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讯室里,赵淑芳低头坐在叶天、小张和庄梦蝶对面。

    叶天一拍桌子,厉声道,“还是不肯交代吗?你的同案犯李云龙和张强全都交代了。”

    赵淑芳像是根本没听见叶天的话,头都没有抬一下。

    “你给我抬起头来,听见没有?”

    叶天的暴脾气又上来了,再度一拍桌子,厉声道。

    赵淑芳把头抬了起来,眼神茫然空洞,就像一尊石膏像。

    叶天冷笑,“还是不肯说话是吧?那么现在,我请你看一段视频,看看你的小心肝李云龙是怎么说你的。”

    听见李云龙三个字,赵淑芳空洞的眼神才略微有了一丝神采。

    叶天打开视频,把电脑屏幕对准赵淑芳。

    电脑屏幕上立刻出现李云龙摇头晃脑、得意洋洋的画面。

    “叶组长,我已经说过多少次了,那个监控视频中的黑衣人根本就不是我,我从来都没去过赵淑芳的家,我承认我跟她有过不正当的男女关系,不过,那已经是过去了。我和她早就结束了。当初,是她蒙骗了我,说自己没结婚,我才跟她交往的,跟她去过几次宾馆,后来发现她骗我,就跟她分手了,可是她还是不依不饶地缠着我,经常给我打电话。这就没办法了,人长的帅,她一见我就搂不住了。”

    “你们所认定的嫌犯一定是另有其人,穿44码鞋的男人满大街都是。像赵淑芳这种见了男人走不动路的女人,情人肯定有一大把,这个案子一定是她和她的老相好干的。哎,实话告诉你们,她曾经求我帮她杀了那孩子,我觉得很残忍,就拒绝了。为了除掉那孩子,她保不齐会找别的男人帮忙。真是最毒妇人心呢。”

    看完这段视频,赵淑芳彻底崩溃,掩面嚎啕大哭。

    叶天道,“赵淑芳,你一直以为你在你情人李龙云的心目中是一朵含苞待放的玫瑰花,可是事实上,他只把你看成一条见了男人走不动路的母狗,你只是他发泄X欲的工具而已。他还跟他表弟张强说你是个富婆,傍上你,他算是交到好运了。”

    赵淑芳哽咽道,“警察同志,求求你,不要再说下去了。”

    叶天冷笑,“真是抱歉,我让你伤心了,你现在终于看清这个男人的真实嘴脸了吗?这种男人值得你谋杀自己的丈夫去跟他度过下半生吗?”

    赵淑芳正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听到这里,猛然怔住,“叶警官,你千万不要诬赖好人,我根本就没有谋杀自己的丈夫,我丈夫出事,纯属于车祸,与我无关啊。”

    庄梦蝶笑道,“赵淑芳,事到如今,你就不要再狡辩了。我们检查了那辆丰田车的刹车系统,发现刹车输油管被人为割断,而且我们在刹车片上发现一枚指纹,经过技术鉴定,那枚指纹是你右手大拇指的,你匆忙割断输油管,却不慎留下了一枚指纹。”

    赵淑芳彻底软下来,“好,我认罪,我全都说。”

    叶天道,“你是怎么认识李云龙的?按说你俩的生命轨迹根本没有重合的可能啊?”

    赵淑芳低声道,“微信,通过查找附近的人认识的。因为老公比较忙,没时间陪我,我觉得无聊,就上网聊天打发时间。认识了不少朋友,那天,他主动加我,我就跟他聊起来了,发现他很幽默,而且经常在线,又很会关心人,就对他有了好感。后来就见了面。发展成为男女朋友关系。”

    庄梦蝶道,“那你知道这个李云龙是做什么的吗?”

    “他说是搞什么工程承包的,做成一单能赚很大一笔钱,但是一单要做好几年。”

    叶天、小张和庄梦蝶相视一笑。

    叶天咳咳两声,“好吧,那是他告诉你的伪装,你想知道真实的李云龙是什么样的人吗?”

    赵淑芳傻眼了,睁大眼睛问道,“难道说他一直在骗我吗?”

    叶天道,“李云龙,1981年生人,籍贯黑龙江省双鸭山市,曾于两年前因为盗窃罪被捕入狱,被判有期徒刑两年。并于两个月前刚刚释放。”

    赵淑芳惊得大喊,“什么?你们在骗我?他怎么可能是个刑满释放人员呢?”

    叶天拿起桌上的卷宗资料,举到赵淑芳眼前,“你可看仔细了,这个男人是不是你的小心肝?”

    赵淑芳死盯着资料上李云龙剃了光头穿着囚衣的照片看了半天,终于点点头,哇哇大哭。

    “是他,就是他,这个杀千刀的畜生,骗得我好惨,我就是下地狱也绝不会放过他。”

    庄梦蝶道,“赵淑芳啊赵淑芳,你说说你,放着好好日子不过,非要跟一个因为盗窃入狱,刑满释放的男人搞在一起,为了这样一个男人,你不但残忍地害死了自己的继子,还差点害死自己的丈夫。你说说你都是怎么想的?”

    “不要再说了,我该死,该死啊,我对不起明明,更对不起明明他爸。既然我已经犯下这不可饶恕的罪过,也不敢乞求政府给我从轻判决,我知道,我对明明犯下的罪,就是枪毙十次也不足以平息他的怨气。”

    “如果你早知道李云龙的真实身份,你还会不会做出这么残忍的事情?”

    赵淑芳使劲摇头,“不,绝对不会。我就是被他的甜言蜜语迷惑,才做出如此可怕的事情来。警察同志,说实话,我好后悔啊。我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可是现在这一切被我亲手毁掉了。”

    叶天叹气,“只可惜这世上没有卖后悔药的。现在大错已经铸成,后悔也来不及了。”

    庄梦蝶道,“赵淑芳,你觉得自己做的这一切,换来这样的结果,值得吗?”

    “不值,根本不值!”

    叶天道,“还有一件事,据李云龙反映,你为了跟他在一起,多次跟他说明明太碍事,早晚都要除掉他,这话你跟他说过吗?”

    赵淑芳哽咽着点点头,“说过,我那时就是受他迷惑,完全没有自我了。那时的我感觉自己就像是在云端,就是那种双脚不沾地的辛福感。我只能说那是一段云上的日子,一旦激情过后,从云端坠落,才看清这男人的伪装,这种感觉真是太可怕了。”

    叶天吩咐小张把赵淑芳带下去收监。

    庄梦蝶长叹一口气。

    叶天道,“一个女人为了跟一个刑满释放人员在一起不惜做出杀子杀夫的疯狂举动,真的是令人扼腕叹息啊,另一方面,这个刑满释放人员也演了一场好戏给这女人看,这个故事真是有够精彩呢,庄作家,是不是又有灵感了呢?”

    庄梦蝶点头,“整个事件可以写一部精彩的短篇小说了,小说的名字就叫做云上的日子好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