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尸躲在窗外,听得入神,冷不丁听见窗内有人喊了一声,“窗外的朋友,听了半天的壁角,还没听够吗?”

    糟了,被发现了。

    这时,听见窗户嘭地一声打开。

    古尸来不及细想,立刻掠起身形,朝前飞去。

    窗内腾地跳出一条黑影追了过来。

    听了半天的壁角,古尸知道这几个学生当中有一个法术了得的,现在跳窗追自己的显然就是那个高手。当下也不敢大意,径直往前飞去。

    看见前方有一片密林,便不管不顾地一头扎了进去。

    脚刚沾在一棵虬曲苍劲的古松上,就感觉脚踝被人抓住了。

    低头看时,却见一只雪白的玉手染着嫣红的丹蔻,煞是诱人。

    紧接着,他看见那只玉手的主人,是一个穿着红色绣金纱裙的绝代佳人。

    此女虽则美得晃人眼目,可是眉宇间笼着一股妖魅之气,一看便知是妖。

    美人拉着古尸的手,娇嗔道,“好俊俏的哥哥呀,不知急匆匆的要去哪里?”

    古尸被追赶着逃命,哪有心思跟美人调笑,遂着急道,“妹子,休要厮缠,小生赶着逃命,那小道士凶着呢。”

    “小道士?怕他作甚?想妹妹在此盘踞多年,吃的道士怎么也够一个连了。”那女妖见美男心花怒放,不觉夸起了海口,“哥哥休要怕他,且在此等候,等妹妹拿下他,一同分吃了就是。”

    “妹妹有所不知,那小道士法术了得,非一般的江湖骗子,咱们还是赶紧逃命吧。”

    “如此,你且逃你的,我就不信,他还长着三头六臂不成?”

    “既如此,小生就此别过,在这里先祝妹子擒下小道,马到功成。”说罢,便头也不回地继续往前飞去。

    美人看着古尸逐渐远去的背影,骨朵着嘴道,“真是个没良心的哥哥呢,逃得这么快。”

    话说李元泰追到密林跟前,见那红袍人一闪,就钻进密林里去了。

    李元泰看密林幽深阴暗,妖气冲天,料定必有妖孽,不敢轻易入内,于是停住脚,大喊,“那妖孽,有种的就出来,躲躲藏藏的算什么英雄好汉?”

    话音刚落,就见密林中红色身影一闪,一个红色人影旋即扑面而至。

    定睛看去,却是一个唇红齿白的红裙少女。

    少女娇笑道,“原来是个眉清目秀的小道士,拿来吃了太过可惜。不如给我当跟班吧。”

    李元泰见那少女脸上盘着一层妖气,知她是妖,遂冷笑道,“何方妖孽啊?好大的口气,还让我当跟班,信不信我一个咒语就收了你。”

    少女大怒,“这小道士好生无礼,上来就说收人,自以为本事很大吗?”

    李元泰笑道,“我的本事也不是很大,不过收你的话,还不是易如反掌。”

    少女气得柳眉倒竖,怒斥道,“大胆的小道士,看招!”说罢,比出剑指,默念咒语。

    只听见噗噗噗一通响,密林中树上的落叶果子分别落下来,把李元泰裹在其中,只露出一颗脑袋。

    少女得意地上前,摘下一颗果子敲着李元泰的脑袋,哈哈大笑,“这招就叫做硕果累累,感觉怎么样啊?”

    原来少女的这招就是把树叶和果实筑成一个牢笼,把对手困在其中。

    李元泰噗地从牢笼中伸出一只手,抓起一只野果塞进嘴里,有滋有味地嚼了起来,“嗯,话说这野果的味道还真不赖。”

    看着李元泰悠然自得的样子,少女气得直跺脚,“你,该死的小道士,你这是要气死我的节奏吗?”

    李元泰笑道,“很喜欢玩硕果累累是吧?好,我就陪你玩一把。”说罢,他比出剑指,默念咒语。

    少女就觉得眼前一花,揉揉眼仔细看时,却发现自己已经被困在硕果累累的牢笼中了。而李元泰已自脱身,笑吟吟地站在她面前。

    少女撒娇道,“啊,不要,你赖皮。”

    李元泰哈哈大笑,“哦,我明白了,自己会设计陷阱牢笼,而自己却解不开自己的法术。这是许多低级法师的通病。”

    少女又羞又气,“好你个小道士,居然敢嘲笑我,你坏死了。”

    李元泰忽然收住笑容,正色道,“不开玩笑了,说,你刚才为什么躲在我们窗外偷听?”

    “道士哥哥,我哪里有偷听,今晚我一直躺在古树上睡觉,是你过来吵醒我,我才起来的。”

    “不说实话是吧,难道非要我用法术把你原形打出来,你才肯说实话吗?”

    “道士哥哥,不要,我说的真是实话,我本是密林中潜心修炼的狐妖,多年前得道能够幻化人形,平时勤于修炼,闲暇时便躲在树上睡觉。”

    “你说的真是实话吗?”

    “道士哥哥,我说的句句是实,不信的话,你可以问此间的古松爷爷。古松爷爷,您倒是说句话呀,又睡着了吗?”

    那棵古松上立刻浮现出一个老爷爷的脸庞,“嗯,狐妖说的都是实话,今晚她一直在我身上睡觉,不曾离开密林一步。”

    李元泰皱眉,“嗯?那那个在我们窗外听壁角的红袍人究竟是谁呢?”

    古松道,“这位小道士,你要是说红袍人,刚才却曾有一位,只是他早已经走远了。”

    狐妖道,“是啊,刚才确实有位穿红袍的美男路过此地,我再三挽留,他还是走了。”

    李元泰皱眉,“看来刚才听壁角的就是他了,对了,那人到底长什么样?”

    狐妖羞红了脸道,“是一位很美很帅的哥哥。”

    古松哈哈大笑,“这傻妮子又发花痴了。”

    狐妖低声道,“古松爷爷休得取笑。您也是年轻过的人呢。”

    李元泰叹气道,“这位姑娘,你发花痴倒是不要紧,你拦着我,害得我追不上他了,算了。就是不知他躲在窗外偷听,有什么意图?”说罢,他解了法术,掠起身形,往回飞去。

    “美美的妖怪哥哥走了,俊俏的道士哥哥也走了,这个晚上好无聊了。继续睡觉。”

    狐妖自牢笼解脱,自言自语了一通,仍旧飞回古松上,俯卧在树枝上,闭上眼睛,小憩。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