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张强也因为盗窃罪再次住进看守所。

    这天,张强正靠着墙壁望着天空发呆。

    就听见楼道里,狱警喊道,“张强,提审。”

    嘭地一声,监舍的门被打开。

    张强只好懒洋洋地站起身,拖着沉重的脚镣朝着监舍外走去。

    进了审讯室,令张强惊讶的是,坐在他面前的,并不是抓他的刑警,而是两个没见过的警察和一个穿便装的女孩。

    两个警察,一个面容清俊,一个木木呆呆,小女孩则是一副笑面虎的样子。

    这三人不用说,大家已经猜到了。是叶天、小张和庄梦蝶。

    这是个什么审讯阵势?

    张强走到犯人桌前坐下,狱警把他的双脚锁在四条铁腿的桌子上之后,就带上门出去了。

    审讯室里就剩下四个人。

    六双眼睛注视着他,他感觉很紧张。

    头顶上,一百瓦的电灯泡似乎是用得久了,有一根铜丝接触不良,滋滋直响。

    那滋滋声响得他心烦。

    张强往椅子上一坐,琢磨开了。

    艾玛,自己不就偷了一辆电动自行车嘛,怎么三个人审讯,这也太小题大做了吧?张强今年刚满28岁,尽管只做过半年牢,可是跟警察可没少打交道,算上他两年前被抓判刑,审讯他的也只是一个刑警而已。毕竟盗窃罪是小罪,他胆子小,也没偷过啥特值钱的东西,从来都是抓他的那个刑警审问他。问完,家里交点钱,办个取保候审,就出去了。

    这次咋换人了呢?还换成三个人?

    今天这是咋地啦,不是自己点背,赶上严打了吧?三个人一起审?

    想到这里,张强不由地冷汗直冒。

    “张强,知道自己犯什么罪了吗?”

    那个面容清俊的刑警问道。

    “偷东西呗。”

    张强尽量装得比较从容。

    “偷什么东西了?”

    “一辆电动自行车,我看搁路边半天,没人骑,行思是没人要的,就骑走了。”

    “你最近就只偷过一辆电动车,还犯过别的案子吗?”

    张强立刻摇头,“没有。”

    “你再好好想想。”

    “警察大哥,咱这胆子也就搁路边顺个没人要的东西,哪敢犯别的事呀。”

    面容清俊的刑警咳咳两声,“我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是特案组组长叶天,近来我们正在调查一宗恶性杀童案件,不幸的是,我们发现你也是涉案人员之一。”

    张强立刻扯开喉咙喊了起来,“啥玩意?说我杀人?警察大哥,这可不敢乱说,我这胆子,也就干点偷鸡摸狗的事,杀人我还真没那胆量。”

    叶天一拍桌子,厉声道,“不承认是吧,你是有前科的人,不是第一次跟警方打交道了,警方的政策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应该很清楚。我劝你还是老实把自己的问题交代清楚,争取宽大处理。”

    豆大的汗珠顺着张强的脸颊往下流,沉吟片刻,他只好低声道,“好吧,警察大哥,我全说,可是我真的没有杀人啊。现在,我想抽支烟,行不?”

    叶天给小张使了个眼色。

    小张立刻上前递给张强一支烟,再帮他点上。

    张强咳咳两声,“谢谢,警察大哥。那天,我带着工具跟表哥一起上街踩点,结果走到美丽园公寓附近的时候,他的手机忽然响了,我听见电话是女人打开的,说话声音娇滴滴的。挂了电话,他就跟我说那女的家在附近,想找他打P,让我在那巷子里等他。我本来想不让他去,可是一想到表哥坐牢两年,好久没摸女人了,也就由他去了。没想到,不多一会儿,表哥就打电话回来,让我帮他拦住一个小男孩,我就答应了。后来等那孩子跑过来,我就一把抓住他,给他捆起来了。之后,表哥开车过来,把孩子弄走了。我当时不知他俩抓那孩子干啥,我也没问,表哥让我上车,我说还有事,就自己走了。”

    “你表哥当时没跟你说抓那孩子干嘛?”

    “表哥要是在电话里说明白抓孩子是为了杀掉,我指定跑了,我可不管帮他抓。”

    “那孩子身上的伤是谁打的?”

    张强低声道,“是我打的。那孩子太凶了,又踢又咬,还骂人,我一生气,就把他狠狠打了一顿。可是我只是打了他,我可没杀他呀。”

    庄梦蝶道,“可是是你拦住那孩子,才导致了凶案的发生。如果你拦住那孩子,他们也就抓不到那孩子,凶案也就不会发生了。”

    张强叹气,“都说女人是祸水,一点不假,我表哥肯定是受她迷惑才动了杀心。肯定是那娘们裹乱,使劲撺掇我表哥,表哥才一时糊涂,杀了那孩子,都怪那女人不好,有了丈夫还勾搭汉子。”

    叶天道,“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凶案已经发生了。你们就得承担责任。”

    “警察大哥,我可没杀那孩子,那孩子的死跟我无关啊。我只是帮他们抓住那孩子了。”

    叶天咳咳两声,“你虽然没杀他,可是你协助杀人犯控制住了受害人,使得他被凶手,也就是你表哥带走,导致了凶案的发生。已经构成事实上的杀人罪。”

    张强道,“艾玛,警察大哥,我可真不知道他们带走那孩子是为了杀掉啊。我要是知道,我指定不能帮他拦住那孩子。”说完,跟个孩子似的,嚎啕大哭。

    叶天道,“事到如今,你谁也别怪,怪就怪自己有这么一个表哥,是你自己交友不慎。”

    张强怔住,“警察大哥,那我这就属于故意杀人罪呗?”

    叶天点头,“对呀,因为是通过你的协助,才导致了凶案的发生。”

    张强道,“完了,这下全完了,我成了杀人犯了。我可给这女人毁了。警察大哥,像我这种情况,得判多少年啊?”

    叶天道,“这我可说不好,具体的等法院宣判吧。”

    叶天打了个手势,小张打开审讯室的门。

    一直等在门口的狱警走进来,打开锁在张强脚上的铁链,带着他出去了。

    张强一路走一路哭,“艾玛,完蛋了,我是杀人犯,我是杀人犯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