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球得势哪肯放它走,紧追红绫继续厮缠,终于,红绫耐受不住火球的炙烤,轰地一声,着起火来。

    只眨眼间,七尺长的红绫烧个罄尽。

    法师气得大吼,“乾坤圈被这家伙捏成金疙瘩,混天绫也被他烧了,是可忍孰不可忍。揍他!继续揍他!”

    三头婴儿三颗脑袋齐声道,“九龙神火罩。”

    话音刚落,就见一个罩子朝着古尸兜头罩下。

    罩内腾腾焰起,烈烈火生,有九条火龙盘绕。放出三昧真火。

    那古尸不及躲避,竟然被罩在其中。

    就听见古尸在罩中喊,“放我出来,放我出来呀,这罩子里太热了,我快被烤熟了。”更兼以人影在罩子中猛烈撞击,惨叫声不绝于耳。

    三头婴儿拍着巴掌道,“罩住了,这下他跑不了了。”

    法师冷笑道,“那妖孽,你且在里面好好享受三昧真火灼烧的滋味吧。”

    法师和三头婴儿正自高兴,却听见身后有人哈哈大笑,猛地回头一看,不觉惊出一头冷汗来。

    只见身后那人生的明眸皓齿、面容英俊,穿一红袍,可不就是刚才与自己斗法的家伙吗?

    可是再看看那九龙神火罩,罩中依旧有一条人影在哭泣挣扎。

    如果眼前的这个就是那古尸,那此刻罩中烧的又是谁?

    法师和三头婴儿面面相觑。

    古尸哈哈大笑,“这点小小的障眼法你们都看不出吗?刚才那小鬼把罩子丢过来的时候,我把自己跟一把椅子换了一下。”

    法师怔住,“你是说我们现在正在烧的只是一把椅子?”

    古尸点头,“不信的话,你们自己打开罩子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法师和三头婴儿满腹狐疑地对视了一下,法师道,“打开看看。”

    三头婴儿打开神火罩,果然看见一把烧得焦黑的椅子,令人心悸的是,那把焦黑的椅子还在不断地发出惨叫、呻吟、哭泣,不断地求饶。如果不是亲眼看见,谁也不敢相信这凄厉的惨呼竟然是一把椅子发出的。

    法师看得脊背发凉,不由地骂道,“这都是什么邪门东西?”说罢,比出剑指,念咒。

    随着咒语声响起,那把椅子终于安静下来,不再发出任何声音了。

    古尸哈哈大笑,“其实你这个九龙神火罩对我根本没用。”说罢,大刺刺走上前,撩起袍子,一泡黄尿全都浇在神火罩上。

    噗地一声,刚才还烈火熊熊的神火罩竟然被浇灭了。

    一股尿骚味在屋内弥漫开来。

    古尸笑道,“这劳什子神火罩,当个夜壶都不合格。”

    法师怒道,“你简直就是个混蛋!居然把我的神火罩当夜壶?”

    古尸道,“混天绫、乾坤圈和九龙神火罩,样样都是好宝贝,可是好宝贝也分在什么人手里,在哪吒手里的确是战无不胜的神器,可是在一个小鬼手里,那就只能沦为搞笑的存在了。至少对于我来说,就是这样。”

    法师绝望地大吼,“我不信,我不信今天赢不了你。继续揍他!”

    三头婴儿道,“我还有法子没使完呢。”

    古尸大笑,“有什么法子尽管使出来吧,我还能怕了你这个小鬼不成?”

    三头婴儿遂朗声道,“一化万千之法。”

    眨眼间,三头婴儿手里仅存的火尖枪、斩妖剑、金砖和阴阳剑立刻变成千万件,这千万件兵器全都悬在半空,矛头齐刷刷直指古尸,似乎只等一声令下,便立马将古尸碎尸万段。

    法师得意地道,“这下看你还能怎么办?”

    古尸见状,哈哈大笑,“这点雕虫小技可难不住我。你以为就你们能玩请神上身的把戏吗?告诉你们吧,我也会。你们请哪吒,我就请青牛精。”

    说话间,古尸已经变了模样,原本帅绝五台山的美男不见了,出现在法师和三头婴儿眼前的乃是一个面容丑陋、满嘴獠牙,头顶上长着一只独角的魔王。

    艾玛,还真是青牛精上身了。

    三头婴儿道,“怕他作甚?他只请得一个丑八怪,咱们可是有兵器千万件,这丑八怪再厉害,可抵得过千万件兵器吗?”

    法师一见,立刻慌了神,“你懂个屁,西游记里写得明白,当年哪吒挑战青牛精,结果是大败而归呀。”

    三头婴儿也傻眼了,“那咱们可怎么办好啊?”

    那青牛精上身的古尸哈哈大笑,“什么也别办,等死!”说罢,从袖中取出一个亮灼灼白森森的圈子来,望空抛起,叫声,“着!”

    法师一见那圈子,立刻脸色发白,大呼一声,“糟了,是金刚琢啊。”

    呼啦一声,原本悬在半空的万千兵器只剩得四件火尖枪、斩妖剑、金砖和阴阳剑。

    随后,就听见嗖嗖嗖嗖四声响,这四件宝贝全都被那圈子给套去了。

    三头婴儿惨叫一声,“完蛋了,咱们的宝贝全都没了。”说罢,不等法师号令,便化作一股白烟,遁入水晶盒中的干瘪黧黑的小婴儿身上。

    法师见大势已去,立刻念咒将自己的魂魄收回。

    此时,只剩下古尸独自站在屋内,他面色阴沉地走到橱柜边,看着水晶盒中的小婴儿笑道,“那个邪道法师跑了,你可跑不了。”说罢,从他眼中射出一股电磁波。

    电磁波击中小婴儿,小婴儿干瘪的身子立刻跟过电似的,剧烈摇摆,并发出不断凄惨的叫声。

    片刻之后,水晶盒中的小婴儿干瘪的身体化作一滩粘稠的黑色液体。

    屋内弥漫着一股刺鼻的臭味。

    古尸吸了吸鼻子,皱眉道,“你真是太臭了,早知道把你挪到屋外再杀你,这样至少不会把屋子搞臭。”说罢,他走到窗边,呼吸了口新鲜空气。

    这时,他才发现,折腾了一整晚,天已经快亮了,东方泛出鱼肚白,美丽的朝霞映得天空五颜六色的,好看极了。

    古尸站在窗边,不自觉地回头看了眼仍旧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的骆小桑,无奈地摇摇头,“这个人真是太能睡了,昨晚那么吵,他居然能一直睡到现在。”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