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璐珞的话听得大家一头冷汗,我们全都站在原地,半天没动弹。

    我肩膀上的伤口则是疼得钻心,就好像有人拿着一把电钻正在使劲里钻那样。

    “李大仙,我的肩膀究竟要不要紧啊。”

    李元泰道,“没大事,过几天就能自己好了。”

    何楚耀道,“为了方便比对DNA,我需要找胡建华要几根头发。万一这套子里的J液是他的呢?”

    庄梦蝶道,“我感觉一定不是她丈夫的J液。很可能是嫌疑人的。”

    赛璐珞道,“我也觉得不是,刚才那只篮球忽然滚出来,实在是太蹊跷了。”

    何楚耀走进客厅,发现胡建华端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本故事书,绘声绘色地道,“明明,你不是最爱听小红帽的故事吗?爸爸现在就给你讲小红帽的故事,从前有个可爱的小姑娘叫小红帽,一天,妈妈让小红帽去看望生病的奶奶,路上遇到了狼,狼引诱小红帽去采花,然后去奶奶家把奶奶吃掉了……”

    最令人不舒服的是,胡建华的左手和左手臂向上横着举起,手臂向内弯,就像是正在搂着一个孩子似的。

    何楚耀揉揉眼睛,仔细一看,沙发上只有胡建华一个人呀。尽管看得头皮发麻,何楚耀还是大着胆子走了过去,毕竟现在是大白天,卧室里还有这么多人呢,根本无需犯怵。

    何楚耀咳咳两声,“胡先生,打搅你一下子,现在我需要你取一下你的DNA样本。”

    胡建华停止朗读,木然望着何楚耀,“我的DNA?用来做什么?”

    何楚耀道,“我们在你的床底下发现一只用过的……”

    话到嘴边,何楚耀忽然觉得自己这么直说,有点唐突。

    “用过的什么?”

    胡建华依旧眼神茫然地看着何楚耀,那是一种宛若行尸走肉的眼神,空洞而了无生气。

    何楚耀抓抓头皮,“没事了,其实只需要你的几根头发就可以,因为从头发根部的毛囊上可以提取到脱落的表皮细胞,就可以做鉴定了。”

    “头发吗?”

    何楚耀点头。

    胡建华伸手拔下几根头发,递给何楚耀。

    何楚耀接过头发,放进物证袋,“谢谢。”

    何楚耀刚一转身,就听见胡建华在他身后,柔声细语地说道,“明明,刚才咱们读到哪里了?被打断真是件不爽的事情,现在爸爸继续给你讲故事,啊,想起来了,刚才咱们读到,狼引诱小红帽去采花,然后去奶奶家把奶奶吃掉了,现在咱们接着往下读,可恶的狼扮成奶奶的样子准备吃掉小红帽……”

    等何楚耀回到卧室,才长出了一口气。

    “妈呀,那个胡建华脑子真的出问题了,我刚才找他要几根头发,他坐在沙发上,正在给明明讲小红帽的故事。明明不是真的跟着咱们回来了吧?”

    叶天皱眉道,“何法医,你一个法医,什么时候也变得那么迷信?咱们要秉承科学办案,摒弃牛鬼蛇神那一条。”

    赛璐珞道,“哇,叶神探,那你怎么解释床底下忽然滚出来的那只篮球啊?”

    叶天道,“篮球的话,说不定是被小耗子什么的拱出来的呢?别大惊小怪的。这位姑娘,你好歹也是个高中生,那么多年的书都白念了吗?”

    赛璐珞道,“可是有太多解释不清的事情了。事实证明,科学并不能解释所有的事情。”

    李元泰道,“好了,你们不要吵了,究竟明明有没有跟着咱们一起回来,我让你们看一下,不就全都明白了吗?来,大家全都跟我来。”

    李元泰说完,便自顾地走到卧室门口,我们立刻一呼喇围了上去。

    客厅里,胡建华依旧保持着那个左手和左手臂向上横着举起,手臂向内弯的古怪姿势,就像是正在搂着一个孩子似的。

    “从前有个可爱的小姑娘,谁见了都喜欢,但最喜欢她的是她的奶奶,因为不论她要什么,奶奶就会给她什么。一次,奶奶送给小姑娘一顶用丝绒做的小红帽,戴在她的头上可好看了……”

    此刻,胡建华脸上挂着慈祥幸福的笑容,一副好爸爸的模样。

    刚才光是听何楚耀叙述还不觉得有多恐怖,可是现在亲眼看见,我脑门子上的冷汗一下子就下来了。

    李元泰道,“大家都看好了啊。”说罢,比出剑指,默念咒语,道声现。

    我们使劲揉揉眼睛,一看,胡建华臂弯里空空如也,根本就没有明明。

    李元泰道,“这下大家都看清了吧?根本就没有明明。所以你们就别自己吓自己了。”

    赛璐珞道,“那这胡大叔目前属于什么状况?刚才在垃圾填埋场确实是被明明的鬼魂给迷住了,现在这个又怎么说?”

    庄梦蝶道,“既然明明没有跟着回来,那他现在就是精神出问题了。因为他主观意识上认为明明还在家里,就坐在他腿上,所以他会以那样一个诡异的姿势给明明讲故事。”

    高鹏咋舌道,“那这胡大叔要怎么办才好啊?”

    叶天道,“没得办,精神病院里住的几乎全是这类病人,你们去看看就知道了,诸如把布娃娃当成婴儿的母亲,把小木偶当成自己儿子的父亲,这种病症的病人多了去了。因为他们无法从失去亲人的悲痛中解脱出来,只能把自己的感情倾注在布娃娃或者玩偶身上,借以慰藉自己。”

    赛璐珞低声道,“可是胡大叔这样下去,也太可怜了吧。”

    叶天道,“那又有什么办法?这种事情谁也帮不了他,只能等他自己一步步地走出阴影。”

    我们正说着话,胡建华忽然笑了起来,“好了,明明,爸爸累了,你读给爸爸听,好不好啊?哎,你看看你,那个字读森,不读木,你每次都读错,怎么就一点都记不住呢?看,爸爸每次一批评你,你马上就生气,你现在不好好学习,将来怎么开飞机啊?你学习成绩不好,人家可不让你开飞机啊。”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