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胡建华一个大男人坐在一堆臭烘烘的垃圾上,眼中满是泪水,让人忍不住觉得心酸。

    “这一大片沼泽,我怎么把孩子捞上来呀。”

    “别着急,我来帮你。”李元泰说罢,比出剑指,正想用法术把孩子拔出淤泥。

    高鹏上前制止,“元泰兄,万万不可,这孩子死于非命,依我看,咱们先不要动这尸体,也不要在现场随意走动,以免破坏现场。咱们还是等警察来,调查取证再说吧。”

    李元泰道,“好吧,那咱就等着警察。我先收了咪西,让咪西休息一下。”说罢,念咒,咪西仍旧化作一只纸剪的小狗,躺在李元泰的掌心,李元泰把那只小狗重新放回袖子里。

    胡建华点头,“也好,必须查出凶手,否则我孩子死不瞑目啊。”

    赛璐珞道,“对呀,咱们可以打电话把特案组的组长叶天叫来,这样的话,咱们就又可以见到叶神探了。”

    还没等大伙同意,她就立刻拨通了叶天的手机,“叶神探吗?我们在市郊的垃圾填埋场发现一具童尸,麻烦你马上赶过来。”

    挂了电话,赛璐珞皱眉道,“难道说叶神探说话一直都是在这样简单利索,从不拖泥带水的吗?”

    阿呆道,“他怎么说的?”

    赛璐珞道,“他拢共只说了四个字我马上到。”

    我噗嗤乐了,“那有什么稀奇,人家每天忙着查案子,很辛苦的,你以为都像你啊,那么逍遥自在。”

    我们顶着骄阳,站在发出阵阵臭气的垃圾场里,由于担心破坏现场,我们只好站在原地。郁闷的心情可想而知,尤其场中的各种垃圾被热烘烘的太阳一晒,臭气似乎愈加浓郁。

    尽管我们根本不想待在这脏臭不堪的场所,可是一想到旁边的淤泥中还有一个小孩子的尸体,一切郁闷立刻一扫而光。

    胡建华跪在臭水沟边,盯着露出水面那只苍白的小手,眼泪一串串地往下流。

    “孩子,究竟是哪个混蛋害了你,如果让爸爸知道他是谁,爸爸绝对不会轻饶了他。”

    大约一个小时之后,两辆警车才一前一后地呼啸而来。

    警车在我们面前停住,叶天和庄梦蝶跳下车,朝我们走过来。在他俩身后,还跟着法医何楚耀和三名刑警。

    赛璐珞撅着嘴道,“说是马上到,结果一个小时过去了才赶到,什么速度嘛。”

    叶天道,“大小姐,这里是市郊,我们从市里赶过来。现在还是交通高峰期,这个速度已经很快了。”

    赛璐珞道,“你们的猫呢?我想见那只喵喵。”

    庄梦蝶笑道,“考虑到这里的环境太过脏乱,就把它留在办公室了。”

    叶天咳咳两声,“不逗贫了,尸体在哪里?”

    庄梦蝶努努嘴,“喏,看那个跪在沟边的中年男子就在知道了,那人肯定是孩子的父亲。尸体肯定就在他面前的沟里。”

    何楚耀弯下腰,仔细看着地上的车辙印,嘴里嘟囔道,“这里很多的脚印和车辙印。”

    叶天道,“全部取样。”

    何楚耀点头,细心地把现场的车辙印痕和脚印全都取样。

    庄梦蝶蹲在地上,仔细看着地上的一行脚印道,“这组脚印明明是女人高跟鞋的脚印嘛,一个爱穿高跟鞋的女人一定是个讲究外表的女人,很难想象一个时髦女人会穿着高跟鞋来到这么肮脏杂乱的垃圾场里来。看来,这个来到垃圾场里的女人很可疑啊。”

    何楚耀点头,“我也这么看,这组脚印我已经取样了,看脚印大小,她的鞋号应该是36码。”

    叶天道,“何法医,眼力不错嘛,光看脚印就知道鞋码了。”

    何楚耀道,“我天天看现场,多大的鞋码,我用手一量就差不多。我的手手腕到中指的长度刚好是36码的长度,所以我用手一比就知道了。”

    叶天道,“嗯,这倒是个丈量鞋码的好方法,回头我也试试看。”

    庄梦蝶道,“你的手比何法医的大,手掌的长度肯定不止36码,所以这方法对你没什么用。”

    叶天咳咳两声,“那也没所谓,说不定我的手长是37码或者38码呢,这方法一样用得上。”

    何楚耀道,“由于这里鲜少有人来,而且抛尸行为又是近期发生的,车辙应该能得到很好的保存。好了,你们先不要跟过来,否则脚印会越多越乱。”

    大家只好停住脚步。

    庄梦蝶道,“这里远离市区,要把尸体搬运过来,必须要有运输工具才行。这些车辙印很可能是嫌疑车辆留下的。”

    跪在沟边的胡建华道,“不,我孩子不是死后被运过来的,他是被人扔进这沼泽地里活活淹死的。”

    何楚耀愕然道,“你怎么知道他活着被带到这里来的?我们还没把他打捞上来,做尸检呢?”

    胡建华道,“是鬼婆婆告诉我的,鬼婆婆把我儿子的魂魄招上来,我儿子亲口跟我说是一个很健壮的男人强行把他扔到沼泽里的。如果不是鬼婆婆和小道士帮忙,我都不知道我儿子的尸体就在这里。”

    叶天、庄梦蝶和叶天同时怔住。

    叶天摇头,“好吧,暂时摒弃科学办案的想法。”然后朝三名刑警挥挥手,“先把孩子的尸体捞上来再说。”

    三名刑警点头,立刻回车里取了打捞工具。

    尸体很快被捞了上来。

    那是一具儿童的尸体,也就七八岁的样子,尸体已经被泡得发胀变形,唯一没有发生太大变化的就是伸出水面的那只小手。

    这样一具尸体,让人看了心酸不已。

    胡建华跪在尸体跟前,哭得像个泪人。

    何楚耀剪开尸体身上的衣服,发现尸体的背部腰部有多处青紫的淤痕,等他把孩子身上的衣服全部除去,发现孩子的胳膊、大腿和胸腹部也满是伤痕。

    于是问道,“你们夫妻喜欢打孩子吗?”

    胡建华摇头,“不,我从来都舍不得打孩子,明明再淘气我也只是骂骂他,从没打过他。”

    “那孩子的母亲打孩子吗?”

    “不,她也没打过他。”

    “那这些伤痕一定是凶手在孩子死前殴打孩子所致。”

    胡建华听了更加伤心,“这凶手就是个畜生,连这么小的孩子都舍得下狠手折磨。”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