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兽看着众人一脸怒气地望着它,自知必死无疑,立刻又扮可怜状,哽咽道,“不要杀我了呀,我本是人间一栋不起眼的大厦,都怪那刑天的超强再生能力的细胞使得我成为一栋有了自我意识的异形生物,我本善良啊,吃人神马的根本不是我本意。”

    怪兽四爪伏地,哭得痛不欲生。瞅它那可怜兮兮的模样,就好像它不是凶手而是被害人。它见众人全都迷茫地望着它,哭得更带劲了。

    “现在我倒宁愿回到最初的模样,每天矗立在地面上,虽然整栋大厦墙皮脱落,设施老旧,可是我甘愿为人类提供避风挡雨的场所,履行我作为房屋的义务。”

    叶天道,“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你变成异形生物之后,已经吞噬了几十名无辜市民,你必须对此付出代价。”

    庄梦蝶道,“是啊,人死不能复生,那几十条人命,你必须有个交代。”

    特警们齐声道,“这种怪物,跟它解释得着吗?不杀它,它肯定继续吃人。”

    我们几个小伙伴也一起训斥它,“你觉得自己冤枉,那被吃掉人不是更冤吗?”

    怪兽哭道,“不!我发誓今后绝不再吃人了,就请宽恕我的罪过。把我恢复到之前的样子吧,我宁愿做一栋老旧的大厦继续为人类服务。”说罢,继续嚎啕大哭。

    众人面面相觑。

    李元泰皱眉道,“可是这栋大厦已经变异,根本无法回到最初了。再强大的法术也无法改变分子的结构呀。”

    我们几个小伙伴齐声道,“咱们不能被这怪兽忽悠了,它现在知道自己要死了,才哭哭啼啼的装可怜,如果放了它,它肯定还得害人。说什么回到最初,根本就是屁话。”

    李元泰点头,朗声道,“那怪兽,你变成现在的模样,不管是不是出于自愿,可是你害得几十人丢了性命乃是事实。而且你要求再恢复原样,继续为人类服务,这想法是好的。只可惜根本实现不了,所以,你只能是接受惩罚,为你所做的一切错事付出代价。”说罢,比出剑指,正待念咒。

    忽然听见一阵仙乐飘来,我们还没反应过来,就见空中祥云朵朵,瑞霭千条,一个面容端庄的贵妇人矗立云端,那妇人身穿绣金丝黄袍,满头珠翠,环佩叮当,看上去高贵无比。一群身着白衣的仙女像小鸟般的围绕着贵妇人飞来飞去,吹吹打打的,好不热闹。

    这贵妇人前呼后拥的,气派非凡。

    在那贵妇人身边站着个无头的大力士,那人生得异常魁梧高大,尽管没有头,左手盾牌右手斧子,照旧看上去威风凛凛,原本是****的地方长着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原本是肚脐的地方长着一张嘴。

    我一看这俩人,立刻傻眼了。

    艾玛,这不是王母娘娘和刑天吗?

    他俩来这里干嘛?

    前面带路的仙女道,“就是这里了,快停下。”

    什么情况?难不成是专门来找我们的吗?

    王母娘娘按住云头,打了手势,吹奏乐曲的仙女们立刻停住。

    那带路的仙女道,“小道士,今天恰逢娘娘心情好,前往百花园赏花,你们因何事责罚这怪兽,以致于它哭声震九天,惹得娘娘无法安心赏花。”

    李元泰只得把嘉信大厦被刑天的细胞感染后发生异变,整栋大厦成了异形生物,吞噬了几十人的事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

    看来是我们这帮凡人抓住怪兽,怪兽的哭声打搅了王母娘娘赏花的兴致,所有人家特意下来兴师问罪来了。

    王母娘娘轻声喝道,“那小道士,这怪兽既然已经诚心悔过,你又何苦坏它性命?”

    李元泰急忙上前作揖道,“启禀娘娘,怪兽虽然诚心悔过,可是此类庞然大物人间根本无处安放,再加上之前它作恶伤人,不杀它不足以平民愤呀。”

    王母娘娘道,“天下万物只要能修炼成精怪,都有一份不易,你这就坏了它的性命,未免有些可惜。”

    李元泰皱眉道,“不知娘娘的意思是?”

    王母娘娘咳咳两声,“此怪兽身躯如此庞大,在人间也无处安放,不如我将它带走,做个看守蟠桃园的小吏。”

    我低声道,“打了半天的官腔,合着是来要人的。这特喵的蟠桃园就这么缺人手,跑这儿挖墙脚来了。”

    高鹏赶紧嘘了一声,示意我别乱说话。

    李元泰立刻念咒收了符狱,叹气道,“那怪兽,还不谢过娘娘不杀之恩。”

    看来,王母娘娘张嘴,李元泰也只能放人。

    怪兽大喜,当即四爪伏地,泪如雨下,磕头如捣蒜,“多谢娘娘救命之恩。”

    王母娘娘笑道,“小道士,任何精怪之所以能修炼成精,除了自身努力之外,先天的机缘也必不可少,这怪兽乃是借着刑天的细胞才发生异变,成了精怪。看来它与刑天也是有些缘分的。不如就将它交给刑天管理,今后跟刑天一起看守蟠桃园好了。”

    刑天道,“娘娘请放心,今后,这怪兽就交给我了。它要是有任何差错,唯我是问。”

    王母娘娘颔首。

    刑天拿斧子指着怪兽,喝道,“那孽畜还不上来,还在等什么?”

    那怪兽方才仰天长啸,就地打滚,上了云头,乖乖伏在刑天脚边。

    不一刻,仙乐声再起,一行人吹吹打打的在空中渐行渐远,最后消失不见了。

    直至空中的人影完全消失,众人才回过神来。

    昔日巍峨高耸的嘉信大厦消失了,地面上只剩下偌大一个天坑,不禁令人感慨万千。

    叶天咳咳两声,“算了,就这样吧。怪兽被王母娘娘收服,整件事到此为止,也算是圆满结束了。”

    李元泰道,“不,这件事远没有结束呢。”

    众人听了,全都怔住。

    李元泰道,“下一步,咱们得赶紧找到虚无子,还不知他把周克杰的身体弄到哪里去了呢?”

    我加了一句,“不光是周克杰的身体丢了,还有那偷脑的事也得查清楚啊。”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