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楼胡建华家

    客厅里,窗帘拉得严严实实。

    地板上点着许多白蜡烛,还供着许多果品香烛。

    一个白须白眉、身穿白袍的法师正闭目打坐,口中默念咒语。

    一对中年夫妻正愁眉苦脸地跪坐在蒲团上,男的自然是屋主胡建华,女的是他的妻子赵淑芳。

    赵淑芳扯开喉咙喊道,“我可怜的孩子啊,你到底去了哪里?”

    胡建华嘘了一声,“不要吵,别影响法师做法。”

    白袍法师忽然睁开双眼,大呼三声,“鬼婆婆!鬼婆婆!鬼婆婆!”

    一阵邪风呜呜地吹过,噗地一声,屋内出现一个半透明的人影,那人影果然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婆婆。

    老婆婆满脸皱纹,面容慈悲,拄着一根拐杖,宛若老寿星一般。

    赵淑芳一见那人影,立刻啊地叫了一声,身子一歪,晕了过去。

    胡建华抱着妻子使劲摇晃,“淑芳,淑芳,你醒醒啊。”

    九叔嘘了一声,“安静,不要喧哗。”

    老婆婆道,“九叔,你找我什么事?”

    白袍法师道,“鬼婆婆,这对夫妻不见了儿子,非常着急,我现在怀疑这孩子已经不在阳间了,麻烦您帮忙在阴间找一找。”

    鬼婆婆道,“把他的生辰八字烧给我。”

    九叔拿出一张纸,写上孩子的生辰八字,点着了扔在地上。

    噗地一声,那张纸即刻烧了个罄尽。

    鬼婆婆掐指一算,叹了一口气。

    九叔道,“怎么样了?鬼婆婆,有他消息吗?”

    鬼婆婆念咒,以剑指在虚空中一点,所点之处立刻出现一个半透明的画面。

    画面上是一个臭水沟,无数蛆虫在爬,蚊蝇嗡嗡乱飞。

    沟里的水绿莹莹的,水面上满是青苔,沟边露出一只苍白的小手,

    胡建华一见那画面,立刻放声大哭,“我的孩子呀,是谁害了你啊?是哪个畜生把你扔在沟里的?”

    画面上蓦然浮现一个小男孩的脸,小男孩哭道,“爸爸,救我啊,我要回家,这里好脏好臭,我不要在这里啊。”

    胡建华道,“孩子,你不要怕,爸爸一定会救你出来,你跟爸爸说这里是什么地方?”

    孩子哭道,“爸爸,我不知道这里是哪里,不知道呀。”

    “孩子,是谁把你害成这样?”

    “是一个很高大的叔叔,他力气很大,是他抓住我把我扔进臭水沟的,我不会游泳,我的脚被水草缠住了,我出不来了。爸爸,你来救我啊,我好害怕。”

    “你认识那个叔叔吗?”

    “不认识,从来没见过他。”

    小男孩说完,哇哇哭个没完,声嘶力竭,让人听了忍不住落泪。

    鬼婆婆咳咳两声,“小娃娃,你不要只是哭,你得好好想想,你现在在什么地方,你爸爸才好把你的尸体捞上来啊,如果找不到你的尸体,你就只好一直待在那个臭水沟,每天被臭水熏着。”

    小男孩止住哭,“婆婆,我是不是已经死了?”

    鬼婆婆点头,“对啊。你已经被那个坏叔叔害死了。”

    小男孩听说自己已经死了,又是一阵大哭,“关键是,我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呀?”

    九叔道,“鬼婆婆,现在要怎么办?”

    鬼婆婆皱眉,“这附近的臭水沟多了去了,谁知道那人把孩子扔在哪条沟里了?”

    胡建华着急道,“那就是没有办法找了吗?鬼婆婆,您一定要帮我们找到孩子,我今年四十五了,就只有这一个儿子,就算他死了,我也要找到他的尸骨好好安葬,绝不能让他待在臭水沟里,做个孤魂野鬼。”

    九叔道,“鬼婆婆,您就帮他想想办法吧。”

    鬼婆婆皱眉,“要找到孩子的尸体,必须得嗅灵犬帮忙才行,孩子已经死了,他灵体的味道只有嗅灵犬的鼻子可以捕捉到。”

    九叔道,“嗅灵犬?谁会有这种犬?”

    “我只知道一个叫做李元泰的小道士有一只。”

    胡建华道,“李元泰?他在哪里?我立刻就去找他。”

    “他是常青学院的学生,你们去找他就可以了,他人不错,一定很乐意帮你们这个忙。”

    胡建华跪地直磕头,“多谢鬼婆婆。”

    鬼婆婆点点头,“快去找小道士,早日把那孩子从臭水沟里解救出来。”说罢,鬼婆婆半透明的身影渐渐消失在空气中,不见了。

    那边厢,那个有着小男孩的半透明画面也在渐渐变淡,小男孩朝父亲伸出一只手。

    “爸爸,救我!爸爸,救我啊!”

    旋即,小男孩也消失不见了。

    客厅里又恢复了安静。

    九叔跪地叩头,“多谢鬼婆婆相助。”说罢,九叔拿起一碗凉水,用手沾了一点,洒在赵淑芳脸上。

    赵淑芳猛地惊醒,立刻呼天抢地地嚎起来,“我的儿呀,我的儿呀。”

    胡建华安慰道,“没事了,刚才鬼婆婆已经告诉我咱们的孩子在一个臭水沟里,现在我去常青学院找一个叫做李元泰的小道士帮忙,鬼婆婆说他有嗅灵犬,有了嗅灵犬,咱们就可以找到儿子了。”

    赵淑芳先是一怔,继而抱着丈夫道,“真的吗?那就太好了。”

    九叔道,“既然二位已经得偿所愿,我就先回去了,有事的话再联络我吧。祝你们早日找到孩子的遗骨。”说罢,也不等夫妻二人回话,立刻大踏步地走出房间,头也不回地走了。

    看着九叔匆匆离开的背影,胡建华不解地摇摇头,“这个法师真是奇怪,说走就走。”

    赵淑芳道,“走了不是更好,难道你还留他吃饭啊?这一地的蜡烛还得收拾呢。”说罢,拉开窗帘,开始收拾屋子。

    胡建华道,“那我去洗澡,完了去找那个小道士。得赶紧找到儿子的尸体,入土为安啊。”

    赵淑芳点头。

    “淑芳?淑芳?人呢?”

    胡建华洗完澡回来,却发现妻子不在客厅里,卧室和厨房里也空无一人,不过客厅地板上的蜡烛倒是给收拾干净了,窗帘拉开,屋外清新的空气吹进来,好不惬意。

    “算了,不管她了,我还是赶紧办正事去吧。”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