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在找什么?”

    身后忽然传来胡建华的声音,我们回头一看,胡建华端着一盘茶水放在桌上,笑吟吟地道,“三位警察同志,还有五位小朋友,你们全都累了吧,喝点水,休息一下。今天我胡某人给你们添了很多麻烦,真的很过意不去呢。”

    此刻大家谁也没心情喝茶,于是齐声说谢谢。

    “这双高跟鞋是谁的呀?”庄梦蝶举着那双高跟鞋问道。

    “是我老婆的。这双鞋有什么问题吗?”

    其实不用问,大家也想得到,高跟鞋放在卧室里,肯定这家女主人的鞋子了。

    叶天道,“没问题,我们需要把这双鞋带回去做调查。”

    胡建华点头,“嗯,随便你们,你们慢慢查,要喝水自己拿,我去给明明讲故事。”说完,转身出去了。

    胡建华前脚一出去,我们几个立刻炸窝了。

    庄梦蝶道,“这下就很有意思了,胡建华妻子的鞋印怎么会出现在凶案现场呢?”

    叶天道,“难不成是胡建华的妻子杀了自己的儿子,虎毒尚且不食子呢,她怎么下得了手呢?”

    赛璐珞道,“不知你们有没有注意听,胡大叔最后一句话说的是要去给明明讲故事。擦,他怎么还是明明明明的。明明不是跟着咱们回来了吧?”

    阿呆道,“我也觉得,否则胡大叔怎么会拿着柳树枝跳舞,还唱那个什么我手持钢鞭将你打。他刚才很明显就是一副中邪的样子嘛。”

    正在这时,我忽然感到有人拍了我一下,回头看见赛璐珞站在我身后,立刻骂道,“你个贱人,没事打我干嘛?”

    赛璐珞吼道,“你神经病吗?谁碰你了。”

    “你明明拍了我一下,还说没有。”

    “告诉你,我真的没碰你,别诬赖好人啊。胡大叔疯了,我看你也疯了。”

    赛璐珞说着,生气地走开了。

    可是我感到肩膀火辣辣地疼,于是伸手摸了一下,这下疼得我大叫一声。

    在场所有人都惊讶地看着我,“你怎么了?”

    “疼,很疼啊。”我指指自己的肩膀。

    李元泰扯开我衣领一看,脸色大变,“这屋不干净。”

    “啊?不干净?什么意思?”

    “那边有穿衣镜,你自己照照就知道了。”

    我走到穿衣镜跟前,拉开领口一看,不觉汗毛倒竖。

    在我肩上,有一个黑色掌印,五个手指冲前,很显然,是有人在我身后拍了一掌所致。

    大家全都走过来,围住我,看着黑色掌印,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

    我惊得满头冷汗,“怎么会是这样?李大仙,到底是谁拍了我一下?”

    李元泰道,“这次你就不要冤枉璐璐了,她拍你肯定不会留下这种掌印的。”

    “那是什么东西拍的?”

    “我也不知道,刚才咱们骑在仙鹤背上时,不是已经给你们看过了吗?这个小区的有一股黑气缠绕,应该有许多灵体聚集于此。也就是说,刚才拍你的东西肯定不是人类。”

    “啊?我怎么这么倒霉,这屋子里这么多人,他偏偏选中我来拍。”

    其实我这样说,只是很无心说出的一句牢骚话而已。

    没想到赛璐珞听了我的话,立刻冷哼一声,“路飞,你什么意思啊,你不希望自己被他拍,你希望被他拍的人是谁啊?你说!你说啊!”

    我恶狠狠地道,“当然是希望你被他拍了。”

    赛璐珞的泼劲儿一下子上来了,抓住我又撕又打,“你这个笨蛋,就是希望我倒霉是吧?活该你被鬼拍啊。”

    “你这个讨厌的毒舌婆娘,最应该挨拍的人是你才对。”

    “你说谁毒舌啊,咱们五个里嘴巴最毒的就是你,每次都是你尖酸刻薄的,挑起是非。”

    “你走开啊,还打我,哎呀,疼死我了,你这毒婆娘,打那个黑手印上了,疼死我了。”

    “疼死你,我偏打那个黑手印,看你拿我怎么办吧?”

    我跟赛璐璐正吵得不可开交,却听见嘭嘭嘭的声音,我们低头一看,原来是一只篮球从床底下滚出来了。

    我和赛璐珞离床最近,我跟她互相对视一下,然后不约而同地尖叫起来,“鬼啊,鬼啊,有鬼啊!”

    叶天道,“光天化日的,你俩瞎喊什么呢?”

    赛璐珞指指那个篮球,结结巴巴地道,“好端端的,那个篮球为什么从床底下滚出来呢?一定是鬼把它给扔出来的。”

    叶天叹气道,“小小年纪,有这么迷信吗?再说了,大白天的,就算有鬼,你有何必怕他?”

    我也觉得不对,指指床下道,“可是我觉得床底下肯定是有东西。”

    叶天道,“能有什么东西?为了破除你们的封建迷信思想,我亲自钻到床底给你们看看。”说完,他一猫腰,钻进床下。

    屋子里虽然收拾得很干净,可是床底下却满是灰尘。

    叶天道,“看你们这帮胆小鬼,床下根本什么都没有,吓成这样。”正说着话,他的目光忽然落在床底一个奇怪的东西上。

    那东西很小,也就瓶盖大小,团在一起,看上去像是半透明的。

    那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会在床底下呢?

    由于床底下光线很暗,叶天看不清楚,于是他伸出一只手,“把手电筒给我。”

    阿呆立刻把自己发明的瓦罗兰小手电递给叶天,叶天打开手电,光线照在那个东西上,他立刻明白那是什么东西了。

    他戴上手套,把那个东西拿出来,小心翼翼地举着它,从床底下钻出来。

    “看看,我发现什么了。”

    我们挤过去一看,不禁呆住。

    那是一只用过的***,套子里还有一些黏糊糊的液体。

    庄梦蝶点头,“很棒的发现,这只套子里的J液还很新鲜,应该是不久前刚刚用过的。”

    何楚耀道,“带回去,咱好好检验检验。”

    叶天点头,“这只套子肯定是什么人用完之后,随意扔在床底下的。”

    正当叶天、庄梦蝶和何楚耀为他们找到一样新物证而感到开心的时候,赛璐珞忽然尖叫一声,“我怎么觉得刚才那只篮球是故意滚出来,引得咱们去找到那只套子呢?妈呀,这屋太诡异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