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场里,芦笙化好妆,急匆匆地过去找编剧,刚走过去,就看见编剧和导演正在聊天。于是他多了个心眼,躲在一旁偷听。

    编剧道,“我看这芦笙演得其实还行,咱们下部戏要不要拿他做男主角呀?”

    导演道,“下部戏早定了是骆小桑主演了,现在全中国的少男少女全都疯了似的追骆小桑的剧,你不会看形势吗?换做是芦笙主演,万一没人看,咱们不是赔钱了吗?让芦笙当主演,这风险你担还是我担呀?”

    编剧嘿嘿一乐。

    导演道,“这就叫做既生瑜何生亮,懂不懂啊,嗯?人生就是这么残酷。”

    编剧和导演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既生瑜何生亮!

    委屈的眼泪一下子盈满了眼眶,芦笙叹口气,跺着脚走开了。

    “只要有骆小桑在,我就别想有出头的机会。”

    话说阿赞法师跟古尸斗法失败之后,尽管去的只是自己的魂魄,仍旧元气大伤。

    收回魂魄之后,他立刻累得瘫倒在地,跟古尸斗法,请神两次,已经让他筋疲力尽。

    那家伙究竟是什么东西?好生厉害呀。

    阿赞法师勉强支撑着坐起来,运气调息。

    他还没坐稳,就听见一声刺耳的惨叫声,不觉怒道,“这混蛋,竟然毁了我的古曼童。真可恶!”

    气归气,自己打不赢人家却是事实。被人毁了古曼童也是毫无办法。

    正当阿赞法师气得捶胸顿足的时候,一阵轻笑声传来。

    “滚出来!又是你这讨厌的女鬼。”

    阿赞法师正憋了一肚子的火没处发泄,听见笑声,立刻知道是谁来了。

    红裙女鬼现身道,“唉吆,我还以为你的本事有多大呢,还不是被人修理了?这就叫做恶人自有恶人治。实话告诉你,刚才你跟他斗法的时候,我就在旁边看着呢。”

    自己的丢人事竟然被这可恶的女鬼看光了,阿赞法师不觉恼羞成怒。

    “快滚!信不信老子再拿火结界烧你这烂货,烧你个永不超生!我说怎么这么背时,原来是你这个丧鬼在旁边看着,把晦气全都传给了我。快滚!”

    女鬼冷笑,“你那火结界也就欺负欺负我们这些道行低的游魂,遇上真正有本事的主儿,你就完蛋了。”

    “要你管,都喊你快滚了,听不懂吗?”

    女鬼却像是没听见法师的话,幽幽道,“这么俊的美男还真是很少见呢。只可惜,他法力太高,我弄不到手,否则我早就……”

    “快滚!你这**的烂货,每天都是蝇营狗苟的那一套,简直恶心至极。”

    女鬼冷哼一声,“你以为都像你呀,苦行僧一枚,为了练法术不近女色,俗话说只羡鸳鸯不羡仙,********才是正道。不过长的像你这么丑,不使些手段的话,没有哪个女人会甘愿跟你在一起的。”说罢,女鬼转身要走。

    阿赞法师叫住她,“哎,站住,你知道那家伙到底是什么东西吗?”

    女鬼摇头,“不知道,反正他不是人类。那个小鬼头就这么被他毁了,看来我没抢到那个法相还算万幸,否则现在魂飞魄散的就是我了。”末了又叹息道,“只可惜我不能打败他,否则我一定要把他弄到手。走了,丑八怪,你自己慢慢调养吧。”说罢,身子遁入墙中,消失不见了。

    “该死的八婆,做了鬼还是这么嘴碎。”

    阿赞法师闭目打坐,无论如何都不能集中精力。

    古曼童被毁,令他非常郁闷。

    事已至此,还是赶紧通知芦笙。

    主意打定,阿赞法师立刻拨通芦笙的手机。

    芦笙人在片场,正好拍完一场戏休息,听见手机响,拿起一看,是法师打来的,立刻按了接听键。

    “大事不好了。”

    “怎么回事?”

    正在喝水的芦笙给呛得直咳嗽。

    “那个古曼童被毁了。”

    “啊?怎么会弄成这样?”

    “别提了,那个骆小桑家里有个怪人,法术了得,也不知是什么底细,就是那个怪人把古曼童给毁了。”

    “啊?那个怪人会不会看出这个古曼童是咱们放在骆小桑家里害他的,所以才毁了他呢?”

    “这个不好说。”

    此刻芦笙急得想跳楼的心都有,自己想要加害骆小桑的事一旦被他知道,那多年的朋友情谊不就完蛋了吗?可是接下来,阿赞法师的话,才让他更加害怕。

    “干脆一不做二不休。”

    “什么意思?”

    “原本咱们在他家里放古曼童,就是想慢慢害死他,现在古曼童被毁,咱们的计划失败,反正都是害死他,不如咱们给他来个痛快的。”

    阿赞法师的话让芦笙打了个寒战,“那大师的意思是?”

    “你把骆小桑的生辰八字告诉我,就别管了。”

    “我不懂生辰八字,不过我知道他是1991年3月21日出生的。”

    “行了。你别管了。”

    “可是骆小桑他真的是我的好朋友呀。”

    “朋友?事情都到这个地步,还在说朋友?现在的情况是有他没你,有你没他,懂吗?”

    阿赞法师说完,就急匆匆地挂了电话。

    芦笙盯着片场那边,正在拍戏的骆小桑,心情十分复杂。他很自然地联想到早起去找编剧时,导演说的那句话,“既生瑜何生亮”。

    “的确,阿赞法师说的没错,骆小桑就是我的绊脚石,不除去他,我永远并没有上位的机会!要想出人头地,必须除掉骆小桑!我他娘的凭什么做瑜!如果没了骆小桑,下部戏的男主角很可能就是我。”

    此时的芦笙早已失去理智,多年的嫉妒怨恨一下子倾泻出来。他凝视着正在演戏的骆小桑,恨不能立刻走过去,把他撕成碎片。

    阿赞法师按照骆小桑的出生年月日算出他的生辰八字,然后从从包里拿出一个小木头人,在小木头人左胸心脏的部位用红墨水画上“X”,然后把骆小桑的生辰八字写在纸上,用大头针钉在木头人身上。

    “骆小桑,对不起了,我也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