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尸心满意足地揣着两个血包飞回骆小桑家里,依旧从开着的窗户飞了进来。

    可是他还没站稳,就发现屋里多了个白白胖胖的小娃娃。

    那小娃娃长的眉清目秀,穿着大红肚兜,肉呼呼的胳膊腿嫩得像耦,此刻正撅着个大白屁股,趴在橱柜上享受香火,一看见古尸立刻瞪圆了双眼,呲出獠牙,原本肉呼呼的小手也长出长指甲来,面目狰狞,形容可怖。

    古尸看了眼放在橱柜上的水晶盒,水晶盒里那个肤色黧黑的小婴儿还在,立刻哈哈大笑,“哦,我知道你是谁了?你怎么不乖,自己跑出来了?你不是应该乖乖待在水晶盒里吗?”

    “血!给我血!”

    小娃娃嗷嗷叫着,朝古尸扑过来。

    古尸见小娃娃来势凶猛,急忙闪过一旁。

    小娃娃扑了个空,啪地一声摔在地上,跌个狗啃泥,不过他并没像正常小孩那样坐在地上哇哇大哭,而是打了个滚,一骨碌爬起来,怒视着古尸,咆哮一声。

    古尸笑道,“真抱歉,是不是很疼啊,瞅你这细皮嫩肉的,摔得我都心疼啊。”

    小娃娃伸出一只肉呼呼的小手,怒吼道,“少废话,把血给我!我快饿死了。”

    古尸道,“看你饿成这样,一定是你的主人昨晚太累,忘记喂你了。你也莫怪他,他实在是太忙了,无暇顾及你了。喏,你看看他,刚吃完三明治,连澡都没来得及洗,就倒在沙发上呼呼大睡,真是辛苦啊。”

    此刻,骆小桑正仰躺在沙发上打呼噜,困到极致的他好容易得空躺下,可不倒下就着了。这会子,估摸着就算是天塌下来,他也听不见。

    小娃娃腾地站起身来,走到古尸面前,咆哮道,“别说这么多废话了,我要血,就说给不给吧?”

    古尸忍俊不禁,话里满是戏谑的味道,“给的话,怎么样?不给的话,又怎么样?”

    小娃娃呲牙狞笑一下,“不给的话,就给我乖乖滚蛋,这里是我的地盘。”

    “哎呦,这些血可是我跑到旁边的医院辛辛苦苦偷来的,我还要留着自己喝呢。我可是你主人的客人,你没权利赶我走。”

    小娃娃冷哼一声,腾起身来,举起双爪,朝着古尸扑去。

    古尸只顾着说话,竟然被小娃娃抓了个正着,小娃娃张大嘴巴,露出獠牙,朝着古尸的脖子死命咬去,口中喊道,“把你刚才吸的血全给我吐出来。”

    古尸一把捏住小娃娃的下巴颏,把他拎了起来,冷笑道,“小毛崽子,你这点道行,还想欺负我,不是找死吗?”说罢,他手上加力,只听见嘎吱一声,小娃娃的下颌骨给捏碎了。

    小娃娃受疼不过,哇哇大哭。

    古尸冷笑,“你这刁蛮小娃娃,原本就是别人放在这里加害你的主人的,现在就让我做件好事,替他消灾解难吧。”

    一股电磁波从古尸眼中射出,小娃娃惨叫一声,化作一团白烟,那白烟迅速飘向橱柜,遁入橱柜上的水晶盒里。

    眨眼间,白烟全部涌进水晶盒中的小婴儿身上,消失了。

    古尸见状,大笑,“打不过我,逃回真身,藏起来了。”

    那干瘪黧黑的小婴儿身体一震,哇哇大哭起来,“大爷,饶命啊,我本是一只道行浅薄的小鬼而已,今天不长眼,冲撞了大爷,还望大爷饶命啊。主人每晚回家都会喂完我再睡觉的,今天他居然忘记喂我,刚才实在是饿极了,才跑出来跟大爷要吃的。都怪我有眼不识泰山,望大爷饶命啊。”

    古尸摇头,“不行,你这祸害,再继续留在主人身边,主人早晚会遭横祸而死。”

    “不要啊,求大爷高抬贵手,不要杀我呀。我本是个未出世的可怜娃娃,只剩下一缕精魄在阳间,你要是杀了我,我就魂飞魄散,永不超生了呀。”小婴儿哭得无比凄惨。

    古尸态度坚决,“不行,祸害不可留,没得商量。”

    于是乎,古尸和黧黑干瘪的小婴儿,一个训斥,一个哇哇大哭,这画风说不出诡异。

    与此同时,这栋大厦的另一个房间。

    一个身穿暗紫色法袍的法师正席地而坐,闭目养神,那法师长得面目可憎,其丑无比,一头花白的长发垂至腰间,乍一看,恍如地狱中摇铃的恶鬼。

    小婴儿的哭声传进他的耳朵里,他猛地睁开双眼,射出两道凶光,“糟了,有人动了那个古曼童。”

    他比出剑指,继续凝神静听,小婴儿的哭声一声惨似一声,“看来古曼童有危险。”说罢,他从袖中摸出一张符,咬破中指,将血滴在符上,然后念起咒语,那符噗地一声着了火,法师得意地哈哈大笑,“看你再来!”

    那边厢,刚才还哇哇哭喊的古曼童立刻跟打了鸡血似的,止住哭,之前的那个白白胖胖的小娃娃再次从黧黑干瘪的古曼童身上跳将出来。

    “来呀,再来呀。”小娃娃呲着獠牙,看上去凶狠异常。

    古尸哈哈大笑,“哦,看来你的后台老板出手了,没关系,叫他尽管出手,我正好连你俩一起收拾了。”说罢,古尸朝着小娃娃吹了一口气。

    小娃娃身后立刻现出一个淡淡的人影,那人影长的丑似钟馗,一头长发半遮着一双露出凶光的歹毒眼睛。可不就是那个法师吗?

    古尸冷笑,“堂堂一个法师,竟然附身在灵体上跟我打架,不觉得有失颜面吗?”

    法师笑道,“所谓兵不厌诈,只要能打赢你就行,至于用什么方法,并不重要吧。”

    古尸道,“还想打赢我?说得你好像很有把握似的。不过,你一个学道之人,竟然把这小鬼丢在别人家里害人,似乎不符合道义呀。”

    法师冷笑,“道义?多少钱一斤啊?现在是金钱社会,我也是拿人钱财替人做事。不废话了,接招吧。红孩儿上身!”

    那小娃娃跟遭了电击似的,身子猛地一震,手里无端端地便多了一杆丈八火尖枪,像模像样地耍了起来。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