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五个小伙伴辞别特案组的成员回到学校,之后,他们四个回教室上课,我就没这么走运了,被裴主任抓去教导处狠狠训了一顿,并且说好这个月的周六周日不许回家,必须去她办公室上心理辅导课。

    直到最后一节课下课,我才被她从教导处放出来。

    我垂头丧气地从教导处走出来,正好遇见高鹏和李元泰一起往校门走去。

    “路飞,走啊,一起去校门口的网吧,撸几把去。”

    我摇头,“不去了,我得赶紧补课去。被裴主任训了一下午,脑袋都快爆了。”

    现在的我,哪里还有心思打游戏啊。

    回到宿舍,我打开课本,根本无心看书,做了几道习题之后,立刻感觉困意袭来,把课本一推,爬到上铺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久,忽然被肩头的剧痛给疼醒了。

    那感觉就像是有只钳子在用力夹我的骨头,要把我骨头捏碎似的。

    我的呻吟声吵醒了高鹏,他立刻打开灯,看着我的肩膀,立刻发出一声惊呼。

    “糟了,路飞,你肩膀上的那个掌印越来越黑了。不信的话,你自己看。”

    高鹏说完,把一面镜子对准我的肩膀。

    艾玛,是真的,之前在胡建华家的时候,那个掌印还是青灰色的,现在变成紫黑色的了。而且也比之前要疼的多。

    “那怎么办呢?我现在疼得要命,就好像是有只手在拼命捏我的肩膀,非把我的肩膀捏碎才罢休似的。疼死我了。高衙内,快去帮我把校医给叫来啊。我疼得受不了了。”

    高鹏皱眉,“这掌印不是从那个公寓带回来的嘛,我觉得叫医生也没用,不如我去找李元泰,他应该能有办法。”

    “那就麻烦你赶紧去,我觉得肩膀上的骨头都快被捏碎了。”

    高鹏应了一声,掉头往外跑去。

    我一人躺在床上,疼得满头大汗,又不敢喊出声来,怕影响隔壁同学睡觉。

    过了好一会儿,才听见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传来。

    高鹏打开灯,我起身一看,不光是李元泰,连赛璐珞和阿呆也一起跟来了。

    “我晕啊,高衙内,你搞什么,叫你喊李大仙,怎么璐璐和阿呆也来了?”

    高鹏道,“我的确只喊了元泰兄,可是我俩回来的路上正好遇见璐璐和阿呆在校园里散步,他们一听说你肩膀疼,就立刻跟来看看,人家是关心你啊。”

    赛璐珞冷哼一声,“他就是这样,不识好人心。”

    我疼得直翻白眼,也没力气再跟她吵,只得低声哀求道,“李大仙,赶紧给我看看肩膀上的那个掌印。”

    李元泰扯开我的衣领,仔细看了伤口之后,低声道,“这个掌印叫做鬼拍肩,一般的小鬼拍人也就留个浅黑的掌印,过两天,掌印就会自然消除。而你这个掌印显然是个有点道行的鬼拍的,而且这只鬼心眼很坏,他拍下的掌印不是普通的鬼拍肩掌印而是一种吸阳掌。”

    我听了立刻脸色发白,“什么叫做吸阳掌?”

    “就是掌印拍下去之后,可以吸收人体内的阳气,阳气吸得越多,掌印的颜色就越深,等这个掌印把人体内的阳气全部吸完,就会变成鲜红色。到那时候,被拍肩的人也就断气了。”

    “啊?不要啊,李大仙,你快救救我啊,我才十七岁啊。”

    赛璐珞鄙夷不屑地道,“看你那怂样,李元泰不是说,等掌印变成鲜红色,你才会死的,现在掌印才只是紫黑色而已。”

    我气得说不出话来,指着门口吼道,“滚!你给我滚出去!”

    赛璐璐道,“哼!本小姐好心来看你,就被你喊滚出去,你真是不识好歹。”

    我刚要回骂,隔壁传来敲墙声,“高鹏,你俩拆房子呢?能不能安静点啊。每次都这么吵,真受不了你。”

    高鹏提高嗓门道,“对不住了,哥们,路飞病了,他难受啊。”

    隔壁仍旧不耐烦地道,“病了打120,在宿舍里吵人算怎么回事?”

    高鹏道,“知道了,我们小点声。”

    听着隔壁再次响起呼噜声,高鹏才压低嗓门道,“你俩不要再吵了,隔壁有意见。”

    我小声道,“李大仙,那我这还有救没有啊?”

    李元泰笑道,“没事,我有办法。”说罢,他从袖中拿出一道符贴在我肩上那个掌印上。

    “这个过程可是很疼的,不如,你咬着一条毛巾,这样就不会发出声音,吵着隔壁邻居了。”

    高鹏立刻从洗脸池边抓起我的毛巾递给我。

    “咬住毛巾,真的是很疼,因为掌印的毒已经渗透到骨髓里了,得把毒全部拔出来。”

    我咬紧毛巾,使劲点点头。

    李元泰道,“准备好了没?现在开始。”

    我点点头。

    李元泰立刻比出剑指,默念咒语。

    随着咒语声响起,一股黑烟从掌印上缓缓飘出。

    更令人不堪忍受的疼痛也随之而来,就感觉像是有一把锋利的电锯滋滋地锯开了我的肩胛骨,然后感觉有类似针尖一样细小的东西在骨髓中玩命搅动,直疼得我要从床上跳下来,高鹏和阿呆死命压住我。

    如果不是咬着毛巾,我想我早就喊得能把全校师生都吵醒了。

    起初黑烟越来越浓,到最后,黑烟逐渐变淡,疼痛也渐渐减弱。

    等黑烟全部散去的时候,李元泰也累得满头大汗,他揭掉符,我发现紫黑的掌印还在,于是担心地道,“李大仙,这掌印还没消失啊?”

    “没事了,毒已经拔出来了,现在的掌印只是淤血而已,过几天,淤血消去,就痊愈了。”

    话音刚落,李元泰忽然沉下脸,“窗外的朋友,听了半天的壁角,还没听够吗?”

    我们正要问李元泰在跟谁说话,他嘘了一声,示意我们不要出声,用手指指我们身后的窗户。

    我猛地回头,果然发现窗户上映着一个人影。这一发现惊得我一头冷汗,这里可是四楼啊,这人肯定是悬空待着,我们才能看见他的影子映在四楼的窗户上。

    李元泰噗地吹了一口气,窗户嘭地一声打开,只见窗外一个红色的身影一闪而过。

    李元泰看见那红色身影,没有犹豫,立刻腾身追了出去。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