室,开始洗漱,边刷牙边问道,“那你今天有什么打算?”

    古尸皱眉,“我不知道。”

    “哦,那我去拍戏了,你自己在家里随便点,要是昨晚没睡好,就再补一觉吧。”

    古尸点头,“好吧。那你自己拍戏也要当心点,要小心害你的那个人,既然他没害到你,就还会继续下手的。”

    “知道了。”

    骆小桑很快洗漱完毕,穿好衣服,背着包准备外出,被古尸叫住,“等一下,我的护身符,你带了没?”

    “带了,你很啰嗦啊。真是比我妈还啰嗦。”

    骆小桑从领口拿出那个吊坠给古尸看。

    古尸朝他挥挥手,“好了,去吧。祝你今天一切顺利。”

    骆小桑前脚刚走,就有一阵轻笑声传来。

    紧接着,噗地一声,红裙女鬼从墙壁里钻了出来,羞答答地站在古尸面前。

    女鬼咳咳两声,“哎吆,真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呢,再次见到美男哥哥,感觉哥哥又变英俊了呢。”

    古尸皱眉道,“又是你,每次都是不请自来,今天嘴上抹蜜了吗?一来就拍马屁。只可惜我今天心情不好,拍了也白拍。”

    女鬼噗嗤一乐,“那我就是拍在马蹄子上了呗。”

    古尸点头,“没错,就是这样。”

    女鬼道,“美男哥哥,骆小桑屋里阳气多足啊,你跟他住在一起不担心法力变弱吗?”

    古尸笑道,“你们觉得他阳气足,不敢靠近,那是因为你们的法力太弱,如果你们的法力到了一定程度,还会担心这些吗?”

    “原来这样啊。”

    “所以说你们还是欠修炼啊,法力不足。”

    “可是要怎样才能把法力修炼到足够高度呢?”

    古尸想了想,认真地道,“不要每天乱穿,找个僻静的地方安心修炼。把你每天乱穿乱逛的时候都用来修炼。”

    女鬼撒娇道,“你坏死了,原来你是在取笑我。”

    古尸道,“我说的都是你实话,你每天乱逛太浪费时间了。”

    女鬼忽然使劲吸了鼻子,围着古尸转了一圈,撅着嘴道,“我说昨夜来找你不见人,原来是密会情人去了。”

    古尸诧异道,“什么情人?都说没心思谈这些了。”

    “你撒谎。你身上明明有别的女人的味道,我闻出来了,她是一只得道的狐仙,那股子骚味我一闻就知道了。”

    古尸忍俊不禁,“哦,原来她是一只狐妖啊,说实话,我只看出她脸上有妖气,还不知她是什么精怪呢。说实话,我对她一点兴趣都没有,她是什么妖又与我何干呢?”

    女鬼忽然对着墙壁嚷道,“鬼婆婆,鬼婆婆,出来啊。”

    鬼婆婆噗地钻出墙壁,打量着眼前的古尸笑道,“这位少年果然出落得面如冠玉、风姿过人,难怪把我们小红迷得五迷三道的。”

    古尸上前施礼道,“让婆婆见笑了。请问婆婆就是小红所说的那位懂占卜的婆婆吗?”

    鬼婆婆笑道,“正是,我活着的时候,就为阴阳两界的人占卜问卦,想不到死了之后,还继续做这一行,人一旦学会了某种本事,想不用都难啊。”

    古尸急忙上前作揖道,“那就有劳婆婆占卜下我的身世。”

    女鬼生气道,“婆婆,不要管他。”

    鬼婆婆笑道,“小红啊,叫我来帮他是你,现在叫我不要管他的还是你,你到底想要婆婆怎样啊?”

    女鬼啜泣道,“婆婆,别说了,昨晚咱俩找不见他,他去跟一个狐妖约会去了。如此薄情之人,管他作甚?”

    鬼婆婆笑道,“小红啊,你这醋得喝几缸下去才能消气?这美男一觉醒来,不知自己是谁,单只记得个彩衣姑娘,现在又生生冒出一狐妖来,这下可不好办喽。”

    古尸辩解道,“婆婆,我想你们全都误会我了。狐妖只是我途中偶然遇见她的,我跟她只是说了几句话而已,并无什么过分的举动。至于彩衣姑娘,于我来说,是敌是友,到现在还是谜。”说罢,又是摇头又是叹气的。

    女鬼看了,又暗自心疼不已。

    鬼婆婆看出女鬼心事,故意道,“小红,既然你说不帮,咱俩就去别处转转去,别打搅人家清静。”说罢,转身要走。

    却被女鬼一把拽住,“婆婆,稍等,咱们还是帮帮他吧。”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