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桌上,三个刚刚出狱的盗贼正在举杯庆祝自己获得自由。

    三个盗贼在狱中相识,因为臭味相投,又全都是好吃懒做之徒,平日里喜欢弄些顺手牵羊鸡鸣狗盗的事,于是就结拜了兄弟。

    他们中年纪最大的叫王星,老二叫马军,最小的叫李强。

    老大王星才刚满二十三岁,别看三人年纪不大,可是在盗贼行业里已浸淫多年,王星十三岁就开始在大街上顺钱包了,马军和李强是十五岁下海,开始自己的盗窃人生。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一次严打活动下来,三人先后落网。

    李强咂了一口老白干,辣得直眨眼皮子,“自由好是好,可是接下来咱们哥仨吃什么?有了犯罪记录,找工作肯定没人要。”

    老二马军哈哈大笑,“干咱这行的还用找工作吗?满街都是鼓鼓囊囊的荷包,随便顺一个,也够吃半个月。”

    李强皱眉道,“那不是又走老路去了,咱们不是跟管教发誓再也不做偷鸡摸狗的事情了吗?说实话,我真的打算洗手不干了,我想找份踏实工作好好干,再娶个老婆,生个胖儿子。”

    马军冷笑,“找工作?有不良记录,谁用你?娶老婆就更不要想了,现在的女人这么现实,你没车没房没钱,谁嫁给你?依我看,你还是别做白日梦。”

    老大王星拍拍自己的背包,“你俩别吵吵了,关于未来的生活,我早就计划好了。”

    李强和马军怔住,“大哥,你有什么好主意?”

    王星打开背包,取出一样工具来,放在桌子上。

    李强和马军一见那工具傻眼了,“折叠洛阳铲?”

    “对,从今往后,咱们不去干那偷偷摸摸的事了,现在满街都是监控探头,一出手就被抓,咱们去盗墓,干一票大的。”

    马军苦笑,“大哥,我瞅你是在号子里关了二年,人都关傻了,那盗墓的事能是咱们做得了?不是在号子里看了几本盗墓笔记就能做得来的。”

    李强也道,“是啊,话说那些古墓的具体位置咱也不知道在哪,有好地儿早被那些摸金校尉给盯上了,还等咱们去挖?”

    “你们懂个屁,现在就有一个现成的地方,就看你们敢去不敢去。”

    “哪儿呀?”

    “保慧山那个封禁着古尸的山洞。”

    听见这话,李强和马军登时吓得面无人色。

    “啊?那地方不是被封印了吗?依我看,咱们还是别去触霉头。”

    “这年头撑死胆大饿死胆小的,就因为那里没人敢去,咱们才应该去看看,我估摸着那古尸身上怎么也有些宝贝。只要弄着一样值钱的,就够咱们哥仨下辈子吃喝了。”

    王星的话果然引得老二老三动心了,“可是那地方有结界,咱们不懂法术,根本进不去啊。”

    “结界算个屁!结界只是封了洞口而已,咱们不从洞口进不就得了?”

    “那咱们从哪里进去?”

    王星举着洛阳铲得意地道,“你俩脑子真笨,咱们不会挖个地洞,从地底下挖通一条隧道,再从隧道钻进去,不就得了?”

    李强道,“哎呀,还是老大聪明,我们咋就没想到呢?”

    马军此时已是迫不及待,“那咱们什么时候去?”

    “就今晚吧,月亮大,看得清楚。”

    三个盗贼越说越兴奋,当下把酒钱往饭桌上一扔,摇摇晃晃地出了门。

    今晚的月亮格外亮,王星开着面包车,带着自己的两个兄弟,很快就找到那个山洞,因为之前来踩过点。

    三人年轻力壮,借着酒劲,叮叮当当地挖了起来。

    敲碎脚下的岩石之后,露出下面黝黑的泥土。

    王星笑道,“看,这是座泥土山,不是石头山,应该很好挖的。”

    三人大笑着扒开碎石,开始挖隧道,老大老二在前面挖,老三负责把泥土运出坑外,情况顺利得出人意料,不大的工夫,就挖出十几米去。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恼人的情况出现了。

    再挖就是坚硬的岩石了,而且这岩石出奇的硬,用铲铲不动。

    三人轮波铲了半天,只看见铁铲跟岩石撞击迸射出的点点火星,就是不见铲掉一块岩石。如此折腾半天之后,铲子打卷,三人累得瘫倒在地。

    老二老三立刻泄了气,齐声道,“大哥,这山洞挖不通的,咱们还是放弃算了。”

    老大阴沉着脸,用手电仔细照着那些岩石,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老二老三,咱们真是太傻了,这么硬的石头,铲子哪里铲得动,这得用凿子和斧子才行啊。去,去车里把凿子和斧子拿来。”

    老三应声,回车里,拿了斧子和凿子来。

    老大老二,一个拿着斧子劈,一个拿着凿子凿。

    当当当嘭嘭嘭

    果然,坚硬的岩壁禁不住斧子和凿子的敲砸,纷纷碎裂。

    “老大英明,老大英明呀。”

    老二老三佩服得五体投地。

    就这样,又挖了好一会儿,老大一斧子劈过去,就听见嘭地一声响,只见碎石飞溅,头顶蓦然出现一个碗口大的洞。

    看见那个洞口,三兄弟兴奋地抱做一团,“挖通了!发财了!”

    洞口透出的光亮让他们很不安,而且洞里的光线明显亮过了他们的手电筒。

    老三道,“二位哥哥,可是这洞里为什么有光线呢?”

    片刻之后,老大低声道,“也许是长明灯吧,很多古墓里都点着长明灯,这不稀奇。来,咱们继续挖。”

    “长明灯能有这么亮吗?”

    “废话,据说古墓里的长明灯都是人油做的,所以特亮。”

    “吓,人油?这么瘆人啊。”

    “具体我也不知道,反正长明灯的灯油成分很诡异就是了,你想一盏点了几百年上千年还不灭的灯总有点邪性不是。”

    三人继续当当嘭嘭了一阵,终于把那个洞口凿开了,大小应该能容一人通过。

    性急的老二趴住洞口就要往上爬,被老大制止了。

    老大从背包里拿出一支蜡烛点着了,放在洞口试了一会儿。

    蜡烛没灭,老大点头,“嗯,洞里氧气充足,咱们可以进去。”

    老二老三忍俊不禁,“老大,这盗墓的书没白看,还鬼吹灯呢。”

    老大冷笑着,趴住洞口,噌地一下子窜进洞里。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