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叶天的警车绝尘而去,我们五个小伙伴相视而笑。

    李元泰从袖中摸出纸剪的仙鹤,对着仙鹤吹了一口气,那只仙鹤立刻呼呼长大,变作一只巨鸟,身高十数丈,双腿粗若铜柱,毛色白若霜雪,头顶一撮红毛,这只巨鸟迎风展翅,发出咯呀咯呀的叫声。

    奇怪的是,这次仙鹤并没有像往常那样翩翩起舞而是单脚立在原地。

    高鹏惊诧地道,“嗯?小仙鹤,咱们的出场舞呢?”

    仙鹤咯呀咯呀地叫了几声。

    高鹏道,“它在说什么?”

    李元泰忍俊不禁,“它说这里太脏了。所以今天不跳舞了。”

    我们一起哈哈大笑。

    仙鹤又是咯呀咯呀几声,然后屈下双膝,打开双翅。

    赛璐珞道,“这次,它又在说什么?”

    李元泰笑道,“它说这里太臭了,咱们还是赶紧走吧,别把它美丽的羽毛弄脏了。”

    高鹏道,“这里的确太脏了,咱们赶紧离开为妙。”

    我立刻跑到仙鹤跟前,打算第一个爬到仙鹤背上。

    正在这时,我们听见身后传来一阵哭声。

    “明明啊,你死得太惨了。明明啊,爸爸一想起你就感觉好心痛啊。”

    我们回头一看,禁不住大吃一惊。

    只见胡建华紧抱着那个玩偶跟抱孩子似的抱在胸前。

    胡建华轻轻拍着玩偶的后背,柔声道,“宝宝,别怕,有爸爸在,今后再也没人敢欺负你了,爸爸这就带你回家,爸爸煮好多好吃的菜,全是你爱吃的菜,好不好呀?我的明明最乖了。”

    我们看见胡建华的举动,全都傻眼了。

    赛璐珞走上前,劝道,“大叔,明明已经走了。现在您抱着的只是个脏兮兮的玩偶而已。”

    胡建华怒吼道,“你胡说,这就是明明,他根本没走,刚才还跟我说话呢。他说很久没被爸爸抱了,还说被爸爸抱着的感觉真好。这些都是刚才他亲口告诉我的。”

    阿呆见状,压低嗓门道,“这胡大叔是不是精神失常,想孩子想疯了吧?”

    我低声道,“我看也是,正常人谁会抱着这么脏的东西不撒手呢。”

    高鹏走上前,咳咳两声,“大叔,那不是您家的明明,只是个被人丢弃的玩偶而已啊。”说罢,他伸手打算把那个玩偶从胡建华手里拿走。

    胡建华不知哪来的力气,一下把高鹏撞倒在地,抱着玩偶跑到一边,神经兮兮地道,“明明,他们都是坏人,咱们不理他们,爸爸带你去那边玩。”然后他弯腰在旁边一个垃圾堆里刨了半天,弄得满手都是黑呼呼的油泥。从垃圾堆里翻出一个只剩下一只翅膀的塑料飞机模型,那飞机模型当然也是被人丢弃的垃圾,脏污不堪,面目全非。

    胡建华把那个只剩一只翅膀的飞机举到玩偶面前,笑眯眯地问,“明明,你不是最喜欢飞机了吗?爸爸把这个飞机送给你,你就能开着它在天上飞呀,飞呀,再也不用担心有坏人欺负你了……”话没说完,他放声大哭起来。

    高鹏叹气道,“看来是真的疯了。”

    赛璐珞道,“那怎么办呀,咱们总不能扔下他不管。这里是个垃圾填埋场,连出租车都叫不到,把他扔在这里,不饿死他也熏死他了。”

    这时,胡建华忽然止住哭,抱着玩偶道,“什么?明明,你说小时候的梦想就是长大了当个飞行员?好呀好呀,明明现在就好好念书,长大了开飞机去。”

    李元泰道,“他是被鬼迷了。”

    我们四个怔住,齐声道,“啊?被哪个鬼迷了?”

    李元泰道,“自己看。”说罢,比出剑指,默念咒语,道声现。

    我们揉揉眼睛,果然看见一个小男孩附身在那个玩偶身上,而且那个小男孩长得从臭水沟中捞出的童尸一模一样。就是明明啊。

    接下来,我们看见小男孩手指着旁边垃圾堆里的一个铁皮玩具火车,奶声奶气地道,“爸爸,我要那辆火车。”

    胡建华立刻撒欢地跑过去,在那堆垃圾里奋力刨起来,一边用手挖垃圾一边笑眯眯地道,“明明,别说是火车,你就是要天上的星星,爸爸都坐宇宙飞船上天给你摘下来。”

    看到这里,我不禁感到头皮发麻。

    李元泰厉声道,“明明,你已经死了,就别再缠着你爸爸了,你那样会害死他的。”

    明明转过头,怒视着李元泰,“我们家的事,要你管。他是我爸爸,他生下了我,就该疼我爱我照顾我,你管不着。”

    李元泰道,“可是人鬼殊途,你看看你爸爸现在像不像个疯子?”

    明明跳着脚吼道,“不要你管,不要你管。他是我爸爸,我叫他做什么他就会做什么,不信的话,你看。”说罢,明明跟胡建华撒娇道,“爸爸,明明要骑大马。”

    胡建华立刻弯下腰,跪在地上,“骑大马好啊,爸爸就愿意让明明骑大马。”

    明明噌地跳到胡建华背上,得意洋洋地冲我们笑,“看见没?”

    胡建华道,“明明,坐稳了没啊,爸爸马上就要带你飞奔喽!”

    明明摇头,“不要,爸爸,明明现在又想骑狗狗了,明明要爸爸一边爬一边汪汪叫。”

    胡建华立刻点头,“好啊,明明要哪样,爸爸照做就是了。”然后,他真的开始边爬边汪汪叫。

    明明得意地哈哈大笑,“看见没?我爸爸最疼我了。”

    李元泰厉声道,“你这不听话的小鬼,我好心招你上来,是为了查出害死你的凶手,你倒好,赖在这里不肯走。”

    明明道,“我就是不要离开爸爸,我要他永远都陪着我。”

    李元泰道,“你在说什么鬼话?你已经死了,你这样纠缠不放,是打算害死他吗?”

    明明道,“我不管,我就是要他陪着我。”

    李元泰冷哼一声,“既然不听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说罢,他从袖中拿出一张符,念咒,那张符立刻噗地一声贴在玩偶身上。

    一阵白烟冒起,明明的影子消失不见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