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元泰指挥仙鹤停在小区内的假山上,念咒收了仙鹤之后,我们一行人从假山上走下来,正好遇上急匆匆往里走的叶天、庄梦蝶和何楚耀。

    赛璐珞立刻跑过去,贱兮兮地道,“叶神探,我们还是比你要快一步吧?”

    叶天三人看着我们,惊愕得合不拢嘴,“你们还真是神速呢,我们走的时候,你们还没出发呢,怎么还能赶到我们前面呀。”

    李元泰笑道,“没有了,我们也只是刚刚赶到而已。”

    庄梦蝶忽然皱着眉头,使劲吸鼻子,“嗯?这是什么味道啊?怎么好像是一股臭臭的味道?”

    何楚耀也皱眉道,“嗯,我也闻到了,你们谁掉到臭水沟里吧?”

    我们不由地回头看了眼浑身油泥的胡建华,不好意思地笑笑,“刚才大叔他不小心摔倒了,所以才弄得一身泥。”

    庄梦蝶咋舌道,“哇,要怎么摔才能摔成这样,连手上也全是泥啊。不是掉进臭水沟了吧?”

    叶天急忙嘘了一声,示意她不要再说下去了。

    胡建华好像根本没听见我们在说什么,此刻他双目无神,仍旧是一副眼神迷茫的样子,嘴里喃喃地道,“明明啊,爸爸要抓凶手,给你报仇啊。”

    何楚耀道,“胡先生,你没事吧?”

    胡建华先是摇头,之后猛地一抬头,怒视着前方,“我没事,我要去抓凶手,抓那个杀了明明的王八蛋。”

    高鹏低声道,“明明刚才上到一个玩偶身上,把大叔迷了半天,现在还没缓过来呢。”

    庄梦蝶道,“是小道士招魂用的那个玩偶吗?”

    赛璐珞点头,“是啊,就是那个,大叔还把玩偶抱在怀里,亲亲热热地跟玩偶说话,把它当成明明来对待。还从垃圾堆里挖出玩具送给明明,你看他的手,就是挖垃圾才搞得这么脏。啧啧,你们刚才没看见,话说那场面真的很诡异。”

    阿呆道,“何止是诡异,简直是吓死人了。”

    胡建华忽然大声吼道,“你们都在说什么?啊?大叔我根本没事,看大叔我亲手抓住那个凶手,把他剁成肉酱,给我家明明报仇。”说完,他刺溜一下跑进路边的柳树林,折断一根树枝,拿在手里,耍弄起来。

    胡建华边耍边唱,“得儿,得儿,得儿,锵,锵,锵,悔不该酒醉错斩了郑贤弟,我手持钢鞭将你打呀,得儿,得儿,得儿,锵,锵,锵……”

    我们几个看得是哭笑不得,人家胡建华倒是拿着树枝舞得风生水起,引得小区里一大群闲人围观。人群里不时爆发出一阵阵哄笑。

    叶天道,“这胡建华唱的是哪一出啊?”

    庄梦蝶苦笑,“这不是阿Q喜欢唱的龙虎斗中的一句台词吗?阿Q最喜欢的就是这一句,喜欢到临死前还想要唱。”

    何楚耀点头,“还是庄作家学问高,立刻就知道出处了。我说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呢。”

    几个保安跑过来道,“胡先生,怎么回事?您这样在小区里又唱又跳的,既不雅观又影响小区内居民的生活。如果您再不停下的话,我们就只好采取点措施了。”

    胡建华这才停了下来。

    一个年轻的保安上前道,“胡先生,麻烦您把柳树枝交给我们。”

    胡建华怏怏不乐地把树枝给了那个保安,转身朝我们走来。

    一群闲人在他背后指指戳戳。

    那小保安接过树枝,意味深长地笑笑,“这下你们知道大半夜的不睡觉,跑到树林里砍树枝的人是谁了吧?”

    那几个保安愤愤不平地道,“原来是这家伙砍的,真是吃饱撑的,没事砍树枝,害得咱们几个又挨骂又扣奖金,咱们小区出了这样的疯子,真是倒霉啊。”

    胡建华垂头丧气地朝我们走来,完全没有了刚才挥舞树枝时的那种兴奋和愉悦。

    叶天走上前,拍拍他的肩膀,“胡先生,你没事吧?”

    胡建华使劲摇头,“我很好,就是心里憋得慌,唱一唱跳一跳就没事了。”

    高鹏低声道,“算了,别再说了,咱们还是赶紧去他家吧。”

    叶天道,“胡先生,麻烦你现在就带我们去你家。”

    “好,去我家是吧。我现在就带你们去。”胡建华在前面神神叨叨的边走边说,我们全都一言不发地跟在他后面。

    只见他走到一栋公寓楼前面停下,伸手从裤兜里摸出一串钥匙,嘴里高喊着,“明明,爸爸回家喽,帮明明抓凶手喽。”

    然后他回头朝我们招手,“来,来呀,跟我走。”说完,他转身朝着楼里走去了。

    叶天道,“走,跟上。”

    我们立刻一呼喇跟了上去,走进楼里,发现一楼一间房间的门大开着,胡建华站在门口朝我们招手,“快来呀,在这里。”

    何楚耀打开公事包,发给我们每人一个鞋套,“来,全都套上鞋套,进去之后,全都不要乱摸东西。我们要取指纹和脚印。”

    我们顺从地接过鞋套,套在脚上,走进屋里。

    房间里整洁得可以用纤尘不染来形容,连玻璃都擦得干净透亮。

    看来胡建华的妻子一定是个勤快爱清洁的人。

    何楚耀道,“屋内打扫得真干净,不过,即使这样,也还是能提取到相应的指纹和脚印。”

    看着何楚耀和庄梦蝶蹲在地上忙活,我们又帮不上忙,只好站在一旁观看。

    我看见胡建华一人面对墙壁跪在地上,后背正不断地抖动,他是在哭吗?我好奇地走过去一看,果然发现他手里拿着明明的照片,正在低声啜泣。

    这时,卧室里忽然传来庄梦蝶的喊声,“你们快来看呀。”

    我立刻拔脚往卧室跑去。

    一跑进去,我就看见庄梦蝶手里举着一双女人的高跟鞋。

    “你们看这双鞋。”她把鞋底对着我们,“鞋底的花纹跟臭水沟边高跟鞋的花纹一模一样,而且鞋号也是36码。”

    何楚耀点头,“咱们把这双鞋带回去好好检验一番,看看能不能从鞋底上提取到垃圾填满场的泥土颗粒物。”

    庄梦蝶道,“依我看,八九不离十。准是这双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