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小明听见嘭地一声,就觉得阳光的灼烧感消失了,他知道自己应该是被他们锁在后备箱里了。

    他们要带他去哪里呢?

    肯定是不好的地方。

    自己会不会死呢?

    不由他多想,汽车已经发动了,他感到车已经往前开了。

    因为他的身子由于惯性作用,频频撞在后备箱上。

    极度惊骇之下,他开始用身体猛撞后备箱,继续扯开喉咙大喊,“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喊出来之后,他感到自己不那么紧张了,对,就得继续喊。现在这辆车已经开动了,只要离开这空巷子,就能到有人的地方,如果有人听见他呼救,他就能得救了。

    想到这里,胡小明仿佛已经看见一丝希望,于是他继续大喊,“救命啊!救命啊!这里有人绑架小孩啦!”

    他声嘶力竭的叫喊终于有了效果。

    他听见汽车来了个急刹车,吱嘎一声,停了下来。

    接下来,是两个人小声说话的声音。

    可是周围,仍旧像死一般的寂静。

    这种死寂有着一种强烈的压抑感,逼得他把嘴闭上。

    他害怕了,难不成这车还没开出那个空巷子吗?

    他竖起耳朵仔细倾听,果然,喧嚣嘈杂的声音离他还有很远。

    目前,这辆车还没开出空巷。

    说话的人又是谁?

    会是绑架他的人吗?

    这个年仅6岁的孩子吓得浑身发抖,他再次低声啜泣。

    “爸爸,你在哪里啊?快来救我啊。”

    如果是绑架者听见他高声呼救,一定不会就此罢休的。

    他屏住呼吸,不敢再发出任何声音。

    低声说话的声音终于停住了。

    嘭地一声,那是车门打开的声音,这声音他很熟悉的。

    接下来是脚步声,有人朝着车后走来了。

    他的脚步声很沉重。

    又是嘭地一声,准是后备箱被打开了,因为他感到阳光的灼烧重新回到了自己身上。

    “真是个不让人省心的小崽子呢。”

    还是东北口音的人在说话,还是之前那个白衣人吗?听说话声音像是。

    “叔叔,不要杀我。你可以给我爸爸打电话,跟我爸爸要钱。”

    尽管年纪不大,影视剧里类似的场面也见过不少。

    “跟你爸爸要钱?”那人忽然哈哈大笑,“我要你爸爸的钱干嘛?”

    胡小明怔住,以他六岁的智商不知该如何回答那人的问题。

    可是,接下来,那人说了一句让这个六岁孩子听不懂的话。

    “小朋友,过不了多久,你家的房子,你家的钱,你家所有的一切就是全都是我的了。懂吗?”

    胡小明使劲摇头,这话他的确听不懂。

    “小朋友,你也不需要懂,因为很快,你就要去见阎王爷了。你太吵了,所以我不得不对你采取点措施了。”

    接下来,胡小明听见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因为戴着眼罩,他只能猜测,那人应该是在包里找东西。

    果然,一个软绵绵毛绒绒的东西被塞进他的嘴里。

    凭着触感,他知道那是一条毛巾。

    毛巾是**的,毛巾上有一股力士香皂的味道,由于一直放在包里,还有一股捂了的味道。

    胡小明还想继续呼救,可是这次,他发出来的声音却是轻微的呜噜呜噜声,他的嘴巴被堵上,已经发不出什么声音了。

    “好了,小朋友,咱们可以继续上路了。你的生命旅程即将结束,一会儿见。”

    嘭地一声,后备箱的盖再次被合上。

    接下来,汽车重新启动,再次往前开了。

    没过多久,他就听见汽车的喧嚣声,街上人们说话的声音。

    他开始后悔,刚才太冲动了,竟然在空巷子里呼救,如果他能忍住,到这里再呼救的话,他一定有机会得救的。听着周围嘈杂的人声,他知道街上很热闹,此刻一定是人头攒动,可惜的是他已经不能扯开喉咙呼救了。

    他使劲呼喊,可是他所发出的轻微的呜噜呜噜声很快被潮水般的人声车声湮没了。

    悔恨的泪水大颗大颗的滑落。

    他所能感知的就是,那辆车还在继续前进,他能感受到那辆车行驶中的每一个细节,譬如说,左拐、右拐以及遇到红灯停车。

    由于无法自救更无法逃脱,他只好安静地躺在后备箱里,任由碰撞,默默流泪。

    不知过了多久,车终于停了。

    嘭地一声,车门打开。

    那人又向着后备箱走来了。

    还是那沉重的脚步声,通通通的,每一脚都像是踩在他的胸口上。

    嘭地一声,后备箱被打开。

    这次他感受到的,不仅是灼热的阳光,还有一股臭烘烘的味道。

    这是什么地方?为什么这么臭?

    还不容他细想,他就感到自己被一只强有力的大手抓住,抱了起来。

    耳边传来的依旧是那恶魔的声音。

    “小朋友,经过一路的颠簸,咱们终于到地方了。任何一种生物都要经历出生到死亡的过程,你也不能免俗。这里的环境虽然不好,可是为了让你彻底从这世界上消失,就只能选择这样的地方作为你生命的终点站了。”

    这恶魔在说什么?我马上就要死了吗?胡小明慌乱起来,他奋力挣扎,可是绳子捆得太结实了,想骂,嘴上堵着毛巾,他感到郁闷极了。

    就在这时,他听见恶魔又开口说话了。

    “咱们似乎应该人性化一点,解开绑着你的绳子。”说完,他真的开始解绳子。

    胡小明感到被绳子紧缚的身子瞬间轻松下来,于是他立刻撒丫子就跑。

    可是没跑几步,就被那人一把抓住了。

    “刚解开绳子就想跑,你还真是个淘气的小朋友呢。”

    那人说完,抓住他,奋力朝前一扔。

    啪地一声,胡小明感觉自己像是落进一个水塘里了,衣服迅速被水浸透,身子继续下沉。

    他扯去眼罩和毛巾才发现,自己所待的地方比水塘还要危险,是沼泽啊,在他明白过来以前,身子已经沉沉地陷了下去,泥浆咕嘟嘟灌进他的嘴巴和耳朵,进入他的气管,眼前一片黑暗,窒息的恐惧攫住了他。

    弥留之际,他再次听见恶魔的声音。

    “再见了,小朋友。”

    躲在车里的赵淑芳,看见胡小明完全沉下去,才走出车外。

    赵淑芳跟黑衣男子紧紧相拥,“哼,终于把这碍眼的小崽子给除掉了。”

    黑衣男子道,“宝贝儿,你现在赶紧回家,做个大扫除,把家里沟沟缝缝的全都打扫一遍。”

    赵淑芳撒娇道,“哎呀,人家最讨厌做家务了。”

    “不行,这次一定要彻底清理,小崽子失踪,警察早晚会来调查的。”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