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下的丰田车在烈火中哔哔啵啵地燃烧,黑烟窜起老高,引得来桥上看热闹的人也越聚越多。

    丰田车早已经被烧得变了形,车身变得扭曲诡异,让人看上去直起鸡皮疙瘩。

    拼老命追了半天,竟然是这样的结局。

    小牛站在桥上,盯着在红色火焰和焦黑的浓烟中若隐若现的车牌号码,没了主意。半晌才说出一句话来,“这车着多长时间?”

    围观的人一起摇头,“不知道,我们也是看着桥下冒黑烟才过来看的。估计着了很久了吧。这条路又不通车,前面早就被封死了,谁没事上这里来呀。”

    小牛道,“你们有谁亲眼看见这辆车掉下去吗?”

    众人一起摇头,“没有,我们发现这车的时候,它就已经在桥底下着火了。”

    小牛道,“你们看见有人从车里爬出来吗?”

    众人愕然,一起摇头,“没看见,都烧成这样了,估计都烧成碳了吧,还能爬得出来吗?车里的人指定死了。”

    这时,后面的警车也陆续赶到。

    刑警们纷纷下车,走到桥边,看着桥下正在着火的车呆住。

    一个刑警道,“难不成嫌犯已经被烧死了吗?”

    小牛道,“不知道啊,咱们一起下去看看吧。”

    刑警们拿着灭火器走下桥去。

    越走得近,那股焦臭难闻的气息就越浓郁。

    这座桥是阜石路上一座废弃的大桥,桥下根本没水,只积了不少的雨水,形成了臭气熏天的臭水沟。那辆车就在臭水沟边上,呈侧翻状态,右侧车身着地。

    那辆丰田车已经被烧得面目全非,车身严重损毁,有的地方露出了难看的钢架子,车子还在不住地冒黑烟。

    走近了,闻得更真切,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皮肉烧焦的味道。

    一个刑警使劲吸了吸鼻子,“牛队,一股臭味,像是尸体烧焦的味道。”

    小牛点头,“大家赶紧灭火,看驾驶座上有没有尸体。”

    刑警们拿着灭火器朝着丰田车上喷去。

    不大的工夫,火熄灭了。

    小牛道,“咱们先把车身正过来吧。”

    刑警们戴上手套,一起抓住车身用力往下扯。

    此时,火刚熄灭,车身烫得厉害,刑警们咬牙忍住。

    轰地一声,车身落地正了过来,车子左侧的两个变形的轮胎禁不住重压,噗噗两声,从车身上脱落下来,咕噜噜滚进臭水沟里去了。

    一个刑警走上前,抓住发烫变形的车门用力一扯。

    嘭地一声,整个车门被扯掉了。

    一股熟肉烧焦的味道扑鼻而来,那刑警强忍住恶心,定睛一看,一个焦黑的人形的东西正蜷缩在驾驶座上,立刻啊地喊了一声。

    “牛队,驾驶座上有具尸体。”

    那刑警说完,立刻蹲在一边,哇哇的吐了起来。

    刑警们围上来一看,旋即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

    “哇,已经烧熟了。”

    “这家伙跑了半天,还是难逃天罚呀,这就叫做苍天有眼,”

    “这样的家伙简直是太可恶了,一大早就连杀两人,真是该死啊。”

    尽管那具焦黑的尸体看上去很恶心,可是刑警们的心情很是愉快,毕竟他们追到了嫌犯。

    小牛看着车中烧得焦黑的尸体,心情十分复杂。不知怎的,他并没有追到嫌犯的兴奋感。难道跟嫌犯特殊的身份有关吗?不可否认,周克杰的确是个让人寝食难安的罪犯。

    这时,小牛手中的对讲机响了。

    “牛队,牛队,可以听见吗?我们是总部,怎么样了,我们现在追踪不到嫌疑车辆的踪迹了,奇怪的是,连你们的踪迹也追踪不到了,你们现在在哪里啊?情况怎么样了?”

    小牛答道,“已经不用追踪了。”

    “啊?不用追踪?什么意思?”

    “嫌疑车辆出车祸了,嫌疑人已经烧死在车里了。”

    “哦,那恭喜你们,可以收队了。麻烦你们把尸体处理好。”

    “知道了。”

    关了对讲机,小牛还是感觉哪里不对劲。

    刑警们齐声道,“牛队,是不是总部发来贺电,恭喜咱们抓捕嫌犯成功,可以收队了呀?牛队请客,我们要喝庆功酒。”

    小牛叹气道,“你们先不要动那具尸体,据特案组的叶组长说,这名嫌犯是周克杰,所以这尸体你们先不要动。”

    “周克杰又怎么样?周克杰就烧不死吗?我就不信烧熟了的周克杰能跳起来打我?再说了,周克杰当初不也是被咱们击毙的吗?今次让他再死一次,谁叫他又犯到咱们手里。”

    一个刑警逗趣,大伙一起哈哈大笑,“是啊,那家伙现在已经被烧成焦炭了,怕他毛线啊?”

    小牛不耐烦地挥挥手道,“叫你们先别动那尸体就是了。”

    刑警们朝小牛做鬼脸,“真缺乏幽默感。”

    小牛左思右想,还是感觉怪怪的,于是他拨通了叶天的手机。

    “叶组长,我是刑侦科的小牛啊,我们刚才奉命追捕在惠民里小区制造两起血案的嫌犯,现在嫌犯驾驶的车辆出了车祸,嫌犯本人被烧死在车里。你看你们特案组要不要过来看下这具尸体,我已经跟手下说了,让他们不要乱动尸体。”

    叶天道,“嗯,好的,我马上带着何法医一起过去看看。辛苦你们了。”

    那边厢,叶天挂了电话,拍拍何楚耀的肩膀,“何法医,咱们走,你又有活儿要干了。”

    庄梦蝶道,“谁打的电话?”

    叶天道,“牛队,他们奉命追击嫌犯,结果发现嫌犯出了车祸,烧死在车里了。”

    庄梦蝶道,“哦?那不是说周克杰又死一回?”

    叶天点头,“目前看来是这样。”

    何楚耀道,“不是说这周克杰身上有刑天的超强再生细胞嘛,那么这样的他能这么轻易地死去吗?”

    庄梦蝶道,“要是烧死的话,应该就是彻底死亡了吧,那个刑天的细胞再生能力再强,也应该抵不过高温对细胞的破坏吧?杀死细胞的方法不就是高温吗?”

    叶天道,“说是那么说,我还是觉得心里不踏实,咱们还是赶紧去现场看看吧。相信牛队现在的心情跟我一样,否则他也不会现在给我打电话。”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