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一座神庙前,来自世界各地的善男信女们正虔诚地跪地磕头许愿。

    芦笙也是其中之一,他英俊帅气的外表和不凡的气质在人群中很是抢眼。

    每个人都边磕头边在心里默念自己的愿望。

    “求成功!求大红大紫!”芦笙也在默念自己的愿望。

    入行几年了,眼见着同班同学个个爆红,不温不火的芦笙显然耐不住寂寞了,尤其是自己的好友骆小桑红透了半边天还在拼命努力,更让他食不甘味夜不成寐。

    论外形气质,自己绝不输给骆小桑,可就是红不起来。他也在努力,也在拼命表现自己,为什么观众就是不认可自己呢?这里就有一个运气问题,我们经常会发现,两个人去做同样的事,得到的结果往往大相径庭,有的人赚得盆满钵满,有的人可能真的是乏人问津。大部分人遇到这种情况,可能会弃行转而做别的,只有极少数的人选择坚持下去,当然,坚持并不代表成功,可是放弃就意味着失败。

    芦笙当然不想轻易放弃,他听说泰国的佛很灵验,于是趁着工作休档,特意来拜一拜,以期改变自己的状况。

    一个穿着法袍的老太太笑眯眯地走过来,用蹩脚的中国话道,“这位先生,我看你气质外形很好,将来一定是个大富大贵之人。”

    芦笙苦笑,“借你吉言,我目前的状况是苦不堪言呀。”

    的确,现在的芦笙在一部戏里只能演个男五号或者男六号的配角,记得刚毕业的时候,他好歹也能演个男二号或者男三号呢,现在的实情是每况愈下。再这样下去,他怀疑自己会不会沦为跑龙套的。

    “先生做哪一行的?”

    “演员。”

    “哦,演员不错啊,你们中国有不少演员专程到我们泰国来拜佛的。您在中国一定很出名吧?”

    芦笙苦笑,“惭愧呀,我只个不起眼的小角色。估计在国内都没多少人记住我的名字。”

    “您要求什么心愿?”

    “当然是大红大紫了。”

    “凭您的外形气质,绝对没有问题。”

    芦笙听罢,眼睛一亮,“您有办法吗?”

    老太太摇头,“我不懂法术,不过我认识一个很厉害的法师,也许可以帮到你。”

    “那您能给我介绍下那个法师吗?”芦笙说着,立刻塞给老太太几张百元票子。

    老太太接过票子,眼睛立刻眯成一条缝,“其实这位法师目前就在你们中国。他的名字叫阿赞。”说罢,老太太把法师在国内的地址和联系方式告诉了芦笙。

    芦笙立刻回国,约那阿赞法师见面。

    那阿赞法师穿着暗紫色长袍,长的丑似钟馗,一头长发半遮着一双露出凶光的歹毒眼睛。

    第一次见到阿赞法师的时候,芦笙就被法师可怖的外形和凶狠的相貌吓了一大跳,可是一想到这个人能够给自己带来好运,还是耐着性子与他交谈。令芦笙惊讶的是,阿赞法师的国语说得十分流利。

    “照目前状况看来,你最大的障碍就是骆小桑了。”

    “可是他是我最好的朋友啊。”

    “是骆小桑压制了你的成功运,导致你没有机会上位,如果想你改运,就只能除去他。”

    听见阿赞法师这样说,芦笙不由地倒吸一口凉气。

    “就没有别的方法了吗?”

    阿赞法师冷笑,“我就问你,你是想自己发财赚大钱还是想要朋友?你自己选,如果你要朋友,那就甘心你目前的状态,继续默默无闻下去,赚着很少的钱,不要抱怨。如果你想飞黄腾达,那就只能除掉这块绊脚石。”

    芦笙叹了口气,低下头。

    阿赞法师哈哈大笑,“人都是自私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芦笙终于屈服,低声道,“好吧,我选除掉他。”

    阿赞法师咳咳两声,“那你现在去准备一样东西。去找一具星期二或星期六胎死腹中的婴孩尸体。找到之后,立刻给我打电话。”

    芦笙怔住,哆嗦道,“这种东西要怎么个找法?那种死婴人家都是秘密处理掉的,我怎么可能找得到呢。”

    “很容易的,只要买通医院妇产科的医生,给医生点钱,他们自然会替你做得漂漂亮亮的。”

    芦笙还是感到浑身直起鸡皮疙瘩,呆立在原地,一句话也说不出。

    阿赞法师冷笑,“你不是想要大红大紫吗?这点小事都不敢做,只是让你去找婴儿尸体,又不是让你亲手把婴儿尸体从女人的肚里拿出来。这点胆量都没有吗?不过,要是你敢亲手把婴儿尸体从娘胎里拿出来的话,那样制作出来的鬼曼童会更灵验。”

    “你要制作古曼童?”

    “对呀,你以为我在说笑话吗?”

    看见阿赞法师可怖的笑容,芦笙吓得冷汗直冒,娱乐圈里养古曼童的事并不是新闻,据说香港和国内的许多大牌影星都有养这种诡异的东西,说是能消灾避祸,驱邪避凶。

    “任何成功都不是唾手可得的,都是需要付出一番辛苦努力的。而你的付出只是找到一具婴儿尸体而已。当然,亲手取出的话,法力会更强。怎么样?这件事,你要不要去做?”

    芦笙额上的冷汗不断冒出,他在犹豫。

    “人的一生只有一次,这一生你选择辉煌度过还是像条丧家犬那样永远给别人当绿叶,就看你自己的选择了。”

    “不!我早就受够了,再也不想给任何当绿叶了,在新星面前,我是绿叶,在过气的老演员面前,我特么的还是绿叶,够了!够了!”

    绿叶这个词正好戳中了芦笙的痛处,他猛地跳起来,咆哮道,“老子再也不想给任何人当绿叶了。”

    阿赞法师见说动他,哈哈大笑,“那好,你赶紧去找婴儿尸体,记住,一定要是星期二或星期六胎死腹中的婴孩尸体。其他时间死的都不行。”

    芦笙点头,“成,我找到立刻给你打电话。”说完,转身要走。

    阿赞法师收起笑容,“慢着,芦笙先生,你还没付我咨询费呢。”

    “咨询费?”

    “嗯,我的咨询费是一个小时八千块,现在刚到半个小时,就收你四千块好了。按理说,半个小时我都收五千块的。”

    芦笙只好拿出钱包,数出一沓票子,递给法师。

    阿赞法师接过钱,冷笑道,“那就等你好消息了。”说罢,扬长而去。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