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期跟尸体亲密接触的何楚耀太明白死人的手感是怎样的了。眼前这个穿着红袍的家伙,他的手摸上去跟死人手完全一样。可是他却活生生地坐在自己面前能说能动,行为举止跟活人无异。

    何楚耀看着面前这个古怪的家伙,心跳陡然加快。他努力使自己镇定下来,自己的慌乱绝不能被他看出来。

    要检测人是否活着的标准就是心跳,如果有心跳就说明他还活着,没有的话,那眼前这个家伙究竟是什么鬼?

    何楚耀咳咳两声,故作镇定道,其实现在的他已经是万分紧张,解剖过无数具尸体的他,只见过躺着的死人,没见过能走能说话的死人。

    从医学的角度来说,眼前的这个家伙显然是个不可思议的存在。

    “现在,麻烦你把衣襟稍稍解开一点,我要测下你的心跳。”

    古尸愕然,“为什么要测心跳?”

    的确,确认身份信息根本不需要测心跳。

    “我想给你全面检查一下,我意思是说万一你有心脏病,心律不齐或者瓣膜有问题,这些也能写到身份信息的报告里去。总之,能确认你身份的信息越详细越好,越有助于你早日找到自己的家人。你不是很希望知道自己是谁吗?”

    何楚耀支支吾吾地说出这番话之后,连自己都惊讶怎么能编出这么冠冕堂皇的理由。

    找到自己的家人和知道自己是谁,这两个理由似乎打动了古尸,这正是他想要的,于是他解开红袍的纽子,露出光洁红润的胸口。

    看见他健康红润的肌肤,何楚耀又是啧啧称奇,这家伙连身体跟正常人一样呢。

    何楚耀把听诊器放在他胸口心脏的部位,他感到自己的手在微微颤抖。

    古尸道,“何法医,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你看上去满头大汗。”

    “哦?是吗?可能是有点热吧。”

    “可是你好像一直在发抖,很害怕的样子。”

    “有吗?你眼花了吧。”

    何楚耀努力挤出笑容,腾出左手擦去冷汗,同时,竖起耳朵,仔细倾听。

    果不其然,他的猜测立刻被证实了。

    这个家伙根本没有心跳!

    眼前的红袍人果然是个没有生命体征的家伙。

    极度惊骇之下,何楚耀啪嗒一声摔掉听诊器,怔住。

    古尸见何楚耀神色有异,也慌乱起来,他一把抓住何楚耀的手,焦急地问道,“你怎么了?”

    尼玛,还是那只凉津津的死人手。

    “不要碰我!”

    何楚耀一下子甩开他的手,腾地一下子站起身来。

    古尸惊道,“何法医,你到底怎么了?”

    此时,何楚耀琢磨的是如何脱身,此刻他早就气得七窍生烟,在心里把小张家的祖宗十八代挨个问候了个遍,竟然把这个麻烦丢给自己,既然这家伙不是人,那就哪来哪去,把他还给小张好了。

    主意打定,何楚耀再次挤出笑容,“这位事主,您先稍等一下,我有事找张警官商量一下,马上就回来,您就坐在这里等我好了,千万不要离开。”说罢,便逃也似地出去了。

    何楚耀不自然的表情令古尸大为疑惑,这法医到底是怎么了?回忆刚才的一切,他的手不自觉地放在自己的胸口,这一摸,连他自己也吓了一大跳,原来自己根本就没有心跳,难怪那法医给吓跑了。

    再说何楚耀立刻物证科之后,立刻变走为跑,三步并作两步地朝着特案组办公室跑去了。

    小张正在自言自语地发牢骚,“自从进了特案组,我就成了十足的受气包,不但得忍受组长叶天的训斥和女作家庄梦蝶的挤兑,还得受这只肥猫的气,我倒是招谁惹谁了,非得受这待遇?今天,趁着他俩不在,我非得好好教训教训这只懒猫。”于是他走过去,拍拍暹罗猫的肥屁股,“天亮了,起床了,你这只懒猫。”

    暹罗猫睁眼一看是他,立刻转过身,用屁股对准他,继续打呼噜。

    小张见它不搭理自己,继续拍它的屁股,怒吼道,“死肥猫,为了整顿纪律,维护办公室的良好形象,今后他俩走了之后,不许你再睡觉,给我起来。”

    暹罗猫被折腾烦了,愤怒地喵呜一声,跳到旁边的铁皮文件柜顶上去了,然后卧在那里,继续打呼噜。

    那文件柜高两米,小张哪里够得着,气不过的他只好搬了把椅子放在柜子边上,结果他刚站在椅子上,手还没够着暹罗猫呢,何楚耀就气呼呼地跑进来了。

    何楚耀一进门就嚷嚷,“小张,你干得好事,把麻烦丢给我,自己在这里玩猫。”

    小张见何楚耀进来,自然是万分紧张,心说又被这爱扎针的家伙给逮着了。着急之下,竟然忘记自己还站在椅子上,一迈步,哗通一下,直接摔在地上,疼得小张直咧嘴。

    “何法医,又怎么了?哎呀,疼死我了。”

    小张捂着后腰,咬牙站了起来。

    “小张,那家伙根本就没有心跳!”

    “没有心跳?你是说那个穿红袍的失忆怪人吗?”

    “对呀,而且他的手摸上去跟死人手一样,死凉死凉的。”

    “啊?那现在怎么办?叶组长还没回来呢。”

    “我哪知道,你们叶组长回不回来,我管不着,总不能让这样一个家伙一直坐在我办公室里吧。”

    “那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了。”

    “我不管,那家伙本来就是你们特案组负责的,你去把他领回来吧。反正你也闲的蛋疼,与其跟猫斗气,不如跟他聊天呢。至少能帮你解闷。”

    “擦!何法医,亏你想得出,让这么个家伙陪我聊天解闷。”

    “还有脸说,亏你想得出,把这样的家伙扔给我。”

    “喂喂,何法医,有话好好说,你别拽我呀。”

    “走,别废话了,跟我领人去。”

    何楚耀不由分说,拉着小张往物证科走去。

    到了物证科,一看,俩人傻眼了。

    只见物证科的门大开着,里面一个人都没有。

    何楚耀愕然道,“居然走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