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天道,“算了,咱们不要再管那些鬼鬼神神的吧,继续查案子。”

    庄梦蝶点头,“嗯,既然在案发现场臭水沟边有疑似胡建华妻子高跟鞋的脚印,再加上现场还有车辙印,我觉得咱们有必要查一下他家的车。”

    叶天道,“庄作家,你不是怀疑现场的嫌疑车辆就是他家的车吧?”

    庄梦蝶道,“既然现场是的鞋印跟女主人的高跟鞋疑似,我们就有理由怀疑那辆车为搬运工具。”

    正在这时,原本坐在沙发上讲故事的胡建华忽然捂着脑袋嚎叫起来,“疼啊,好疼啊。”接下来,他用力扯下裹在头上的蓝毛巾,我们惊讶地发现,他的头上裹着白色纱布。难怪他的脑袋看上去那么古怪。原来蓝毛巾下面还缠着白纱布。

    于是我们全都跑了过去。

    “胡大叔,你的头怎么回事?”

    胡建华指着自己的脑袋,“疼啊,好疼。我要喝水,我想吃药。”

    “药在哪里?”

    胡建华从口袋里拿出两个白色药瓶放在桌上,“水,给我水。”

    我拿起药瓶看了一下,一瓶是阿莫西林胶囊,一瓶是布洛芬缓释胶囊。我看了下药瓶上的说明,一个是消炎药,一个是止疼药。

    我急忙倒了一杯水,递给他。

    胡建华接过水杯,吃了药,神色才渐渐恢复过来。

    “这止疼药还是挺管事的。”

    我关心地问道,“大叔,你的头是怎么回事?”

    “我出车祸了。”

    “车祸?什么时候的事?”

    叶天听见车祸两个字,立刻走过来。

    “今天,刚发生的。”

    “发生车祸的原因是什么?”

    “刹车忽然失灵了。”

    “以前发生过这种情况吗?”

    “从来没有。”

    听见这句话,叶天心里咯噔一下,这家人,儿子明明被人杀害,紧接着,男主人又发生车祸,说明了什么?

    “那你怎么不待在医院里,这样到处乱跑很危险的。”

    “我知道,可是对于我来说,明明是我的命根子,查清他的死因比我的命都重要。”

    叶天厉声道,“你这样也太乱来了,你应该马上回到医院接受治疗。”

    胡建华摇头,“不,我没事,我挺得住,为了明明,我什么都能忍,只求你们赶紧查明真相,严惩凶手。你们接下来还要查什么,我全力配合就是。不瞒你们说,我是从医院里跑出来的,因为头上缠着纱布走不出去,我才在头上裹了蓝毛巾。我这样不顾疼痛,偷偷跑出医院,就是为了查清明明的死因。所以拜托你们几位,务必要帮我这个忙,就当是看在我以命相搏的份上吧。”说完,胡建华双手掩面,低声啜泣。

    叶天和庄梦蝶目光对视了一下。

    庄梦蝶道,“我们还想查一下您家的车,不过既然已经出了车祸,也不知车辆被毁得怎么样了?”

    胡建华道,“出车祸之后,我就一直在医院里,还不知车有没有拉到修理厂去修呢。要不我现在就带你们去看看吧。”说完,挣扎着要站起来。

    高鹏上前按住他,“大叔,你行不行啊,别晕倒了。”

    胡建华道,“孩子,你放手,大叔能行的,为了明明,我不行也得行。”说完,他把高鹏推开,站起身,大踏步往门口走去。

    我们一看,也只好全都跟了上去。

    一到小区停车场,胡建华立刻加快脚步朝着一辆车跑去。

    “看,我的车就在那边,真是太好了,你们的运气不错。”

    我们也赶紧跟了过去。

    那是一辆普通的家用丰田车,只是已经被撞得面目全非。

    车头瘪了进去,挡风玻璃全碎,右侧车头灯碎裂,右侧车门受到挤压变形。

    可以想象,车祸现场是何等的惨烈。

    胡建华围着那辆车转了一圈,心疼得直跺脚,“竟然被撞得那么惨,简直是惨不忍睹啊。所幸,我妻子没把车送修理厂,要是她送去大修,恐怕你们还得跑到修理厂去调查呢。”

    叶天道,“还好,车的受力部位全在的车的右侧,如果在左侧的话,你已经不在人世了。看样子,撞车的瞬间,对面的司机,看躲不开你,肯定把方向盘往左侧使劲一掰,这样你的车的右侧正好怼在对方车的右侧上,避免了车毁人亡的惨剧。”

    何楚耀拍拍庄梦蝶的肩膀,“来吧,咱俩开始干活吧。”

    庄梦蝶点头。

    何楚耀蹲下身子,仔细刮掉轮胎上黏着的土壤,放进物证袋,然后取了轮胎印。

    庄梦蝶紧盯着车底下的一片油污,蹲下身子,用棉签沾了一点,闻了闻,忽然问了句很奇怪的话,“胡先生,这车位是您家的固定车位吗?”

    胡建华点头,“对呀,这就是我家的固定车位。花钱买的,为了这个车位,没钱都要花不少钱呢。”

    庄梦蝶点头,“那地上的这滩油是肯定是从您的车上漏下来的。”

    胡建华皱眉,“我的车没有漏油啊?我的车我保养得很好,没有任何问题。”

    庄梦蝶笑道,“是吗?你还真自信呢。”

    庄梦蝶又把车仔细检查了一番,朗声道,“汽车右前轮的油压刹车系统的输油管线断裂,而切口非常整齐,应该是人为用锋利的刀子割断的。由于刹车输油管被割断,导致刹车油漏出,油压刹车系统没有油后便会失灵。这就是发生车祸的真正原因。”

    胡建华大惊,“啊?你是说,我出车祸是因为有人毁坏了刹车系统?”

    庄梦蝶点头,“是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地上那滩油污就是刹车油,输油管被割断,油就全都漏在了地上。”

    叶天道,“你有没有什么仇家?跟谁有过什么矛盾吗?”

    胡建华摇头,“没有。我这人老好人一个,跟谁也没红过脸。”

    庄梦蝶拿着放大镜仔细观察,终于在刹车片上发现一枚指纹。

    “看这里,刹车片上有指纹,我先提取下来,回去做鉴定。”

    胡建华郁闷地叹气道,“这是谁干的,非要置我于死地,我想不出是谁那么恨我。”

    叶天拍拍胡建华的肩膀,“不要着急,既然有这么多线索,我们一定会把案子查个水落石出。”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