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完监控视频,叶天、庄梦蝶、何楚耀回到警局。

    一回警局,庄梦蝶和何楚耀立刻开始比对工作。

    目前,嫌疑人已经基本锁定,犯罪的大概经过也已经被监控视频录下来。

    现在的紧要工作是,查明嫌犯的身份。

    叶天道,“据嫌犯作案手段的老练程度,可以看出两名男性嫌疑人是惯犯。”

    庄梦蝶把那双女式高跟鞋摆在桌子上,细心地从鞋跟处刮下泥土,放在一张白纸上,再把这一小撮泥土跟那辆丰田车轮胎上的泥土以及在臭水沟边提取的泥土做比较,证明三种泥土颗粒大小相近,色泽相同,而且三种泥土含有绿藻和硅藻。

    庄梦蝶道,“咱们根据这种泥土相同的成分,就可以认定赵淑芳的确去过案发现场,而且胡建华的家用丰田车就是嫌疑车辆。”

    何楚耀道,“车内的指纹比对结果也出来了。”

    “车内的指纹是三个人的,除了胡建华和赵淑芳的指纹外,还有一个陌生人的指纹,这陌生人不用说,就是那名黑衣男子了。”

    案发现场提取的该嫌疑男子的脚印为44码。

    而且该嫌疑人的指纹还出现在胡家大门上。

    由于胡建华家里刚做过清洁,在屋内没有发现嫌疑人的指纹。

    何楚耀道,“叶组长,你不是怀疑嫌疑人有前科吗?干脆咱们现在就把嫌犯的指纹输入指纹库里进行比对。”

    叶天点头。

    庄梦蝶道,“我来比对。”

    庄梦蝶把嫌疑人的指纹放入指纹库里一搜索,立刻有了令人兴奋的发现。

    嫌犯的指纹跟一个叫做李云龙的刑满释放人员比对上了。

    李云龙,1981年生人,籍贯黑龙江省双鸭山市,曾于两年前因为盗窃罪被捕入狱,被判有期徒刑两年。并于两个月前刚刚释放。

    更让叶天和庄梦蝶兴奋的是,李云龙的鞋号就是44码。

    何楚耀道,“真是劣性难改呀,刚释放就犯罪,而且这次还是杀人,这种人必须严惩。”

    叶天道,“必须严惩,残忍地杀害一个年仅6岁的儿童。”

    何楚耀叹气,“叶组长,为什么这些刑满释放人员一旦回归社会还会立刻进行犯罪活动?他们每个人在离开监狱之前,不是都发誓要好好做人,造福社会吗?”

    叶天道,“人一旦有了前科劣迹,社会对他们的包容性就会变差,这一点在用工制度上就鲜明地体现出来,其他的,诸如交友婚恋,这些正常人的需求,一旦满足不了,他们就会有巨大的心理落差,这种落差导致心理失衡,进而破罐子破摔,再次犯罪。”

    庄梦蝶点头,“所以千万不能轻易尝试犯罪活动,有句话怎么说的,做一次贼就永远是贼了。即使你诚心改过,也很难取得别人的信任。”

    找到嫌犯是谁,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多了。

    叶天立刻致电双鸭山警方,双鸭山警方立刻赶到李云龙家,询问李元龙在北京的落脚点。李的家人不得已供称李云龙目前租住在京郊朝阳区窦店一间民宅里。

    得知这一情况,叶天特意跑到刑侦科,找牛队借人。

    牛队笑道,“叶组长,咱俩的关系,说什么借呀。走,咱们这就抓那李云龙去。”

    叶天和牛队带着十几个警员,直奔李云龙在窦店的暂住地。

    叶天和牛队找到李云龙租住的421室时,隔着门,能听清屋内传来电视机的声音。

    叶天和牛队相识一笑,屋内电视机响,这是嫌犯在家的信号。

    牛队使了个眼色,一名穿着便衣的刑警立刻上前敲门。

    “谁啊?”

    半晌,屋内才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那声音听上去紧张犹豫,看来嫌犯十分警觉。

    “查水表的。你开下门。”刑警回答。

    “嗯,你等一下。”

    屋内传来踢踏踢踏的脚步声,像是拖鞋的声音。

    啪地一声,门开了。

    不等门全部打开,刑警便一脚踹开门,举枪对准开门的人。

    前来开门的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穿着文化衫大裤衩,脚上穿着拖鞋,一副居家模样。

    站在门口的男人先是一愣,随即大喊起来。

    “你们干什么?”

    刑警们听清了,嫌犯的确是一口地道的东北话。

    “不许动,举起手来。”

    咔咔咔一通响,几只手枪同时对准了那男人的脑袋。

    叶天厉声道,“你叫什么名字?”

    “李云龙。警察大哥,我一人搁家里看电视也犯法吗?”

    面对乌洞洞的枪口,那男人不自觉地举起手来。

    “知道自己犯啥事了吗?”

    “警察大哥,我没犯事,我啥都没干,我刚来北京,正想找份工作好好干呢。”

    咔擦一声,一双铮亮的手铐铐在李云龙的手上。

    “还想抵赖?你认识胡小明吗?”

    “啥胡小明呀,咱没听说过。”

    “那赵淑芳你总该认识吧?”

    “不知道。”

    “很好。把他带回去,咱有证据,不怕你不交代。”

    叶天道,“好好搜搜屋里。”

    几个刑警点头,进入屋内。

    房间是简单一居室,此刻电视开着,空无一人。

    刑警们在屋内翻找,在柜子顶上找到一个背包,背包里有液压钳,锤子、电工笔、撬棍、扳手、绳子等等。这些全都是窃贼惯用的工具。

    牛队道,“这些全是作案工具,对不对?”

    李云龙不说话。

    叶天厉声道,“你同伙呢?”

    “什么同伙?我一人来的北京啊。”

    叶天看了眼摆在洗脸池上的牙缸,又看了看地上的另一双男式拖鞋。

    “还撒谎是吧?你一个人刚来北京,为什么地上有两双尺码不一样的男式拖鞋?而且牙刷牙缸还是两套?”

    李云龙不说话了。

    叶天厉声道,“你们一直住在一起对不对?现在他人呢?”

    李元龙只好承认,“他是我表弟,已经走了。”

    “走哪去了?”

    “不知道,找工作去了吧,可能是去外地了,他说北京工作不好找。”

    叶天厉声道,“走,到了警局,不怕你不交代。”

    叶天和牛队带着一帮刑警押着李云龙上了警车。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