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案件刑讯部分完毕,很快便进入庭审,庭审结果是赵淑芳因杀人未遂和伙同他人害死继子,情节恶劣,过错重大,被判处死刑。李云龙把年仅六岁的儿童扔进臭水沟,导致其活活淹死在沟里,手段残忍,社会影响极差,被判处死刑。张强因为殴打虐待儿童并且用绳索将其控制,导致被害人身上伤痕累累,协助了杀人罪行的实施,构成了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20年。

    判决下来之后,赵淑芳保持沉默,李云龙和张强多次上诉,要求重审,结果二审维持原判。

    到了行刑的那天,按例,赵淑芳和李云龙每人一份断头饭。

    入狱以来,每天都是白菜土豆和糙米饭,这黄橙橙的炸鸡腿看起来相当诱人,可是赵淑芳却没有一点胃口。管教好心地劝了半天,她还是没动筷子。

    男监舍那边,李云龙倒是抓起筷子,吃了个肚儿歪,狼吞虎咽地吃完,一摔筷子,“男人爷们,死就死了,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之后,武警来监舍提人,赵淑芳像木偶般的跟着武警出了监舍的大门,上了警车。

    胡建华远远看着警车中的赵淑芳,心情十分复杂,被狱警问及要不要跟妻子道别,胡建华使劲摇摇头。

    狱警走过去问,“赵淑芳,你还有啥说的?”

    赵淑芳木然道,“我只想跟我丈夫说声对不起,我不配做他的老婆。”

    赵淑芳眼含泪水,看着胡建华,胡立刻把脸背过去,他不想再看见这个女人的脸。

    胡建华开着修好的丰田车,默默地跟在警车后面。

    “明明,爸爸今天带你看这个坏女人枪毙,她害死你,这是她应得的。这下你终于可以瞑目了。”

    “明明乖点,不要闹,等收拾完这女人的尸体,爸爸就带你回家,继续给你讲小红帽的故事。”

    副驾驶座上,坐着那个脏兮兮的玩偶。

    李云龙吃断头饭的时候,还是豪气干云,大拍胸脯,跟狱友们吹嘘自己十八年后还要东山再起。可是武警来提他的时候,他的脚立刻软了,一步也走不动了,最后是两个武警把他拖出监舍,再拖上警车的,刚一拖上警车,他就吓得尿裤子了。

    看着站在警车外白发苍苍的父母,李云龙更是哭得泪人一般。

    “爸,妈,您俩一定要好好保重身体,养育之恩,这辈子我是报答不了了,只求来世还做您二老的子女。”

    他的父母只是哭,一言不发。

    等警车开走了,他母亲才一头栽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两辆警车分别奔赴法场。

    赵淑芳跪在地上,木然看着眼前的绿树青山,听着法场里呜呜的如同鬼泣般的风声,期待着咔咔子弹上膛的声音。眼前这一切仍旧美丽,只是她必须跟这个世界说再见了。

    果然咔咔两声之后,她明白最后的时刻就要到来了,立刻闭上眼睛。

    一声清脆的枪响过后,赵淑芳的后脑被轰开一个窟窿,她甚至来不及哼一声,就倒地身亡了。

    法场的另一边,李云龙也应声倒地,不过他并没有立即死亡,倒地之后,奋力往前爬去,嘴里嘟囔着,“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行刑的武警走过来,对准他的头部,补了一枪,他才倒地不动了。

    两缕精魄从两具尸体上飘出,在空中相遇,一缕紧追着另一缕。

    “宝贝儿,你飞那么快干啥,等等老公,咱俩生做不了夫妻,死了一起投胎,来生做一对快活夫妻呗。”

    “滚开,你这个骗子,不是你花言巧语骗我,我又怎么会被你害得家破人亡。”

    “你们女人不就爱听这一套吗?再说,谁找媳妇不是连蒙带骗的,要说真话,你们谁也不肯嫁。”

    “快滚!你这个劳改犯,离我远点。”

    “艾玛,说啥劳改犯啊,你现在不也是劳改犯嘛。”

    “滚啊。你这个杀人犯!”

    “宝贝儿,我杀人不也全是你的主意吗?”

    “真是厚颜无耻,不要脸。”

    “唉吆,可不是以前的光景了,那时候,你搂着我,成天心肝宝贝地喊。”

    “那是我看走眼了,我瞎了狗眼,把自己好好的家给毁了,跟你这个社会渣滓在一起。”

    “宝贝儿,看你说的,你也别嫌弃我,其实咱俩挺般配的。”

    两缕精魄在空中吵得不可开交。

    却见牛头马面远远走来。

    马面拿出一纸公文念道,“赵淑芳,李云龙可在?”

    两缕精魄齐齐飘下了地,点头道,“都在。”

    牛头拿出锁链,将两缕精魄锁在一起。

    赵淑芳的精魄道,“鬼差大哥,不要把我跟这败类锁在一起。”

    牛头道,“休得聒噪,你等狗男女,生前做尽坏事,去了地府,自有重刑伺候。”

    两缕精魄登时嚎啕大哭起来。

    清风一带,四个人影便随着哭声消失在空气中。

    胡建华看着赵淑芳倒地,才抱着玩偶跳下车,朝着尸体走去。

    “明明,看见了没,这就是那个女人的下场,肝脑涂地,等她跟那个奸夫去了地狱,阎罗还要处罚她,你的仇终于报了。明明啊,你丢下爸爸走了,爸爸今后怎么生活呀。”

    行刑的几位武警互相对视,一个低声道,“这人不是死刑犯的家属吗?他在跟谁说话?”

    另一个哆哆嗦嗦地道,“好像是在跟那个玩偶说话呢。而且他刚才在车里也一直在跟那个玩偶说话。”

    那几个武警细思极恐,全都脸色发白。

    这时,又听见胡建华开了口,“明明啊,咱俩这就回家家,爸爸继续给你讲故事。”

    看到这里,几个武警再也忍不住了,吓得啊地喊了一声,争先恐地朝警车跑去。

    警车上了路,跟玩龙似的在路上扭了几扭,以古怪的姿势朝前开去。

    眨眼的工夫,警车就消失在公路上。

    胡建华看着远去的警车叹了口气,用尸袋把尸体装好扔进后备箱。

    “赵淑芳啊,我这是上辈子该你的,你害死我儿子,还差点害死我,现在你死了,我还得帮你收尸。”

    胡建华念叨完,把尸体放进后备箱,直奔火葬场。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