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案组办公室里,叶天和庄梦蝶正忙着写材料,小张在发呆,暹罗猫在打呼噜。

    叶天皱眉道,“这个李云龙和赵淑芳是抵死不认罪,拒不交代,这俩跟商量好了似的。”

    庄梦蝶笑道,“等DNA结果一出来,他们不认罪也不行了。”

    法医何楚耀急匆匆地走了进来,兴奋地道,“DNA结果出来了,套子里的J液就是李云龙的。”

    庄梦蝶笑道,“咱们终于等到好消息了。”

    叶天笑道,“小张,去把李云龙提出来,咱们接着审讯,这次不怕他不开口。”

    小张点头,跑出去了。

    不多一会儿,小张就把李云龙从监舍里提出来了。

    叶天和庄梦蝶也在审讯室里就坐。

    李云龙屁股刚一挨到椅子,就立刻发起了牢骚。

    “叶组长,我已经说过多少次了,那个监控视频中的黑衣人根本就不是我,我从来都没去过赵淑芳的家,我承认我跟她有过不正当的男女关系,不过,那已经是过去了。我和她早就结束了。当初,是她蒙骗了我,说自己没结婚,我才跟她交往的,跟她去过几次宾馆,后来发现她骗我,就跟她分手了,可是她还是不依不饶地缠着我,经常给我打电话。这就没办法了,人长的帅,她一见我就搂不住了。”

    说这番话的时候,李云龙不无得意,自命风流的他以为警方还没掌握他的犯罪证据,一见到叶天就立刻信口开河,拼命耍赖。

    “你们所认定的嫌犯一定是另有其人,穿44码鞋的男人满大街都是。像赵淑芳这种见了男人走不动路的女人,情人肯定有一大把,这个案子一定是她和她的老相好干的。哎,实话告诉你们,她曾经求我帮她杀了那孩子,我觉得很残忍,就拒绝了。为了除掉那孩子,她保不齐会找别的男人帮忙。真是最毒妇人心呢。”

    李云龙自顾说得痛快,口沫横飞,滔滔不绝。

    却不料,在他胡编乱造的同时,叶天和庄梦蝶一直冷冷地看着他。

    李云龙的意图很明显,到案之后,他一直极力否认,监控视频中的黑衣人就是自己,因为该小区建成时间较早,监控设备老化严重,拍出的视频清晰度不高,只能看出人影,面部很模糊。

    胡建华家中又被打扫得很干净,仅凭着门上的一枚指纹,只能证明李云龙到过胡建华家门口,并不能证明,他曾经进入吴家。

    案发现场的44码脚印,被证明是李宁鞋的一款,而在李云龙租住的房屋里,并没有发现那双李宁鞋,非但如此,也没有找到任何黑色衣裤。

    所以现在,DNA的鉴定结果就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叶天把桌子一拍,“李云龙,别再演戏了,你的演出很精彩,不过,是时候收场了。”

    正说得口沫横飞的李云龙猛然怔住。

    “来,我给你看样东西。”

    叶天说着,把那只满是J液的套子拿了出来。

    李云龙一看见那只套子,脸色立刻大变。

    “知道这是什么吗?”

    “不知道。”

    李云龙使劲摇头,汗珠子大颗大颗地冒了出来。

    叶天厉声道,“我们在这个套子里检测到你的DNA。而这个套子我们是在赵淑芳家里发现的,你不是口口声声说没去过赵淑芳家吗?如果你真的没进过赵淑芳的家门,那么这个用过的套子怎么会在她家里出现呢?”

    李云龙彻底蔫了,不敢则声。

    他双手抱头,好半天,才开了口。

    “这个套子,你们是在哪里找到的?”

    “在赵淑芳的床底下。”

    李云龙小声嘀咕,“不对呀,我明明是扔在垃圾桶里的,怎么会跑到床底下去?真特么的出鬼了。”

    叶天道,“我们的法医已经鉴定过了,套子里的J液很新鲜,应该是不久前刚留下的。”

    李云龙叹气道,“好吧,我认栽,我栽在一只套子上了。我认罪。”

    叶天和庄梦蝶相视一笑。

    李云龙咳咳两声,“前几天,赵淑芳约我见面,我本来跟表弟在外面有事,正好路过她家附近,她知道我在附近,就立刻跟我说她家现在没人,要带我去她家。我就让表弟在一个巷子里等我,我跟她回家。没想到我和她正在亲热的时候,明明忽然跑回家,撞见我跟她在一起。她担心明明把我们的事告诉她丈夫,就说要杀了明明灭口。于是我就让表弟在巷子里抓住那孩子。等我们过去,再把那孩子扔进臭水沟了事。”

    叶天道,“你们把孩子装在后备箱带走之后,是谁把孩子扔到臭水沟里的?”

    “是我。”

    “整个过程,赵淑芳有没有动手协助过你?”

    “没有,她一女的,再说小明只是个六岁小孩,我一只手就能把他拎起来了。”

    “她为什么不动手?”

    “我想她是担心被那孩子认出来吧。”

    “无缘无故,你为什么肯帮赵淑芳杀了那孩子?”

    “因为赵淑芳说,想跟我结婚,那孩子早晚都碍事,不如弄死算了。”

    “赵淑芳有跟你说过,她想杀了自己的丈夫吗?”

    “没有,这事她没说过。”

    “如果那天,明明没有撞上你跟张淑芳的丑事,你们还会不会杀了明明?”

    “那天应该就不会了。但是以后,我也说不好,一切看赵淑芳的意思了,因为之前她就跟我说过明明碍事。我想除掉明明是早晚的事。”

    叶天道,“你作案时穿的衣服和鞋子到哪去了?”

    “我害怕被查,一回到出租屋,就把那身衣服和鞋子都扔了。”

    “扔哪了?”

    “家门口的垃圾堆。”

    “你表弟现在去哪里了?”

    “不知道,那天之后,他就拿着东西走了,说是要回老家一趟。具体去哪了,我也不知道。”

    “之前你们是一直住在一起的吗?”

    “是的,我俩从小一起长大,感情很好。”

    “你表弟叫什么名字?哪里人?有过前科没?”

    “表弟叫张强,我俩都双鸭山的,之前因为盗窃判过半年。”

    庄梦蝶迅速在数据库里查找,果然找到一个名字叫做张强的,是黑龙江双鸭山市人,两年前,因为盗窃服刑半年。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