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张见状,急忙劝道,“喵喵,你搞什么飞机?别乱来啊。人家只是来打听自己身世的,不是坏人呀。你这样对待人家,真是太不礼貌了。”

    这只平时贪吃贪睡的小肥猫一下子变作猛虎下山,还真让人无法适应。

    与之相反的是,古尸看见暹罗猫,立刻变得神色慌张、面容惨白。

    古尸和暹罗猫,两相对峙,大眼对小眼,一副一触即发的样子。

    暹罗猫呜呜低鸣着,敏捷地跳到古尸面前的办公桌上,龇出獠牙,一步步靠近古尸的脸,如临大敌一般。

    古尸惊骇地睁大双眼,身子微微后倾。眼下这只穿着警服的肥猫忽然打滚醒来,对着自己发飙,显然不是什么好事。

    果然,暹罗猫喵呜一声,伸出利爪,朝着古尸扑过去。

    古尸大惊,猛地闪过一边。

    暹罗猫见了扑了个空,哪里肯罢休,继续蓄势,等待再扑。只见它小肉球似的身体,蜷曲在一起,背部高高耸起,踮着脚尖,呜呜低鸣着,再次一步步靠近。

    古尸则是神色惶恐地步步后退。

    小张傻站在一旁,不知如何是好。

    正在这时,法医何楚耀急匆匆地走进来,一看见办公室内的情形,不由怔住,奚落道,“唉吆,我说小张呀,全国人民都在忙,整个警局就数你最清闲,你还有心情玩猫,你们这是在唱哪一出啊?老鹰捉小鸡吗?”

    小张气得直翻白眼,正好憋了一肚子的火,立刻回敬道,“何法医,我这忙得都快飞起来了,你没看见啊?现在也不知怎么搞的,这明明是接待室的活儿,也给派到特案组来了,我们特案组已然成了全垒打了,什么都管。现在连搞不清身份信息的活儿都归我们查了,这样下去,我们特案组的人早晚得累死。”

    何楚耀幸灾乐祸地笑笑,“是吗?那你就好好忙吧,不打搅你了。我是来找叶组长的,想问问他关于那个丢了大脑的男尸怎么处理?今天人家家属来电话了,说要把尸体领走火化呢。等他回来,你帮我跟他打个招呼,要是那尸体没用了,就让人家家属赶紧领走,总是放在物证科也不是事儿呀。咱们存放那么些尸体,还费电呢。”

    小张低声道,“知道了。”

    看着何楚耀得意洋洋的背影,小张立刻心生一计,于是叫住他,“哎,我说何法医,我这有一个失忆的事主,对,就是他,他在一个山洞里醒来之后,就发现自己失忆了,想不起自己是谁,不如您带他去查查指纹,验个血或者DNA什么的,既然人家出于信任,投奔咱们警局来了,咱总得让人找着家不是?”

    何楚耀一听,不乐意了,这不诚心给他找活嘛,“唉吆,小张,我这法医干的可都是检验死人的活儿,这大活人不应该归你们警察管吗?”

    冷不丁,王局走了进来,拉着脸问道,“什么死人活人的,你们说什么呢?”

    小张笑道,看来这针今天是扎定了,“王局,是这样的,这位事主失忆,想不起自己是谁,我想请何法医给验个血或者DNA啥,然后在数据库里比对一下,看能不能找到他的亲人。”

    王局点头,“嗯,那小何还推脱个啥,甭管死人活人的,只要进了咱警局,就得负责到底。”

    何楚耀嘟囔道,“王局,我可没推脱啊。”

    王局厉声道,“那还愣着干嘛?你就赶紧带着这个事主去检验吧。”

    何楚耀气得鼻子都歪了,面上只得露出亲切的笑容,朝着古尸道,“行,那就跟我来吧。”

    古尸只得跟在气呼呼的何楚耀身后,出了特案组。

    也是,惯好给别人扎针的何楚耀今儿被扎了,心情是有多郁闷可想而知。

    小张看着何楚耀匆匆离去的背影,噗嗤一下,乐出声来,暗道,“活该!叫你看笑话。”

    王局弯腰抱起暹罗猫,伸出食指在它的小鼻子上刮了一下,“喵喵,今天乖不乖,有没有淘气呀?”

    小张没好气道,“乖极了,刚才差点没把别人的脸给挠破了。”

    暹罗猫不服气地喵呜一声,意思说要你管。

    王局笑道,“是吗?喵喵越来越勇敢了。对了,今天给喵喵喝牛奶了吗?”

    “喝了,它现在都是把牛奶当水喝的。”

    王局走的时候,特意叮嘱,“嗯,记得每天买牛奶给它喝,买蒙牛的别买伊利的。”

    小张立刻露出可爱的笑容,“嗯,记住了,王局,买蒙牛的不买伊利的。”

    王局这才点点头,满意地走了。

    暹罗猫打了个哈欠,卧在办公桌上,继续打呼噜。

    小张气得直跺脚,“这都什么世道啊?人不如猫,真没法弄。”

    那边厢,何楚耀气呼呼地把古尸带到物证科,“你随便坐啊,我这比较乱,也没人给我收拾,你就凑合着吧。”

    古尸一走进物证科,就感受到空气中浓郁的血液的气息,“嗯,这里的血液全都不新鲜了,不可以喝。”

    何楚耀见古尸神色有异,立刻提醒道,“你在东张西望什么?这里的东西全都不许乱碰,丢一样很麻烦的。”

    古尸道,“放心吧,我不会动的。”其实他心里想说的是这里血全都不新鲜了,我才不会喝不新鲜的血液呢。

    “来来来,把手拿上来,把手指对准指纹提取机,不要乱动啊。都说不要乱动了,你怎么搞得?”何楚耀本来不想就不想揽这个活儿,现在无端端加了分外的工作,本来就窝火的,现在这家伙还不配合,手指在机器前面晃来晃去的,一气之下一把抓住他的手。

    可是,就在何楚耀抓住古尸手的一刹那,一下子怔住了。

    “啊?你的手怎么这么凉?”

    古尸也是一惊,立刻缩回了手。

    “天生体温低吧。”

    古尸的胡乱解释自然不能令何楚耀心安。

    何楚耀紧盯着古尸红润的脸和嘴唇,不禁咋舌,暗道,这人看上去气色很好,为什么手摸上去像是死人手呢?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