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小桑从浴室出来,发现红袍怪人还傻站在原地,急忙上去招呼他,“喂,拜托你不要总是站在这里,有沙发和椅子,你可以坐下,对了,你要不要洗澡啊?”

    古尸摇摇头。

    骆小桑无奈地叹口气,打开冰箱,拿出两个奶油面包和两瓶牛奶,放在茶几上。

    “那过来吃早餐吧。”

    古尸道,“不用,我不饿,我昨晚喝了很多的……”说到这里,他立刻顿住。是啊,总不能说自己喝了很多的鲜血吧。

    没想到,正在吃面包的骆小桑全然没在意他说了什么,而是接口道,“哦,喝了很多水是吗?你不是直接喝的自来水吧,喝生水是要拉肚子的。来,既然你不饿,就把这瓶牛奶喝了吧。牛奶解渴又解饱,还滋养皮肤。”

    古尸接过牛奶,只是闻了一下,就恶心得差点呕出来。

    骆小桑看他的样子,不由地呆住,“啊?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古尸皱眉道,“我不能喝这东西。”

    骆小桑凑近瓶口,闻了闻味道,又仔细看看奶瓶上标签,“嗯?没有过期呀,你怎么这么大反应。”

    古尸不做声,寂然走向窗边,望着楼下来来往往的车辆,此时,天已大亮,街上人来人来,车水马龙,好不热闹。

    骆小桑叹气,“真是个怪人啊。”

    这时,扔在沙发上的手机响了。

    骆小桑拿起手机一看,电话是助理小吴打来的,立刻按了接听键。

    “小桑哥,您到哪儿了?还有三十分钟就是您的戏了。”

    “我昨晚睡过了,刚吃完早饭,马上出发,还要送一个朋友,估计一个小时以后到,你跟导演打个招呼,让他先拍别人的戏。”

    “送朋友?什么朋友啊,小桑哥,可别说我没提醒过您,现在是您的事业上升期,千万别闹出什么绯闻,因小失大呀。”

    “放心吧,不是女的,是男的。”

    “男的也要注意啊,现在那些娱记的嘴巴毒着呢。”

    “小吴,你想多了,不是你想的那样。他是个怪人,不吃不喝不睡觉。”

    “啊?不吃不喝不睡觉?那你有没有睡觉呢?”

    “我当然有啦,好了,不说了,我得赶紧送他去警局。再说下去,更耽误时间了。”

    骆小桑急匆匆挂了电话,立刻回卧室换衣服,然后拉着仍旧呆立在窗边的古尸直奔停车场。

    之后,骆小桑把古尸送到朝阳警局接待处,并把自己的手机号码和地址留给他,“就这样了,如果你找不到地方住,就回我家好了。好了,我得赶紧走了,再见,祝你好运。”

    警局接待处的小陈跟古尸聊了半天,还是一问三不知,半个小时之后,小陈的耐心终于耗尽,于是他带着古尸来到特案组。

    此时,叶天和庄梦蝶已经赶往嘉信大厦,办公室里只剩下小张和暹罗猫,小张在发牢骚,暹罗猫在打呼噜。

    小陈带着古尸门都没敲,就直接闯进来了。

    “喏,小张,给你派个艰巨任务。问问这个红袍哥哥是什么来历?”

    “你们这些家伙,没事就硬把各种疑难杂症都推给我们特案组,当我们好欺负是吧?”

    小陈不服气地顶嘴,“谁叫你们特案组的工资比我们高百分之三十呢,有句话叫多拿钱多受累。王局有令,说各组解决不了的问题,全都放在特案组集中解决。”然后他朝着古尸道,“有问题就尽管问他,他姓张,叫他张警官就好了。”

    古尸道,“嗯,谢谢你。”

    小陈点点头,出去了。

    小张只好打起精神,“姓名,年龄,身份证。”

    古尸怔怔地道,“我就是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才来这里的,还有啊,什么是身份证?”

    小张哭笑不得。

    躲在门外偷听的小陈噗嗤一声,差点乐出声来,捂着嘴跑开了。

    小张叹口气,咳咳两声,“那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呢?”

    古尸只好努力回忆,“哦,我一觉醒来之后,就发现自己在一个山洞里,跟着我就飞……”

    小张一拍桌子,皱眉道,“简单叙述,说重点,不用面面俱到,照你这样讲法,我们警局每天忙都忙不过来了,这里是警局不是居委会,说重点!”

    古尸尴尬地笑笑,咳咳两声,“我就到了一个酒吧,看见酒吧里有个人很眼熟,我就跟他回了家,过了一晚,他就把我送到了这里。”

    “那个山洞叫什么名字?是什么山的山洞?”

    “我不知道。”

    “酒吧名字。”

    “炫色酒吧。”

    “带你回家过夜的人叫什么名字?”

    “骆小桑。”

    “是那个影视明星骆小桑吗?”

    “好像是吧,昨晚他们在炫色酒吧搞新片发布会,叫什么恶魔校草,他还唱歌来着。当时酒吧里还有好多人,很热闹。”

    “你小子运气不错嘛,竟然跑到大明星家里住了一晚。”

    古尸茫然道,“什么是大明星?”

    小张呆住,咳咳两声以做掩饰,“你为什么觉得骆小桑很眼熟?”

    “不知道,不过我觉得我之前肯定认识他。”

    “你把看着骆小桑眼熟的事跟他本人说了吗?”

    “说了,我以为他能记起我,结果他说他根本就不认识我。”

    “那个山洞里都有什么东西,你还能记起来吗?”

    “有一张很大的石床,在我醒来以前,我好像一直睡在那张石床上面。”

    “看来你醒来之后就一直处于失忆状态了?”

    “是的,我不知道自己是谁?年纪多大?家住哪里?以及我为什么会在那个山洞里,我全都不记得了。而且我的身体也跟正常人有所不同。”所谓不同,当然是正常人需要吃很多食物补充养分,而他只需要鲜血,当然这话他不能说出来。

    小张只得皱着眉把他们之间的对话一一记录下来。

    正在这时,一直卧在办公桌打呼噜的暹罗猫醒了,暹罗猫睁开眼睛,一骨碌爬起来伸了个懒腰,忽然,它吸着鼻子嗅来嗅去,神情变得十分警觉,然后,它怒视着古尸,俯下身子,嘴里发出呜呜的低鸣声,龇出獠牙,一副准备进攻的架势。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