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梦蝶皱眉道,“简直太惨了,这孩子生前最后的时光,究竟都发生了什么?”

    何楚耀道,“等我把尸体带回去解剖一下再说。”

    李元泰道,“如果想知道死者生前最后发生了什么,也许我有更便捷的方法。”

    叶天道,“什么方法?”

    李元泰道,“当然是招魂啊。”

    叶天道,“什么时候招呢?”

    “现在。”

    “啊啊啊?”

    我们全都傻眼了。

    我大嚷道,“李大仙,现在烈日当头,阳光明媚,你怎么招魂啊?招魂不是必须在夜间进行吗?”

    李元泰笑道,“招魂的确是应该在夜间比较容易进行,因为阴魂最怕见光,不过白天招魂也不是不可行,白天有白天的做法。白天招魂魄的时候,只要在避光的环境中进行即可。”

    “可是咱们现在哪里有避光的地方呀?”我望着一望无际的垃圾堆,皱起了眉头。

    李元泰道,“路飞,你不要着急,我话还没说完,一种方法是在避光的环境中进行,还有一种方法是把魂魄引到某个物品上。”

    “具体什么物品呢?”

    “随便什么物品,桌椅板凳都行,比如说这个玩偶也行。”

    李元泰说完,从垃圾堆里捡起一个半人高的玩偶。

    那玩偶内里是橡皮的,身上穿着海军制服。玩偶双目圆睁,嘴上黑色的小胡子上翘,左手叉腰,右手举着一把剑,估计此玩偶全新的时候,一定是个雄赳赳气昂昂的海军军官,可是现在穿在他身上的海军制服又脏又破,他脸上满是黧黑的污渍,那把剑也断了一截,剑头不见了,只剩下断了的剑看上去怪怪的。

    李元泰道,“胡大叔,麻烦您把明明的生辰八字给我。”

    胡建华道,“明明是2011年1月17号生的,我记得很清楚,那天上午十点刚过,他就出生了。”

    李元泰点头,把明明的生辰八字写在纸上贴在那个玩偶身上,然后比出剑指,默念咒语。

    我们全都站在李元泰的身后,紧盯着那个玩偶。

    喀喀喀喀喀喀

    那个玩偶果然开始动了,他把左手从腰上挪开,右手举的剑也放了下来,开始嘤嘤啜泣。

    此刻,玩偶脸上的表情万分痛苦。

    那哭声的确是一个小孩子稚嫩的声音。

    胡建华走上前,颤声问道,“明明,是你吗?我是爸爸呀。”

    玩偶哽咽道,“爸爸,是我,谢谢爸爸把我救出来,可是我已经死了呀,我不能再跟着爸爸一起回到家里了,也吃不到爸爸为我煮的饭菜了。”

    “孩子,今后爸爸吃饭,一定多摆一副碗筷,给你留个位置。”

    玩偶哭道,“谢谢爸爸,我还没来得及报答您的养育之恩就死了,我对不住您啊。”

    胡建华道,“不,怪爸爸不好,是爸爸没把你保护好,才让坏人有可乘之机。”

    李元泰嘘了一声,“胡大叔,这种白日招魂仪式维持不了多久的。请您还是长话短说,赶紧说重点啊。”

    胡建华点头,咳咳两声道,“孩子,你说说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现在警察叔叔在,你跟他们好好说,让警察叔叔抓住坏人,给你报仇。”

    听见胡建华提到坏人两字,玩偶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很愤怒,只见他眉毛胡须直竖,手举断剑怒吼道,“那个坏叔叔用绳子把我捆起来,还用眼罩蒙住我的眼睛,然后把我放进车里,车走了很远,才停下来,等他停下来,就把捆住手脚的绳子都解开,我想跑被他抓住了,然后他抱着我把我扔到一个像是水塘的地方,我扯开眼罩才发现,自己已经陷进一个像是沼泽一样的臭水沟里。我奋力挣扎,可是还是陷进淤泥里,越陷越深。”

    庄梦蝶道,“车里除了坏叔叔以外,还有其他人吗?”

    玩偶道,“我的眼睛被蒙住,我不知道,不过我感觉应该还有别人,因为他们一直在小声说话。”

    庄梦蝶道,“有没有女人?就是阿姨。”

    玩偶摇头,“不知道。他们说话的声音太小了。”

    叶天道,“告诉警察叔叔,那个坏叔叔长什么样?”

    “他很强壮,有些秃顶,方脸,穿白色T恤和蓝色牛仔裤。说话有外地口音。”

    “口音是哪里的?”

    “有点像赵苯山。”

    “那就是东北口音。”

    “还有什么特征没有?”

    “他的眉毛上有一条暗紫色的伤疤,看上去很吓人。”

    正在这时,玩偶忽然大喊一声,“不行了,爸爸,我头好疼啊,我得走了,啊,太疼了,我受不了了。”说罢,玩偶瞬间恢复之前左手叉腰,右手举剑的僵硬姿势,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

    胡建华不顾玩偶脏臭,抱住它使劲大喊,“明明,明明啊,不要走啊。”

    李元泰低声道,“胡大叔,明明已经走了。招魂仪式招来的鬼魂本来就不能久留的。”

    可是胡建华听不进去,仍旧抱住玩偶嚎啕大哭,“明明,不要扔下爸爸呀。”

    我们怎么劝也没用。

    叶天叹气道,“不管怎么说,咱们总算掌握了嫌疑人的体貌特征,身体强壮,秃顶,方脸,穿白色T恤和蓝色牛仔裤,说话是东北口音,嫌犯的眉毛上有一条暗紫色伤疤。”

    庄梦蝶道,“我觉得咱们根据目前的情况,应该去一下胡建华的家,看看那里还有什么线索没有。”

    叶天点头,对三个刑警道,“你们仨先把明明的尸体运回警局,放在物证科,方便何法医解剖。”

    三个刑警点头,立刻从警车里,取出尸袋,把明明的尸体放进装尸袋。开车走了。

    等那辆警车走远了,叶天才一拍脑瓜,“对了,我不该让那辆车先走,他们走了,你们怎么回城里呀,这里又没出租车。哎,对了,你们六个是怎么到了这个垃圾填埋场的?”

    我们五个小伙伴一起哈哈大笑,“我们飞来的呀。”

    叶天懵了,“飞来的?反正我这车只有后座能坐两个人了,其他人自己想办法回去。”

    李元泰笑道,“没事,你们仨先走吧,我们保准比你们先到。”

    叶天摇摇头,“好吧,随便你们,那就一会儿见。既然你们是飞来的,那就希望你们还能飞回去吧。”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