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辆被撞得面目全非的丰田车必定有着很有趣的故事,看着叶天、庄梦蝶和何楚耀忙着检查那辆车,我们五个小伙伴站在后面,小声议论。

    胡建华则像是傻了一般,呆立在原地,不知在想些什么。儿子被害,自己也差点被害致死,现在的他,心情一定很郁闷吧。

    我无意间回头一看,却看见一个白皙丰满的中年女人朝着这边跑过来。

    这是一个面相普通的女人,身材也比较宽胖,谈不上姿色,只是比大多数女人略微白一些而已。

    我低头看着女人的脚,令人惊讶的是,如此宽胖的女人竟然长着一双秀气纤瘦的小脚。

    那女人一跑过来,就立刻抓住胡建华的手,“老公,谁让自己跑出来的?刚才我正在上班,忽然接到医院护士给我打的电话,说是你跑了。你刚缝完针,不能乱跑啊。你快跟我赶紧回医院去。”

    胡建华歉疚地低下头,“老婆,对不起,我心里实在放不下明明,就跑出去找小道士了。明明一天找不到,我这个做父亲就一天吃不香睡不着。”

    女人这才怔住,打量了下我们所有人,看她惊愕的表情就知道她刚才跑得太急,没注意看跟胡建华站在一起的都是些什么人。

    当她看见穿着警服的叶天和何楚耀时,眼角微微挑动了一下,神情很不自然。

    当然,那辆被撞坏的车也让她很别扭,总之,她看上去,非常紧张。

    这一切微妙的变化,胡建华却一点也没看出来,他上前拉住妻子的手。

    “老婆,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找到明明了。”

    “在哪里?”

    “明明竟然被那个坏蛋带到市郊的垃圾填埋场去了。”

    “哦?竟然带到那么远的地方?”

    “明明身上满是伤痕,死前还被虐待过,明明真是太可怜了。”

    说到这里,胡建华禁不住失声痛哭。

    “是吗?”

    女人眼神迷茫,她的答话一听就是随口应付。可以看出,她的心此刻根本就不在这里。

    好不容易找到失踪孩子的尸体,一个正常母亲的反应应该是欣慰和难过并存,可是我们从这个女人脸上看到的却只有慌乱和紧张。

    胡建华走过来,伸手摸了摸女人的额头,“老婆,你怎么了?怎么神不守舍的?你是不是病了?”

    女人结结巴巴地道,“他们是什么人?”

    “这五个是常青学院的学生,这三位是刑警,就是在他们的帮助下,我才找到明明的。老婆,快谢谢人家。对了,还没向各位介绍呢,这是我老婆,赵淑芳。”

    赵淑芳表情极不自然地笑笑,“给大家添麻烦了,真不好意思。谢谢大家。”

    庄梦蝶道,“赵女士,您来得正好,为了调查您儿子被害的案子,我们需要您全家的DNA和指纹,其实就是需要留一下您的指纹和几根头发就可以了。”

    赵淑芳神色很慌乱,不过她还是强自镇定,点点头,“好吧。”她拔下几根头发递给庄梦蝶,又顺从地留下了指纹。

    何楚耀道,“对了,胡先生的指纹也留一下吧。”

    胡建华也留下了自己的指纹。

    叶天道,“好了,赵淑芳女士,现在你可以带着你丈夫重返医院继续接受治疗了。有消息,我会直接联络你们的。”

    庄淑芳如释重负地点点头,扶着胡建华朝着小区大门走去。

    看着这对夫妻远去的身影,叶天冷笑,“好一对同床异梦的夫妻呀。”

    这时,一个瘦巴巴的老太太忽然朝我们走过来。

    “警察同志,你们是在调查胡建华他媳妇吗?”

    叶天点头,“是的。”

    老太太四下看了看,低声道,“胡建华媳妇作风有问题。我亲眼看见她带着一男的回家,我看见那男的来过两次了。这是带回家的,谁知道人家俩人在外面开方几次呢?”

    庄梦蝶道,“这事,胡建华知道吗?”

    “不知道呗,胡建华特别疼他媳妇,要是知道他媳妇干这事,他俩早就打架了。”

    “那男的长什么样?多大年纪?”

    “三十五六岁的样子,高高瘦瘦,戴着眼镜。两次看见他,都是穿一身黑。人长的倒是不难看,估计那婆娘找他,也就图他年轻帅气,毕竟胡建华已经是奔五十的人了。”

    “说话口音是哪里的?”

    “没听见说话,就看见他俩亲亲热热地走过去。”

    叶天皱眉道,“就这样,公然亲亲热热地带回家了?”

    “对呀,所以说这婆娘可恨呢,警察同志,你们就好好查查吧,这次胡建华出车祸,依我看就是这婆娘给害得,你们好好查查她的底细。成,你们先忙,我得回家了。”

    老太太说完,立刻急急忙忙地走了。

    叶天道,“不对呀,这老太太反映的情况又使得问题复杂化了。之前,小道士把明明的魂魄招上来,明明说嫌犯是挺壮的,秃顶,方脸,穿白T恤和蓝色牛仔裤,说话是东北口音,而这老太太描述的却是一个高高瘦瘦,戴着眼镜,穿一身黑的三十多岁的男人。这俩明显不是一个人呀,难不成还有一个男性嫌犯?”

    高鹏道,“明明当时是蒙着眼睛的,他看不见车里有几个嫌犯,只是听见小声说话的声音。这个穿黑衣的男人保不齐也在车上呢。”

    叶天皱眉,“也许这个穿黑衣的男人不是杀害明明的凶手吧。”

    庄梦蝶道,“叶天,你也别想那么多了,咱们回头把车里的指纹好好比对一下,再结合现场的脚印,就知道杀害明明的凶手是谁了。”

    庄梦蝶道,“何法医,咱们把这辆车里指纹再好好取一遍。我刚才把汽车轮胎的花纹跟咱们之前在垃圾填埋场的车辙印做了下比对,感觉花纹很相似。”

    何楚耀点头,“好的。”

    庄梦蝶道,“我感觉这辆车很可能就是把明明拉到案发现场的嫌疑车辆。”

    叶天苦笑,“这女人真是厉害呀,伙同情人把自己的儿子拉到垃圾填埋场,扔进臭水沟活活淹死。这要是放在古代,骑木驴都便宜她了。”

    庄梦蝶道,“你也别急着下结论,等咱们把所有物证都检验完成之后,真相也许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