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咱们赶紧走,强子把那小崽子抓住了。”

    黑衣男子接完电话,立刻拉着赵淑芳急急忙忙地离开了。

    此时,胡建华家中,空无一人。

    一直偷听的红裙女鬼从墙壁里钻出来,她捡起垃圾桶里的套子,嫌恶地看了看,冷笑道,“这对狗男女,不会有好下场的,我且把罪证藏起来先,明明失踪了,警察早晚会来调查的,等警察来的时候,我再引他们发现这只套子不就结了。这两个苟合在一起的家伙,就等着接受法律的严惩吧。”

    女鬼说完,拿着那只套子在屋里转了好几圈。

    “可是,这个脏东西要藏在哪里才好呢。”

    女鬼先是抓着套子钻进墙里,可是噗地一声,她自己倒是钻墙里了,那只套子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哦,我忘记了,阳间的东西是带不到阴间去的。那要藏在哪里呢?”

    女鬼四下环顾,忽然欣喜地拍拍手,“有了,有了,我就把这套子藏在床底下好了。”

    主意打定,她立刻簌地一声钻进床底,把套子放在床底靠墙的位置。

    “嗯,就是这里了。明明这孩子实在是太可怜了,不能让他死得这样不明不白。这只套子里就有凶手的DNA。”

    之后,女鬼一直猫在墙里等着。

    百无聊赖之际,她再次在公寓内各家的墙壁里乱穿,她再次来到骆小桑家的墙壁里,发现古尸仍旧皱眉站在窗前。

    那绝世美男且行且叹气,“我究竟是谁?我来自何方?我为什么会一直躺在那个山洞里呢?”叹罢,竟自黯然神伤,潸然泪下。

    女鬼低声道,“好可怜的帅哥哥呀,可让人心疼毁了。”

    有心想钻出墙壁去勾引他吧,又忽然想起自己答应帮他找鬼婆婆的事,还没做到呢。既然答应人家的事没有做到,又怎么好意思现身呢。

    “这鬼婆婆也不知去了哪里?如此帅气可人的美男就在眼前,却无法勾搭,真是搞得人心痒难耐呢。算了,还是等我找到鬼婆婆,再来勾搭他吧。”

    女鬼长叹一声,继续穿墙壁打酱油去了。

    一圈东游西逛之后,竟然又鬼使神差地再次来到一楼的胡建华家。

    女鬼打算躲在墙壁里继续偷窥。

    一阵悉悉索索的钥匙声之后,门嘭地一声开了。

    有人回来了。

    会是屋主胡建华吗?这个笨蛋一直被自己的老婆欺骗,连儿子都没了,他还蒙在鼓里呢。

    可是门打开,进来的却是屋主的妻子赵淑芳。

    此刻,这女人一脸凶相,那股刚杀了人的戾气还未褪去,看上去格外渗人,就连见惯了恶鬼的女鬼也不禁吓得一头冷汗。

    看赵淑芳的样子就知道明明已经死了。

    “这个心如毒蝎的女人。一定不会有好下场的。”

    此时的赵淑芳的确是刚从垃圾填埋场回来,她已经把明明彻底除掉了。

    “这小崽子终于不用再碍我的眼了。现在一定要做的是清除现场的证据。这小崽子失踪,丈夫一定会报警,警察早晚会来,得赶在警察来之前,把整间屋子来个大扫除。”

    赵淑芳立刻抓起笤帚,在屋里忙碌起来。

    女鬼看了,冷哼一声,“这狠心的婆娘,平时懒得抽筋,从来没见她做过家务,现在竟然这么勤快,肯定是想消除罪证。”

    赵淑芳很快扫完了地,又开始擦地,然后,她像是忽然想起什么,猛地停了下来,快步朝着卧室走去。

    女鬼见她慌慌张张,也急忙跟了进去。

    赵淑芳进了卧室之后,直奔墙角的垃圾桶,她蹲下身子在垃圾桶里翻了起来,然后皱眉道,“不可能呀,我明明看见小心肝摘下套子扔进垃圾桶了呀,怎么会不见了呢?”

    女鬼扑哧一声乐了。

    “不对呀。应该就在垃圾桶里吧。”赵淑芳慌了神,她把垃圾桶翻了个个儿,里面的垃圾洒了一地,然后一样样地翻,还是没有。

    “真是见鬼了。那东西没可能自己跑了呀。”

    赵淑芳左思右想还是觉得不对,于是她立刻拨打黑衣男子的手机。

    “小心肝,大事不好了。”

    “哎吆,宝贝儿,又出啥大事了?”

    “小心肝,你刚才用过的那只套子,丢到哪里去了?人家怎么都找不到。”

    “扔进垃圾桶了呀。”

    “可是人家把垃圾桶里的垃圾全都倒出来,还是找不到呀。”

    “不可能吧。你再仔细找找。”

    “找了,就是不见了。”

    黑衣男子也傻眼,挠挠头道,“不就一只套子吗?紧张个啥呀,没啥大不了的,不见了还省得你扔了呢。我这还有事,你慢慢找,我先挂了。记住我的话,一定要把屋子彻底打扫一遍,门把手啥的都得擦干净了,记住了没?”

    “嗯,记住了。”

    “对了,窗玻璃啥的,都得擦干净了。”

    “还擦玻璃呢,累死人了。”

    “那帮警察细致着呢,就是门缝里有半枚指纹都能被他们找到,咱们还是留神点吧。”

    “那好吧。”

    “来,宝贝儿,跟老公啵一个,再见。”

    赵淑芳对着话筒,撅起嘴,甜甜地啵了一个。

    女鬼躲在墙里,听得真真切切,禁不住又是一阵大笑。

    赵淑芳挂了电话,嘟囔道,“算了,一只套子而已,这么紧张,不是成心自己吓自己吗?”

    赵淑芳继续打扫卫生,可是一向懒惯了的她,毕竟跟勤快利索的主妇没法比,不但家里的垃圾堆成山,而且懒婆娘难得勤快一回,自然也不会清理床底下。

    最后,她把家里彻底清理了一遍,可是床底下依旧满是尘土,当然,柜子底下,衣橱下面也同样没有清理。这个家,她也只是把表面清理干净了而已。

    “累死我了。”赵淑芳忙了半天,终于累得瘫在沙发上。

    女鬼笑道,“懒婆娘就是懒婆娘,看来我把那只套子藏在床底下还是藏对地方了。”

    平时连酱油瓶倒了,都懒得伸手去扶的赵淑芳今天一下干这么多活儿,自然是吃不消,不一会儿,她就倒在沙发上,打起了呼噜。

    女鬼再次钻到床底下,看着那只套子,低声道,“小套子,你一定要揭发这对狗男女呀。”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