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明明的影子彻底消失,胡建华忽然嚎啕大哭起来。

    “明明,回来,明明,你不要丢下爸爸一个人啊。”

    “明明,你好狠心,就这样扔下爸爸,不管了吗?”

    李元泰走上前,抓住胡建华的衣襟,举起右手,啪啪啪一通耳光。

    胡建华这才猛然清醒,“嗯?怎么回事?”他疑惑地看着自己的双手,“我的手上怎么全是泥,我难道是在挖垃圾吗?”他把手举到鼻子底下闻了闻,立刻跪在地上,呕了起来。

    赛璐珞道,“大叔,你刚才真的是挖垃圾呢,不但从垃圾堆里挖出一个飞机模型,还挖出一个遥控火车呢。”

    高鹏赶紧嘘了一声,“不要再说下去了。”

    胡建华疑惑地看着面前脏兮兮、破旧不堪的遥控火车和飞机模型,低声道,“这飞机和火车真的是我从垃圾堆里挖出来的吗?”

    我上前道,“对呀,大叔,这两个玩具就是您亲手从垃圾堆里刨出来的呀。刚才您拼命地挖呀挖,挖出这两个玩具说是要送给明明的。”

    “可是这两个玩具也太脏了。”胡建华看了看面前两个脏污不堪的玩具,又是哇哇一通狂呕。

    赛璐珞道,“还不止这些呢,您刚才还抱着那个脏兮兮的玩偶,把它当成明明跟它说话,那样子真的好恐怖啊。”

    “我怎么会这样做?”胡建华使劲摇头,看上去很痛苦。

    “你刚才被鬼迷了。”李元泰冷冷地道。

    胡建华怔住,“怎么可能?我刚才明明是在陪明明玩耍。”

    “可是明明他已经死了。”

    “死了?对,明明已经不在人世了,我怎么这么糊涂。我忘记了啊。”胡建华说着,再次失声痛哭。

    赛璐珞好心劝道,“胡大叔,明明已经死了,您就别再惦记他了。还是开始新的生活吧。”

    胡建华道,“你叫我怎么放得下?他那么小,又那么娇气,连鞋带都是我帮他系,他离开我怎么能行呢?”

    高鹏道,“胡大叔,人鬼殊途,明明死后也会去地府投胎,然后开始下一世的轮回。您就别再惦记他了。您跟他的父子缘分已经到头了。”

    阿呆道,“哎呀,时间不早了。咱们还得赶紧赶回您家,去查清明明的死因呢。”

    我也上前道,“是啊,大叔,您也想知道是谁害死了明明吧?现在警察已经去您家了,我们也得赶紧赶过去。再晚就来不及了。”

    胡建华抹去眼泪,恨恨地道,“一定要把那个畜生找出来,我要给明明报仇。”

    这时,仙鹤咯呀咯呀地叫了起来。

    李元泰道,“走吧,仙鹤着急了,它说臭死了,它受不了了。”

    我们一行六人爬到仙鹤背上,还没坐稳,仙鹤立刻就起飞了。

    胡建华朝着垃圾堆上的玩偶挥手,“明明,爸爸走了,去抓害死你的凶手。再见了。”

    我低声道,“李大仙,你确定这大叔回过神来了吗?他怎么还在跟那个玩偶说话呀。”

    李元泰压低嗓门道,“明明怨气太重,等抓到凶手,给他超度下就没事了。”

    仙鹤已经飞出老远,脚下的垃圾填埋场已经变成一个小黑点,清爽的风让我们忘记了之前垃圾场的脏乱臭。

    我们五个小伙伴心情都很好。

    我忍不住回头看了胡建华一眼,只是他扭脸看着后面,不住地低语,“明明,爸爸一定会给你报仇的,爸爸一定要亲手宰了那个坏人。”

    我急忙拍拍李元泰,“李大仙,你看后面啊。”

    李元泰咳咳两声,“胡大叔,您还没告诉我,您的家在什么地方呢?”

    胡建华头也不回地道,“我家在美丽园公寓。”

    赛璐珞尖叫道,“哇,美丽园公寓?大明星骆小桑的家不也在美丽园公寓吗?”

    胡建华冷漠地道,“那跟我又有什么关系?他做他的明星,我当我的老百姓,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再说我的明明都没了,我管别人做什么。”

    高鹏咋舌,“真是三句话不离明明啊,看来真的是被迷惨了,别人说什么,他都能扯到明明身上。”

    听见高鹏这么说,我不禁感到脊背发凉,于是低声道,“李大仙,那个明明现在不是跟着我们一起坐在仙鹤背上吧?”

    李元泰叹气道,“自然是没有了,大叔现在不是被鬼迷,而是一个慈父对于死去儿子的悼念,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小伙伴们一片沉默。

    李元泰拍拍仙鹤的脖子,“小仙鹤,我们现在去美丽园公寓,有劳你了。”

    仙鹤咯呀咯呀地叫了几声。

    高鹏道,“它又在说什么?”

    李元泰道,“它在说客气什么,你们麻烦我又不是一次两次了。”

    我们四个听了,哈哈大笑。

    正在这时,就听见胡建华又开始念叨,“明明啊,爸爸这几天一闭上眼睛,就看见你回家了,看见你像往常那样坐在爸爸腿上撒娇,缠着爸爸让爸爸给你讲故事。爸爸知道你最爱听的就是狼外婆的故事,每次讲这个故事,都是爸爸扮狼外婆,你扮小红帽,今后,每天晚上,爸爸都给你讲一遍狼外婆的故事,好不好呀?”

    听见胡建华用颤抖的声音说出这样的话,就是铁石心肠的人也忍不住心酸落泪。我们全都不好意思再笑了。

    赛璐珞道,“闷死了,不知还有多久才能飞到?不如咱们玩杀人游戏吧。”

    高鹏嘘了一声,“还是不要了吧,人家大叔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咱们怎么玩得下去呢。”

    阿呆也道,“是啊,咱们还是别玩了。看着大叔这么伤心,我也没心情玩。”

    前方出现一栋栋高耸的公寓楼,高鹏开心地道,“看呀,咱们马上就到美丽园公寓了。”

    我定睛一看,果然看见那些公寓楼的楼身上写着美丽园公寓五个大字。那五个金字即使从高空看下去,仍旧是闪闪发光,十分醒目。

    李元泰皱眉道,“这个公寓怨气好重啊。”

    听见李元泰这么说,我们全都紧张起来,“李大仙,这话怎么说。”

    李元泰道,“你们自己看吧。”说罢,比出剑指,默念咒语,道声现。

    这次,我们揉揉眼睛再看,不由地齐声惊呼。

    一团浓郁的黑气笼罩着整个公寓楼群,在黑气的笼罩之下,那些整洁漂亮的高楼看上去异常阴森可怖。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