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租公寓里,阿赞法师正在闭目打坐,一向自诩为神机妙算,料事如神的他竟然没有算到自己的失败。这让他无比恼火。

    竟然接连两次输给那个穿红袍的家伙,那家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红裙女鬼说他不是人类,可是他有形体,又不是鬼,那他是个什么东西?会是妖怪吗?总不能是仙吧?

    阿赞法师的心里乱成一团麻,如果是妖或者仙,能修炼到如此境界的,都是有名有姓的妖仙了,他不会是惹到什么大麻烦了吧?此刻的阿赞法师越想越烦,越想越乱。

    这时,他忽然听见一个女人尖尖细细的嗓音。

    “鬼婆婆!鬼婆婆!你在哪里呀?快出来呀,每次都让人家好找。”

    阿赞法师听见女子声音,立刻虎着脸道,“又是你这只讨厌的女鬼,还不速速滚出来。”

    红裙女鬼噗地一声从墙壁里钻出来,笑眯眯地道,“唉吆,丑八怪,我只是找鬼婆婆而已,又碍着你什么事了?”

    阿赞法师道,“我心里烦,你要喊鬼,麻烦你到一边喊去,休要扰我清净。”

    女鬼立刻扯开喉咙大喊,“鬼婆婆!鬼婆婆!”

    阿赞法师捂住耳朵,怒吼道,“吵死人了!快滚!”

    “我偏要在这里喊,凭你又能拿我怎么样呢?有本事你再结个火结界赶我呀。”

    阿赞法师冷哼一声,“好男不跟女斗。”

    女鬼咯咯笑道,“不是好男不跟女斗,而是火结界必须过七七四十九天才能结下一次,现在你元气大伤,根本无法结界,我说的对吗?”

    阿赞法师生气地转过身去,“滚啦!滚!我真心不想再见到你。”

    “你以为我很想见到你吗?啧啧啧,你看看你,长的比钟馗还难看,见你一次做三天噩梦。再见喽,丑八怪。”

    红裙女鬼说着,噗地一声,钻进墙里,不见了。

    “真是讨厌死了。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阿赞法师骂完,继续闭目打坐。

    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

    阿赞法师立刻起身,走到门口,问道,“是谁?”

    “是我呀,我是芦笙。”

    阿赞法师打开门,果然看见芦笙站在门外。

    “进来吧。”

    芦笙脸色很差,眉头微皱,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阿赞法师,我是来找你商量一件事的。”

    “商量什么事?”

    “关于咱们杀死骆小桑的计划可不可以终止?”

    “什么意思?”

    “我不想杀他了。”

    “你已经付出这么多,现在竟然选择放手吗?我现在终于明白你为什么不能大红大紫了,你做事情连一点坚持的精神都没有,还想成功吗?”

    “可是骆小桑他的确对我很好,我实在做不到继续伤害他了。”

    “所以你这辈子就只好当一辈子绿叶,给别人做嫁衣了?你甘愿这样的命运吗?你甘心吗?看着我的眼睛,你老实告诉我。”

    芦笙忽然扯着喉咙吼道,“我不甘心,我不愿意,可以我又能怎么样呢?”吼完,已是泣不成声,“我也不想要这样的命运呀,有谁甘心一辈子给别人当绿叶?”

    阿赞法师点头,“很好,从你的眼中,我看到了不屈服,你应该勇敢地跟自己的命运作斗争,不要屈服,放心,我一定会尽力帮助你的。这两次,如果不是那个红袍怪物捣乱,骆小桑早就死了几回了。这家伙真是个碍事的家伙。”

    芦笙紧握阿赞法师的手,“好吧,那咱们就再找机会。我还要去片场拍戏,我先走了,有事再联系。”说罢,转身要走。

    阿赞法师叫做他,“那个,我最近手头有点紧,你下次记得带一万块给我。”

    “啊?可是我刚付给你五十万,你这么快就用光了吗?”

    阿赞法师咳咳两声,“那五十万只是古曼童的制作费用,这一万块是我昨天帮你下降头的费用。”

    “可是你下的降头根本没派上用场,骆小桑被红袍人救了啊。”

    “所以我才收你一万块。如果骆小桑中了我的降头而死,你现在应该付给我十万块。”

    “你!简直是在打劫呀。你为什么不去抢银行啊?”

    “要想功成名就,总是要付出一番代价的,你说是不是呀?只是区区一万块而已,对于你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

    阿赞法师嘿嘿一乐,呲出黄板牙。

    要知道,芦笙拿出那五十万之后,目前已经囊中羞涩了。不过,他仍旧咬牙点点头。

    “算了,那一万块,我下次拿给你。现在我得赶紧走了。”

    芦笙说完,逃也似地离开了房间。生怕阿赞法师再跟他要别的费用。

    嘭地一声,随着房门关上,一阵轻笑声传来。

    阿赞法师怒道,“滚出来!我就知道你又在偷听。”

    噗地一声,女鬼笑眯眯地钻出墙壁。

    “唉吆,看不出来,你人这么丑,还挺会敲竹杠的嘛。你努力劝说那个叫什么芦笙的坚持他的杀人计划,其实是担心他一旦放弃计划,你就没有理由再敲他竹杠了。”

    “我做什么,跟你有关系吗?轮到这只野鬼来说三道四。”

    “嗯?你居然敢说本姑娘是野鬼?我奉劝你不要惹我,把我惹急了,信不信我直接把你和芦笙密谋杀害骆小桑的事情告诉他本人呢。话说这芦笙太虚伪了,表面上跟芦笙称兄道弟,背地里却想尽一切办法来坑害他。你们人类的世界真是太可怕了。”

    “大姐,你已经是只鬼了,拜托你不要再管阳间的闲事。这一切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要是乖乖听话呢,我抽空买点香烛元宝烧给你。”

    “你少贿赂我了。什么香烛元宝,我压根不稀罕,那些男鬼们送我的礼物都够我享用的了。至于这件事,说不说,就看我心情了。哼,我走了,继续去找鬼婆婆,你好自为之吧。”

    女鬼说完,噗地一声,钻进墙里,不见了。

    “真受不了,这壁角听得也是没谁了。什么事都瞒不过她。”

    阿赞法师气得浑身发抖,可是又不能拿女鬼怎么样,郁闷到家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