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古尸见法医何楚耀急急忙忙地跑开了,情知有异,伸手一摸自己的左胸,才发现没有心跳。

    这一发现,连古尸自己也吓了一跳,眼下这何法医明显是找借口跑出去喊人了,继续坐在这里傻等,等来的只能是麻烦了。

    看来只能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了。

    主意打定,古尸走到窗边,掠起身形,飞出窗外。

    所幸,没人看见,古尸便轻松落在马路上。

    今天天气晴朗,风轻云淡,好一个舒爽的都市清晨。

    街上人流车流如织,忙着讨生活的人们在路上来来往往,有不少人停下来看古尸,因为他的红袍子太引人注目了。

    几个外国游客走过来要求跟他合照,被他拒绝了。

    该去哪里呢?

    古尸没了主意,忽然,他在空气中捕捉到一丝熟悉的气息,那是骆小桑的味道。

    难道骆小桑就在附近吗?

    古尸循着气味往前走,果然看见前方有好多人在看热闹。

    古尸抓住一个吃瓜群众问道,“请问,这里在干嘛?”

    “大明星骆小桑在拍戏呀,哦,你穿成这样,不会是演员吧?”

    古尸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只是机械地点点头,朝前走去。

    可能是因为他穿着红袍,一身古装打扮的缘故,在场的人都误以为他是演员,纷纷给他让道。

    片场门口领盒饭的老大爷鄙夷不屑地看了他一眼,“迟到了吧?迟到的没盒饭领。”

    古尸笑道,“不是的,大爷,我不是想领盒饭,我想找骆小桑。”

    “找骆小桑呀,没看见他忙着呢吗?”

    老大爷说着,伸手指了指挂着钢丝绳在半空飞来飞去的白袍法师,白袍法师手持金色斩妖剑,正在与身上同样挂着钢丝绳在半空飞来飞去的黑衣蛇妖大战,蛇妖手持一根长约两尺的剧毒蛇牙,两下你来我往,斗得不可开交。

    那边厢,阿赞法师闭目念咒,猛地睁开双眼,举起钢针朝着木头人左胸心脏的位置用力扎下去。

    扮作白袍法师的骆小桑举起斩妖剑正要砍下去,忽然感到左胸一阵刺痛,如同被剑刺中了一般,于是啊地惨叫一声,手中的斩妖剑也当啷落地,骆小桑手捂着胸口,喷出一口鲜血。

    扮作蛇妖的演员大惊,“啊!骆小桑你怎么了?要不要紧啊?”

    在场的所有人立刻炸窝了,吃瓜群众们自然挤得更靠前了。

    导演急得大喊,“咔!咔!”

    一旁负责剧务的职员急忙跑过去,打算把吊在钢丝绳上的骆小桑和蛇妖放下来。

    人群中,芦笙默默地看着这一切,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

    领盒饭的老大爷惊得合不拢嘴,“骆小桑今儿是怎么的了?从来没见这样过呀。”

    古尸在人群中四处寻找,低声道,“看来他被人下降头了,那个给他下降头的人,不在这里。”

    阿赞法师冷笑,“骆小桑,刚才只是小意思,再给你加点料。”说罢,举起钢针对准木头人的腹部又是一扎。

    噗地一声,骆小桑受疼不过,捂着腹部,再次喷出一口鲜血。

    这下,在场的人全都沸腾了。

    导演大喊,“剧务!干什么吃的,赶紧把骆小桑放下来,送他去医院。”

    此时,吊在钢丝绳上的骆小桑已经疼得缩成一团,捂着腹部不住地呻吟。

    就在剧务还没跑到钢索跟前的时候,阿赞法师决定再次出手了,他念动咒语,冷笑道,“骆小桑,刚才都是甜点,现在才是主菜。再见吧!”

    这时,就见骆小桑头顶的一根横梁忽然挪动了。

    吱嘎吱嘎

    那根一人抱的粗大横梁跟铁架子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

    “糟糕了,那横梁要掉下来了。快救人啊!”

    场内有眼尖的群众发现不对,立刻扯着喉咙喊了起来。

    “骆小桑,快闪开呀。”

    眼见着那横梁要滑下来,场内的人全都傻眼了,大家指着横梁大喊道。

    骆小桑抬头看了眼那根横梁,心里不禁暗暗叫苦。吊着自己的钢索就挂在那根横梁上呢,要是横梁掉下来,不砸着自己,自己摔下去摔不死也得半残,因为现在离地少说也得有五六米。

    这次横竖都得死了,骆小桑见躲不开,干脆眼睛一闭,等死了。

    芦笙见状,心里乐开了花,心说了,这次这小子是死定了,阿赞法师干得不错。

    其实不光是骆小桑闭眼,在场的许多群众也都捂住眼睛,不敢再看下去了。

    这离地五六米摔下来是个什么结果,是个人都知道。更多说头顶还压着一根横梁了。

    领盒饭的老大爷也看不下去了,叹气道,“挺好的孩子,懂事又有礼貌,可惜了了。”

    呲通一声,横梁从铁架子上滑了下来。

    在场所有吃瓜群众齐声尖叫。

    说时迟那时快,就见一个红色身影飞过去,接住骆小桑。只见那红色身影,左手夹住骆小桑,右手抓住扮演蛇妖的演员,三人一起稳稳落在地上。

    粗大的横梁应声落地,把地面砸出一个大坑。

    “好呀,好俊的工夫!”

    吃瓜群众们一起鼓起掌来。

    芦笙气得直跺脚,“这简直是日了狗了,就差那么一点点。”刚骂完,手机就响了,芦笙没好气地接了电话。

    “怎么样?死没死?”

    阿赞法师的声音听上去很兴奋。

    “死个屁,他被人救了。”

    “被谁救了?”

    “一个穿着红袍的家伙,不知从哪里飞出来把他接住了。”

    “又是那个穿红袍的家伙!咱们的古曼童就是被他毁了呀。”

    阿赞法师气得咬牙切齿。

    “算了,这次是不成了。再找机会吧。”

    芦笙悻悻地挂了电话。

    那边厢,剧组的全体成员围着骆小桑、扮演蛇妖的演员和古尸齐声欢呼。

    扮演蛇妖的演员道,“艾玛,吓死宝宝了。骆小桑,我差点就陪你一起去见阎王爷了。咱俩刚才可是一根绳上的蚂蚱,跑不了你也蹦不了我。”

    可不是嘛,骆小桑刚才跟他吊在同一根横梁上呢。

    导演道,“小桑,要不今天就别拍了,你先回去好好休息。”

    骆小桑点点头,拍拍古尸笑道,“还是多亏了我朋友及时赶来救我。否则今天真完蛋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