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值深夜两点,市医院胡建华的病房里,胡建华正躺在病床上,辗转难眠,他手里拿着儿子的故事书,想念又不知念给谁听。无论如何,他都不能接受儿子已经死去的事实。

    “明明,明明啊。”

    对儿子的极度思念使得他嚎啕大哭。

    好在这间四人病房里,目前只住了他一个人。

    “不能把明明一个人丢在那里,明明他实在是太可怜了。明明,爸爸这就去找你。”

    胡建华噌地翻身下床,抓起那条蓝毛巾再次裹在脑袋上,溜出病房,来到大街上。

    有了上次的经验,这次要顺利的多。

    他走近一辆出租车,拉开车门对着司机道,“去垃圾填埋场。”

    司机愕然,“现在去吗?”

    “怎么?有生意不做吗?”

    司机摇摇头,“神经病。大半夜的去垃圾填埋场擎死啊?”说完,把车挪到一边。

    胡建华又走向另一辆出租车,“你呢?你去不去?我出双倍价钱。”

    那位司机点头,“上车吧。”

    胡建华上车,出租车嗡地一声,离开了。

    之前那位司机苦笑,“全特么的神经病。”

    第二天一早,赵淑芳带着一罐鸡汤推开病房的门。

    发现病床空着,她感到很惊讶,于是她开始帮他整理衣物。

    一个护士急匆匆地推门进来,看见病床空着,皱眉道,“胡建华呢,该打针了?又跑哪儿去了?”

    赵淑芳摇头,“不知道,我刚来,我来的时候,这床就空着。”

    护士道,“等他回来,让他去服务台找我。”

    赵淑芳点头,“好的。”

    护士关门出去。

    赵淑芳百无聊赖,拨了情人李云龙的手机。

    结果她听见的提示音是,对不起,您拨叫的用户已关机。

    “嗯?这死鬼不接电话,准是跟别的女人鬼混去了。”

    话音刚落,特案组组长叶天和庄梦蝶推门进来。

    “赵淑芳,你被捕了。”

    赵淑芳一惊,手机啪嗒一声掉在地上。

    不过,她还是装出很镇定的样子,“被捕?我究竟犯了什么法?”

    叶天厉声道,“你涉嫌伙同情人李云龙杀害年仅六岁的胡小明。”

    赵淑芳使劲摇头,“你们胡说,你们这是在诬陷我。”

    叶天道,“我们是有证据的,而且你的情人李云龙已经被我们抓获了。”

    听见这个情人落网的消息,赵淑芳心头一震,慌张神态立现。

    庄梦蝶上前一步,捡起手机,发现她的手机还在通话状态。这应该是她极度震惊之余,没来得及挂电话,就把手机掉在了地上。

    联系人标注为小心肝李云龙。

    庄梦蝶使劲忍住笑,“赵淑芳,你的小心肝已经全部招认了。”

    赵淑芳冷哼一声,“我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

    叶天笑道,“不要紧,到了警局,你就什么都懂了。来吧,把你的手伸出来。”

    赵淑芳只好乖乖地伸出手。

    咔嚓一声,一副手铐铐在她的手腕上。

    “走吧,跟我们走。”

    赵淑芳只好低着头,往门口走去。

    这时,门开了。

    胡建华浑身污泥,抱着一个脏兮兮的玩偶走了进来。

    而那个玩偶正是李元泰在臭水沟边用来招魂的玩偶。

    “明明,爸爸左思右想,还是不放心你,还是觉得不能把你一个人留在垃圾填埋场里,像明明这样的乖宝宝,爸爸应该时刻带在身边才对。”

    胡建华边走边念叨,一抬头,看见戴着手铐的赵淑芳和跟在她身后的叶天和庄梦蝶。

    “警察同志,你们抓我老婆干嘛?”

    胡建华脸上的表情,满是惊愕和疑惑。

    叶天冷冷地回答,“她涉嫌杀害了明明。”

    赵淑芳哭喊道,“老公,你不要相信他们,我是被冤枉的。”

    胡建华怔住,“警察同志,你们没搞错吗?我老婆她很疼明明的。”

    庄梦蝶道,“我们之所以这样说,是掌握了相关证据的。”

    赵淑芳道,“你们根本就是在诬陷我。”

    “警察同志,你们确定没有抓错人吗?”

    “没有,就是她伙同情人杀害了明明。目前我们已经掌握了确凿的证据。”

    胡建华上前一把抓住赵淑芳,怒吼道,“情人?你居然背着我在外面偷汉子?”

    赵淑芳道,“老公,你不要听他们瞎说,我哪里有什么情人啊?咱们夫妻这么恩爱。他们就是想故意拆散咱俩。”

    庄梦蝶冷笑,“还要撒谎,还想蒙骗自己的丈夫,是吗?来,胡先生,您自己看看她手机上的通话记录和那些暧昧短信吧。”说完,她把手机递给胡建华。

    胡建华看完,立刻气得面色紫涨。

    “你个贱人,原来你一直在欺骗我!”

    胡建华说完,抓住赵淑芳,好一顿左右开弓,直打得赵淑芳满脸淤青。

    叶天和庄梦蝶在旁边看着,也不劝架,最后等胡建华打累了,停手,才上前道,“这个女人背叛你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她竟然伙同情人杀害了自己的亲生儿子,虎毒尚且不食子,这种女人为了满足自己X欲,连自己的亲骨肉都可以杀了。简直不是人啊。”

    胡建华哽咽道,“我跟是她二婚,明明是我跟前妻的孩子,明明不是她亲生的。结婚前,她口口声声说要好好照顾明明,一定像对待亲儿子那样疼爱他。我就信了她。是我害了明明啊,如果我不娶她进家门,明明现在还好好的呢。她平时不做家务,里里外外全是我一个人忙活,哪有工夫管明明的学习,明明没人管,所以学习一直很差。我说了多次,她还是不管,每天就知道上网聊天,我以为她只要老实待在家里就没事了。没想到,这个不要脸的女人,现在竟然干出这种事,明明才六岁啊。”

    赵淑芳嚎丧道,“老公,我冤枉啊。”

    “你个贱人,还敢喊冤枉?”

    胡建华说着,扑上去又要打。

    叶天急忙把他拉开了,“算了,别打了。你别把人给打死了,我们还得审讯她呢。”

    庄梦蝶道,“走,跟我们回警局吧。”

    庄梦蝶和叶天押着赵淑芳离开了病房。

    病房里,就剩下胡建华一个人。

    他抱着脏兮兮的玩偶道,“明明,爸爸接着给你讲小红帽的故事啊。”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