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天和庄梦蝶驾车回到警局,却看见小张愁眉苦脸地等着他们。

    此刻的小张,脸上是一副终于见到救星的表情。

    “叶组长,庄作家,你们可回来了。大事不好了,你们走了之后,警局来了个神秘的失忆人,一问三不知。我让何法医去检验他的血型和DNA,结果何法医发现他根本没有心跳。尽管那家伙没有心跳,可是他却跟活人一样,能说话能走路,就是不知道自己是谁。你们说,这世上哪有这么奇怪的人?”

    叶天和庄梦蝶一起怔住。

    “没有心跳?何法医他肯定没搞错吗?”

    “何法医哪会出错。”

    “那检验血型和DNA了没?”

    “好像还没顾得上。”

    “那他现在人呢?”

    小张抓抓头皮,“何法医让他在物证科等着,跑回来喊我,等我跟何法医跑回去,那家伙已经不见了。”

    叶天道,“你真是个废物。何法医在物证科检验他的时候,你为什么不一直在旁边看着呢,这样一个古怪的家伙跑了,会不会对社会造成什么危害呢?”

    小张低声道,“可是我看那人说话文质彬彬的,根本不像是有暴力倾向的那种,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叶天训斥道,“人不可貌相,世界上许多著名的连环杀手,看上去都是温尔文雅,老实巴交,直至他们做下惊天血案被捕,邻居和朋友们都不敢相信他们会杀人?人可以看外表的吗?我看你在警局白工作了这么多年。”

    小张道,“好吧,我错了。都是我的错,何法医检验他的时候,我应该跟在旁边监视。”

    庄梦蝶给自己和叶天每人倒了一杯茶,茶到嘴边,忽然想起没看见暹罗猫。

    “小张,喵喵呢?”

    小张尴尬地笑笑。

    一阵熟悉的呼噜声传来,庄梦蝶下意识地往几张办公桌上看了看,可是哪里有暹罗猫的影子。

    然而呼噜声还在继续,是从头顶传来的。

    庄梦蝶抬头一看,不禁愤怒了。

    暹罗猫正卧在文件柜顶上打呼噜呢。

    “小张,喵喵今天为什么跑到文件柜顶上去睡觉了?”

    小张自知理亏,嘿嘿一乐,“喵喵说今天天气太热,睡铁皮上凉快。”

    庄梦蝶指着文件柜边上的椅子道,“你瞎说,文件柜边上还有把椅子,椅子上还有你的脚印,这一切证据表明,喵喵它明明是被你欺负,才躲到上面去的。并不是自愿跳上去的。”

    小张小声嘟囔,“厉害呀,这都被你发现了。”

    叶天伸手在小张脑门上K了一下,“下次再欺负喵喵,直接跟王局打招呼,扣你奖金。”

    小张道,“啊啊啊?扣奖金?要不要这么小题大做,它只是一只猫而已。”

    叶天正色道,“喵喵并不是一只普通猫咪,它是我的特别助理。”

    小张不满地道,“那我呢?我还是你的助理呢。”

    叶天摇头,“不,你被降职了。你现在的职务是喵喵的生活助理,专职照顾喵喵的起居饮食。”

    小张气得大吼,“简直岂有此理,我一个大男人居然做一只猫的生活助理?”

    叶天笑道,“不服的话,就申请调离特案组吧。”

    小张冷哼一声。

    庄梦蝶站到椅子上,伸手还是够不到喵喵,因为她个子不够高。

    叶天见状,上前道,“庄作家,你下来,我帮你把喵喵抱下来。”

    “那多谢了,上面那么脏,喵喵平时还是很爱干净的。”

    庄梦蝶说着,跳下椅子。

    叶天站到椅子上,伸手够到喵喵,把喵喵抱了下来。

    喵喵一下子被惊醒,见是叶天抱着自己,立刻伸出小舌头舔他的脸。

    小张冷哼一声,“小叛徒,又在现本色。”

    庄梦蝶咳咳两声,“小张,我非常认真地提醒你,请你今后不要再欺负喵喵了。”

    小张道,“哎呀,我尿急,得去放个水先。”

    叶天道,“庄作家,不用跟他废话,今后他再这么干,直接把他奖金扣了,经济制裁。”

    庄梦蝶笑道,“对,就这么办。”

    暹罗猫也适时地喵呜一声,像是说是的。

    小张急眼了,“干什么?你们仨合起伙来欺负人啊。”

    正在这时,王局急匆匆地走了进来。

    “怎么回事?小张又怎么了?”

    庄梦蝶道,“王局,小张经常趁我们不在的时候欺负喵喵。这事可怎么办?今天把喵喵气得躲到文件柜上去了。”

    王局心疼地拍拍暹罗猫的小脑袋,“来,我看看,喵喵又受委屈了。”回头厉声道,“小张,今后不许再这样,否则的话,就把你调回刑侦科去。”

    小张道,“王局,千万别把我调走呀,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劲才调到特安组的。”

    王局,“那你就长长记性,今后对喵喵好点。”

    小张立刻敬礼,“好的,王局,下不为例。”

    王局忽然一拍脑瓜,“看我这记性,被你们一打岔,我都忘记自己是来干嘛的了。小叶,又出凶案了,你赶紧出现场。何法医已经跟刑侦科的人先去了,你们也赶紧去吧。”

    叶天道,“没问题。”

    小张好奇地凑上来,“王局,又是啥案子?”

    王局道,“惠民里小区,死了俩,一个女的跳楼,还有看门大爷也被嫌犯用扳手被打死了。初步推测,那女子跳楼也跟嫌犯有关,你们赶紧去吧。”

    叶天点头,“放心吧,我们这就出发。”

    王局点点头,转身出去了。

    小张道,“叶组长,我也去。”

    叶天道,“你在家,照顾喵喵。”

    小张道,“又是我陪它。”

    叶天道,“这月的奖金还能不能照常发放,就看你的表现了,要是我们回来,喵喵再有什么异常的话,你自己看着办。”说完,朝庄梦蝶打个手势,俩人一前一后出去了。

    办公室里,就剩下小张和暹罗猫。

    暹罗猫卧在庄梦蝶的办公桌上,双目炯炯有神地盯着小张。

    小张从暹罗猫的目光中看出了不屑。

    小张走过去,讨好地道,“唉吆,喵喵大爷,饿了没?要不要我给你倒牛奶喝呀?”

    暹罗猫伸了个懒腰,转过身,用屁股对着小张,打起了呼噜。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