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揣婴尸走出医院大门,芦笙兴奋得浑身颤抖,他走到僻静处,看看四下无人,才拿出手机给阿赞法师打电话。

    电话刚一接通,他就迫不及待地汇报。

    “阿赞法师,我已经按您说的,把婴尸弄到手了,现在该怎么办?”

    话应刚落,芦笙就感到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吓得猛然回头,却发现阿赞法师拎着个手提包站在自己身后,笑眯眯地看着他,不由地舌头打结道,“阿赞法师,你怎么会在这里?”

    阿赞法师笑道,“我算到了呀。我算到你会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找到婴尸,所以提前在这里等你了。”

    “算到了?这都能算到?简直是神机妙算呀。”

    “我能算到所有的事情。”

    此刻,阿赞法师的蓦然出现已经令芦笙惊出一头冷汗,再听见他这样解释,更是吓得魂不附体。居然能算到所有的事情,好厉害呀。

    芦笙狐疑地盯着法师拎的手提包,那包看上去鼓鼓囊囊的,不知装着什么东西。

    “你手里拎着的包里,装的是什么东西?”

    阿赞收起笑容道,“当然是有用的东西了。好了,把婴尸给我吧。”

    芦笙把试管交给法师,法师看着试管内血淋淋的婴尸哈哈大笑。

    “这个婴尸可是我亲手从孕妇身体里取出来的。”

    芦笙忆起当时的情形,依旧是满头大汗。

    阿赞法师点点头,“我果然没有看错人,你为了自己的前途还是肯付出的。”

    “现在怎么办?”

    “婴尸已经找到,现在你该付给我制作费了。”

    “什么制作费?”

    “当然是制作古曼童的费用了。”

    “多少?”

    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不论是多少钱,已经没有反悔的余地。

    “50万。”

    “这么贵?”

    “如果花50万换一个美好的前途,你还觉得贵的话,那就不要做了。”

    尽管早已有心理准备,可是听见这贵的令人乍舌的费用,芦笙还是傻眼了。

    要知道,芦笙并非一线男星,实际上连三线四线都算不上,50万对于他来说,可不是小数目呢。不过,他还是点点头,低声道,“好吧。”

    “那就现在付钱吧。我从来都是先收费后做事的。”

    法师的语气不容商量,芦笙只好带着阿赞法师回家,家里的五十万原本是用来买房的首付,只好拿出来全数交给法师。

    阿赞法师接过沉甸甸的提包,方才满意地笑笑。

    接下来,法师说了一句很奇怪的话。

    “走吧,咱们现在去骆小桑居住的小区。”

    “这么晚了,去那里干嘛?”

    “租房。”

    “租房?你疯了吗?”芦笙看了眼墙上的挂钟,“哇,现在是夜里十点多,那么晚能租到房子吗?”

    阿赞法师的话不容辩驳,“我说能就能。”

    芦笙此刻已经完全受法师掌控,只得乖乖驾车来到骆小桑居住的小区。

    法师的话再次应验了,芦笙果然顺利地租到了房子,因为骆小桑居住的小区是酒店式公寓,物业公司提供24小时服务,而且物业值班人员对于芦笙这样半夜来租房的客人也毫不惊讶。事实上,该公寓还提供日租服务,由于房间内厨具生活用品一应齐全,也很受一些外地观光客的欢迎。

    租期是一个月,租金是每月五千,房租当然是由芦笙来付。

    荷包大减的芦笙垂头丧气地跟着法师来到出租房,一进门,法师就叮嘱赶紧关门。

    法师拉开随身携带的手提包,从包里拿出许多白布。

    “这些白布用来干嘛?”

    “既然要制作古曼童,当然是要结坛布置一下了。”

    法师说着,把那些白布递给芦笙,“快,你赶紧把白布架在天花板上。速度要快,咱们必须在天亮以前把结坛布置完毕。”

    法师的指令,芦笙不敢有半点违抗,事到如今,也只有一步步地做下去。

    芦笙从物业借来梯子,趴在墙壁上把白布一点点地挂在天花板上。

    阿赞法师端坐在蒲团之上,一直闭目念咒。过了好一会儿,才睁开眼睛,他从包里拿出一个肠树做成的三脚架,用白色布带缠绕之后,嘱咐芦笙挂在天花板上。

    芦笙把白布挂满了天花板之后,法师低声道,“好了,现在,你去找四根粗壮结实的柳树枝回来。要小臂粗细,全都截成两米长短。”

    芦笙抱怨道,“大师啊,这么晚,让我去哪里找柳树啊。”

    “这个小区的花园里就有几株老柳树,刚才来的时候,我已经看见了,你现在就去,不要耽误时间,我好像提醒过你,结坛布置必须在天亮前完成。快去,不要再废话了。”

    “可是现在已经……”

    芦笙看了眼墙上的挂钟,时针指向凌晨一点钟。

    法师看出他的心思,厉声道,“现在已经一点钟了,像砍树枝这样的事,你半夜不去,难道打算等到天亮再去吗?”

    刚才挂白布,芦笙已经累得满头大汗,可是法师的话就是命令,他不得不照做。而且法师的话也没错,天亮了砍树,就更加会遭人诟病,岂止是诟病,肯定是先被保安抓住再被物业罚款。

    芦笙从消防栓里拿出一把斧子,他脱下外衣,裹住斧子,直奔楼下花园。

    一楼服务台的接待小姐正趴在柜台上打盹,根本没注意到他。

    花园里的假山上,果然有几株枝繁叶茂的柳树。

    此时夜深人静,花园里空无一人,大门口值夜班的保安正趴在办公桌上打盹。

    看来法师说的没错,现在的时机刚刚好。

    芦笙迅速爬到一棵柳树上,找到一根小臂粗细的树枝用斧子砍了下来,他想好了,这四根树枝不能从同一棵柳树上砍,一下子少四根树枝,物业一定会发现,如果每棵柳树上砍一根树枝的话就不那么容易被发现了,于是他从四棵柳树上砍下四根树枝,分别截成两米长短的木棍。把砍下来的树枝扔到灌木丛里藏起来,然后,他就扛着四根木棍偷偷回到楼里,经过一楼服务台的时候,他发现接待小姐睡得正香,立刻扛着树枝溜回自己的房间。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