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笙满腹牢骚地走出房间后,阿赞法师立刻念咒,从包里拿出迪尼星合符旗,在符旗的背面写上八方宜迪比若符咒,再把写了符咒的符棋贴在八方。

    之后,阿赞法师用右手剑指在屋内写符咒,在天花板上写满了佛祖最高的符咒。

    芦笙吭哧吭哧地扛着四根柳树枝回来,一推开门,发现灯已经关了,看见满屋子的符咒和满地的白蜡烛,还以为自己走错房间了呢,吓得刚要尖叫一声,被法师一把拽了进来。

    芦笙一下子没吃住劲,跌了个狗啃泥。

    “赶紧关门。”

    “是。”

    芦笙关好房门,揉着屁股,惊愕地走进来。

    “哇,屋里好多的符咒呀。”

    “你以为我赚你的钱容易吗?”

    芦笙面上笑笑,心道,哼,够容易的,随便鼓捣一番,就五十万落袋了,还说不容易吗?这些钱我可是存了好几年呢。

    阿赞法师厉声道,“喂,你还愣着干嘛,赶紧把这四根柳树枝缠起来。记住,每根缠绕七圈,不能多也不能少。”说罢,法师从包里拿出一卷纱线扔到芦笙怀里。

    “这是什么?”

    “开了光的纱线。”

    阿赞法师闭上眼睛,继续念咒。

    芦笙小心翼翼地把四根柳树枝缠好,每根七圈。

    “好了,然后呢?”

    “把柳树枝插在屋子的四个角。”

    “我说大师呀,这屋子全是地板,插不进去呀。”

    芦笙拿着柳树枝,茫然无措。

    “真是废物。”

    阿赞法师念咒,剑指一挥,啪啪啪啪四声响,四根柳树枝立刻离开芦笙的手,分别插在屋子的四角。

    “哇,大师真的好棒。”

    芦笙走过去一看,立刻变得一脸黑线,经过法师的神力,柳树枝的确是乖乖插进地板里了,可惜的是,地板被插出一个窟窿,而且窟窿周围满是裂纹,一想到地板上有了四个窟窿就不由地心疼,退房的时候,肯定得赔人家地板的钱。

    “好了,去厨房找一个炭盆来。”

    阿赞法师哪里理会芦笙的心情,继续吩咐道。

    芦笙只好走进厨房,可是找了半天,锅碗瓢勺倒是一样不少,就是没有炭盆,因为炭盆这东西只有南方才有,北方的房子里哪会有这种东西。

    “哪有炭盆呀?”

    芦笙不满地嘟囔,找了一个不锈钢盆,拿了过来。

    “没有炭盆,就只有这个。”

    阿赞法师点点头,“放在我面前。”

    芦笙把盆放在法师面前,退后观看。

    阿赞法师把一些写了咒语的符放进盆里,再把试管中的婴尸放在符纸上,然后,比出剑指,默念咒语。

    轰地一声,符纸着火了,带着符纸上的婴尸也一起着起火来。

    符纸的火焰是绿色的,在烛光的映照下,说不出的诡异。

    婴尸虽然个头很小,可是已经长成人形了,有着清晰的五官和手脚。

    看见沾着鲜血的婴尸在火焰中燃烧,芦笙忽然感到脊背发凉。那可是一具人类的尸体呢,尽管很小,那也是人类呀。看着同类被烧,总会感觉不舒服,他看了眼阿赞法师,发现他面无表情,神情严肃地盯着火中的婴尸。

    “尼玛,这法师真是有够残忍。这样可怖的事也做得出来。”芦笙在心里暗骂。

    一时间,空气中满是皮肉烧焦的臭味,芦笙只觉得胃里酸水上涌,他使劲捂住嘴巴,担心自己把晚饭喷出来。

    不知是眼花还是什么原因,芦笙感觉那婴尸的小手忽然动了一下,他刚想开口问,就听见阿赞法师斥道,“小娃娃,还不乖一点,否则没有糖吃。”

    接下来,可怖的一幕出现了。

    那火中婴尸忽然张大嘴巴呜哇呜哇地大哭起来,哭得撕心裂肺,饶是如此,他的小手小脚还在乱挥乱踹。

    阿赞法师咆哮道,“小娃娃,不听话,没得糖吃。”边说边往盆里加符纸。火盆里多了符纸,燃烧得更旺了。

    “呜哇!呜哇!我疼呀!我好疼呀!不要烧我!不要烧我呀!”

    火盆里的婴尸哭声瘆人,他小小的身体在火盆中不住地翻滚,之后一骨碌爬起来,朝着火盆的边缘爬去,他伸出小手抓牢火盆边缘,试图要爬出来。

    “不乖!不听话!只有挨打的份儿喽。”

    阿赞法师说罢,念起咒语,火盆里的符纸全都立了起来,符纸立在火盆边缘,无疑加高了火盆的高度,婴尸爬不出去,继续嚎哭,在火中拼命翻滚,剧烈挣扎。

    “不要烧我!不要烧我!很疼,很热呀!”

    “虽然被火烤很不舒服,不过这只是暂时的,很快你就会有个主人,主人会供你吃喝,让你衣食无忧,你会住在很漂亮的水晶房子里,会有很多好吃的东西。所以,现在你要乖乖听话,不要闹。”

    阿赞法师像是在哄孩子,非常耐心地劝说他。

    婴尸像是被说服了,不再哭闹,渐渐安静下来,最后一动不动地平躺在一堆烧成灰的符纸上。而他的皮肤也由最初的粉嫩变作黧黑。

    阿赞法师见状,继续闭目念咒,片刻之后,忽然睁开双眼。

    “来!过来,别傻站在那里了。”

    已经被吓傻的芦笙怔住,“大师,您是在喊我吗?”

    阿赞法师没好气道,“不喊你,难道是喊鬼吗?”

    “没有了,您一直在跟那个婴尸说话,我以为您还在跟他说话呢。”

    芦笙只好战战兢兢地走过去,阿赞法师一下子抓住他的右手手指,用竹签扎破他的手指,把血滴在婴尸身上。

    看着自己的鲜血滴在黧黑的婴尸身上,芦笙感到说不出的恶心。

    鲜血很快被婴尸吸收了,那黧黑的小身体似乎天性好血,咕叽咕叽的,几下吸了个干干净净。

    阿赞法师笑道,“小娃娃,记住了吗?他才是你真正的主人。”说罢,他从手提包里翻出一个水晶盒,把那具黧黑的婴尸放在盒子里。

    看着那个水晶盒,芦笙终于忍不住,哇地一声,呕了出来。

    阿赞法师摇头,“真是个没用的废物。这样就吐了,真没用。”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