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吓得哇地一声哭了出来,“不要杀我,我家的钱全在柜子里,我这就去拿给你。”

    周克杰伸出舌头在女人细嫩的脸颊上舔了一下,“闭嘴,你这蠢娘们,你以为我跟你的傻丈夫一样脑子生锈吗?美女当前,有哪个男人会放弃鲜肉不吃而去拿钱的?除非太监才会那样做。”

    女人啜泣道,“你究竟想要怎样?”

    周克杰用刀子在女人脸上轻轻地滑动,“你说呢,你是个聪明女人,你应该知道,男人在这种情况下,想要做什么。”说着,他把刀子滑向女人睡衣的肩带。看他意思是打算把睡衣的肩带挑破。

    女人立刻伸手握住他拿刀的手,“等一下,我知道你现在想做什么,我答应你就是。我答应你所有的要求。”

    周克杰听了哈哈大笑,“你是个很聪明的女人,聪明的女人知道自己应该顺从男人,反抗的话,有你的苦头吃。既然你打算答应我的要求了,那我也不强迫你,你就自己乖乖把衣服全脱了吧。”说着,他假装君子风范地把刀拿开,坏笑着看着女人,“要知道,我还是喜欢自愿的女人,强扭的瓜不甜。”

    见女人站着不动,周克杰立刻凶相败露,“还傻站着干嘛,脱!脱呀!”

    屈辱的泪水一下子盈出眼眶,女人哽咽道,“在我脱衣服之前,麻烦你告诉我一件事。”

    周克杰用刀指着女人,恶狠狠地吼道,“说!”

    “你穿着我丈夫的衣服回到我家里,请问我丈夫呢?我丈夫他人在哪里?”

    女人说这番话的时候,眼中满是泪水,即使是那些泪水也遮盖不了她目光中迸发出的愤怒和恐惧。

    周克杰先是一怔,随即仰着脖子,哈哈大笑。

    女人会问出这样的问题,令他始料不及。

    “蠢女人,你已经死到临头了,还在为你的男人操心?依我看,你还是先想想自己的处境吧。”

    女人见他目光闪烁不定,心里更是着急。

    “求求你,告诉我,我丈夫他现在怎么样了?他人在哪里?你穿着他的衣服,他穿的什么?”

    “他什么都没穿,不对,我至少给他留了一条内裤。出于人道主义,我留下一条内裤给他遮羞。”说完,周克杰发出一阵瘆人的大笑。

    “什么?他只穿了一条内裤?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他?”

    女人惊骇已极,放声大哭。

    “闭嘴!贱女人,不要吵。对于一个死人来说,穿不穿衣服都一样,你说,对吗?”

    “啊?你是说,我丈夫他已经死了吗?”

    “对呀,要不然我怎么能穿着他的衣服开着他的车回到他的家里来睡他的老婆呢?”

    女人听说丈夫已死,彻底绝望,龟缩在墙角,嚎啕大哭。

    周克杰狞笑着,举着刀,走过来。

    “好,我已经回答你所有问题了,现在你该实践自己的诺言了。脱衣服!”

    女人惊恐地站起身,朝身后的阳台跑去。

    跑到阳台上,她噌地一下打开阳台的窗户,靠在窗户上,惊叫道,“你不要过来,你过来我马上跳下去。反正我丈夫已经死了,我活在这世上也没什么意义了。”

    周克杰见状一愣,然后慢慢走过去,“蠢女人,你不要傻,你男人已经死了,不如今后跟我在一起,咱俩好好过日子。”

    女人抓紧窗框,怒吼道,“你休想,你只是个肮脏残忍的杀人犯而已,我绝不会让你碰到我一下的。滚出去!滚出我家!否则我马上跳下去。”

    周克杰哈哈大笑,“让我滚出去?你觉得我会听你的话吗?我好不容易找到这么一个温暖舒适的小窝,你竟然让我滚?你爱跳楼就跳吧,跟我有什么关系吗?不过据我所知,那些嚷嚷着要跳楼的家伙,十个有九个都是贪生怕死的胆小鬼。想跳你就跳嘛,你跳呀!你跳啊!”

    他说着话,脚下却没有停,继续缓缓朝前挪动。

    女人伸头往楼下看了一眼,虽然只是五楼,仍旧感到高处不胜寒。她胆怯了,现在时间还早,楼下空无一人,小区的居民还在睡梦中。她想找人呼救都做不到。

    “怎么样?还是没胆量吧?不如今后就跟了我,踏踏实实过日子吧。”

    周克杰说着,整个人已经像条鳗鱼一样滑到女人身边,并且把刀重新架在女人的脖子上。

    冰凉的刀尖划得肌肤生疼,更让她汗毛倒竖。

    “女人向来都是敬酒不吃吃罚酒的,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就不会乖乖地顺从。现在,就在这里脱衣服,赶紧脱!否则的话,我只好亲自动手了,我已经等不及了。”

    女人猛地抓起阳台上的一个衣架抡了过去,周克杰大惊之下,侧身闪开。

    恼羞成怒的他立刻气急败坏地扑了上去,“特么的臭表子,又给我老子耍花样,看样子老子只能给你来个霸王硬上弓了。”

    女人闪过一边,抓住窗框,大喊一声,“老公,我来找你了。”喊罢,从五楼纵身跃下。

    嘭地一声,女人摔在地上,只挣扎了两下,就咽了气。

    一汪鲜血从她额头缓缓流出,很快就把她的睡衣染红了。

    女人仰躺在地上,大睁着双眼,定格在她目光中的最后神情,不知是愤怒还是怨恨。

    周克杰伸出脑袋,看见女人躺在楼下,啐了一口唾沫,骂道,“草了,贱女人,给脸不要!”

    这时,不知是谁家,打开窗户看了一眼,旋即有人尖叫道,“有人跳楼了!有人跳楼了!”

    那人一嚷嚷,啪啦啪啦开窗户的声音响成一片。

    无数颗脑袋一起从自家的窗户伸出来,注视着楼下的死尸,然后齐声惊呼,“死人啦,有人跳楼!”

    速度快的邻居已经穿好衣服下楼了,那人跑到楼下,走到尸体边,一看,“这不是徐浩天的媳妇吗?”

    那人说完,不自觉地抬头朝五楼的阳台看了一眼,这一看,不由地吓出一身冷汗。他看见一个陌生男人正恶狠狠地瞪着他,吓得他妈呀一声,往家跑去。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