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尸待在骆小桑家里,不觉肚饿,打开冰箱,看见里面的牛奶面包,差点呕出来。

    “看来,我还是不能吃人类的食物。”

    他走到窗边,打开窗户,看着不远处医院的红十字标志,叹气道,“看来还是得去一趟那里。”说罢,掠起身形,朝着医院飞去。

    骆小桑一觉醒来,已是午夜时分,他迷迷糊糊地爬起来撒尿,却发现屋内空无一人,窗户大开着。

    他站在窗边往外面看了看,四下里黧黑一片,今晚没有月亮,只有昏黄的街灯装点着繁华的街道。

    这时,他忽然想起自己那个穿着红袍,古装扮相的朋友。

    “那家伙呢?这窗户大开,他不是从这窗户飞走了吧?”

    骆小桑自言自语地说完,自觉好笑,不由哈哈大笑。

    “看来,他这是要不辞而别了吗?”

    骆小桑摇摇头,关上了窗户。

    “算了,肚子好涨,放水去。”

    骆小桑捂着肚子,往厕所跑去。

    这时,古尸去医院偷了几包血回来,美美享用了一包之后,再次掠起身形,回到骆家的窗台,却发现窗户从里面拴死了。

    不过,这可难不倒他,他对着窗栓轻轻吹口气。

    嘭地一声,窗户弹开。

    古尸轻松地跃进窗内。

    等骆小桑撒完尿回来,却看见自家客厅窗前站着一个人,那人穿着红色衣服,正是那从山洞里飞出来的古尸。

    “喂,你刚才去哪里了?”

    “看外面空气不错,就去楼下走了走。”

    骆小桑大为震惊,“可是你没钥匙,怎么进来的呢?”

    “我懂法术啊,我用法术解开了窗栓。”古尸说着,把窗户拴好,对准窗栓吹了口气,窗户便嘭地一声开了,“喏,就像这样了。”

    骆小桑抓抓头皮,“哦,好吧。法术什么的,我一概不懂。”

    古尸苦笑,“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懂,我一醒来就发现自己什么都懂,然后自然而然地就这么做了。”

    骆小桑道,“可是你一人站在这里干嘛?不用睡觉吗?”

    古尸转过身来,眉头微蹙,摇摇头,“哪里睡得着呢?我都不知道自己是谁。”

    “就算不知道自己是谁,这样不睡觉也太夸张了吧?哎,对了,我忽然想起,早起不是把你送到警局,警察查出你是谁了没?”

    古尸摇摇头。

    “好吧,反正我家有地方住,你又不吃不喝不睡觉的,也占用不了什么空间,就暂时住在这里好了,等你找到家人再走。”

    “对了,关于有人害你的事,我已经琢磨过了。”

    “你不就是说那个送古曼童给我的人要害我嘛,古曼童是我最好的朋友芦笙送的,他是绝对不会害我的。从小长这么大,除了父母之外,最关心我的就是他了。说芦笙要害我,打死我都不信。”

    “事实就在眼前,你还是不信是吧?不如这样,我送一个符给你,你挂在胸前,可保平安。”

    古尸说着,从袖中拿出一张符,念咒之后,把符折成鸽子蛋大小的三角形,用红绳穿了,亲手挂在骆小桑脖子上,嘱咐道,“这个符千万不能摘了。”

    骆小桑看看那个符做的吊坠,皱眉道,“你还真是迷信呢。算了,既然你一番好意,我就收下,现在,我继续睡觉去了,好久没睡得这么舒坦了。”说完,他打了个哈欠朝着卧室走去了。

    不多一会儿,卧室内再度响起香甜的鼾声。

    客厅里就剩下古尸,皱着眉,立在窗前。

    彩衣姑娘?不知为什么,他眼前再度浮现那个少女的可爱模样。

    “我一觉醒来,为什么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却偏偏记得那个少女的模样呢?”

    再回想自己做过的那个梦,少女身着古装,满脸怒容。

    “彩衣姑娘,究竟是我的朋友还是敌人,还是爱人呢?也许我应该去找那个少女问个清楚。”

    主意打定,古尸翕动鼻翼仔细分辨着空气中的气味,很快,他就捕捉到一丝甜香诱人的少女气息。

    “我知道她在哪里了,我这就去找她。”

    古尸说完,纵身飞出窗外,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古尸前脚飞走,红裙女鬼和鬼婆婆就赶到了。

    女鬼看着大开的窗户,气得直跺脚,“哎呀,真是不凑巧呢,早先是找不着婆婆,现在好容易找着婆婆,美男又跑了。我的运气真背,总是踩不到点上。”

    卧室内的鼾声惊动了两只鬼。

    鬼婆婆道,“嘘,不要吵醒了骆小桑啊。”

    女鬼满不在乎地道,“吵醒他又怎样?现世的他只是运气超好的凡人而已,又不懂法术,不能拿咱们怎么样的。”

    鬼婆婆道,“嘘,话可不能这么说,现世的他尽管只是个凡人,可是他身上阳气可比凡人要足的多。”

    此刻,卧室的门开着一条缝,门缝内有金光闪烁。

    而发出金光的正是古尸送给骆小桑的吊坠。

    那吊坠在骆小桑的胸前发出耀眼的光芒。

    女鬼结结巴巴地道,“婆婆,发出光芒的就是那只吊坠。”

    鬼婆婆拉着女鬼蹑手蹑脚地走到卧室门口,往里一看。

    女鬼不由惊叫道,“婆婆,那是什么?发出的光芒好瘆人啊。”

    鬼婆婆抓住女鬼,“不要靠近,那东西是个护身符,不知是谁给他的。”

    女鬼道,“可是那么个金光闪闪的玩意戴在脖子也太夸张了吧?”

    鬼婆婆道,“那金光只有有法力的人或者灵体才能看得见,常人是看不见的。”

    女鬼道,“算了,婆婆,咱俩还是走吧。您说骆小桑家阳气足,一点不假,我现在都有点头晕了。”

    鬼婆婆点头,“等你的美男回来再说。”

    话音刚落,两只女鬼前后钻进墙壁,消失了。

    古尸飞了许久,才到一所学校的外面,他凭着灵敏的嗅觉,很快找到少女所在的房间。

    奇怪的是,此时正值夜深人静,其他房间都已经熄灯了。唯有那个房间还亮着灯,他靠近窗户竖起耳朵仔细听,发现屋内有好多人正叽叽喳喳地说话。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