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韦博和艾莲两个吼的吼,哭的哭,我们全都看傻眼了。

    由于齐韦博手里有枪,特警们也不敢轻举妄动。

    一时间,双方僵持在那里,气氛格外紧张。

    正在这时,大厦里忽然传出奇怪的声音。

    呼隆呼隆噗叽噗叽

    营养……营养……营养……营养……

    一听见那声音,站在人群中的张大爷和小陈立刻扯开喉咙喊道,“齐董事长,快跑啊!是那东西来了。”

    现在离着大厦最近的就是齐韦博和艾莲,这怪声他自然是听见了,他不自觉回头看了眼空无一人的大厦,不知怎的,只觉得一股阴寒之气直扑面门而来,被那股子寒气骚过之后,齐韦博不觉浑身颤抖,毕竟这大厦已经死过不少人了。

    艾莲哭道,“齐董事长,真的有怪声,我听见了。”

    齐韦博心里也怕,嘴上仍旧虚张声势地吼道,“闭嘴。”

    张大爷和小陈见齐韦博仍旧站在原地,着了慌,“齐董事长,快跑啊,那东西已经吃了大厦内的好几十人了。你们站那儿太危险,危险呀!”

    叶天吼道,“齐韦博,我命令你赶紧跑过来,否则被大厦吞了别说我没警告过你。”

    齐韦博冷笑,“你个臭警察,想把我骗过去,再趁机把我控制住,然后你们好把这栋大厦给炸毁,对不对?我不是三岁小孩,没那么容易上当。”

    叶天听了哭笑不得,“齐韦博,你现在真的脑瓜不正常了,都死到临头,还说什么我骗你,行,你要是有种就一直站那儿别动。”

    庄梦蝶着急道,“叶天,行了,你别刺激他。”

    话音刚落,就见大厦的墙壁上凹陷进去一大块,形状就像是一张巨大的嘴巴。

    众人齐声惊呼,“糟了,嘴巴,嘴巴又出来了呀,这栋大厦又要吃人了。”

    齐韦博闻声回头一看,果然看见身后的墙壁上,一张巨口正不怀好意地睥睨着他。

    齐韦博原本就是个文弱儒雅之人,哪里见过这阵势,这一发现,惊得他妈呀一声尖叫,拔脚就跑。

    可是哪里还跑得掉,一股强大的力量瞬间从墙上那张大嘴里涌出来,把他和艾莲全都吸进墙里。

    可怜艾莲眼前一黑,再睁眼一看,人已经在墙里了。

    “救命啦!救命啦!”艾莲拼命大喊。

    他俩的身子已经被吸进墙里,可是双手和头还在外面,于是他们抓紧墙面,拼命往外爬。可是双脚和身体就像是被黏在一个软呼呼的东西里面似的,根本动弹不得。

    “快啊,救救我们!”齐韦博像是瞬间清醒,扯开喉咙大喊。

    那奇怪的声音还在继续。

    呼隆呼隆噗叽噗叽

    营养……营养……营养……营养……

    齐韦博和艾莲就感到自己的身体如同陷入沼泽般的越陷越深,墙壁里面浓郁的腐臭味不断地涌进他们的鼻腔,呛得他俩眼泪直流,不断地咳嗽。

    眨眼的工夫,他们的身体已经被墙壁没至脖子,只剩下脑袋和双手露在墙外了。

    张大爷急得直跺脚,“糟了,齐董事长要被大厦给吞了。叶组长,您赶紧给想想办法。”

    叶天皱眉道,“立刻开枪!注意别伤着齐韦博和艾莲。”

    砰砰砰!

    特警们举起枪,对准大厦的外墙一通射击。

    陷进墙里的齐韦博和艾莲吓得用手捂住眼睛,不断地尖叫。

    硝烟散去,墙壁上满是弹孔。

    齐韦博和艾莲惊魂未定,齐声道,“救我们!快救我们啊!”

    可是,噗噗噗一通响之后,那些弹孔迅速愈合了。

    整个墙壁完好无损,光洁如新。

    之前在大厦电梯前等公司职员的那几个特警道,“看!弹孔自己愈合了,跟我们之前所见一模一样,这东西不怕子弹的,枪打它没用的。”

    叶天傻眼了。

    齐韦博听见特警们的话,心里更加害怕,大吼道,“你们这些蠢货警察,赶紧想办法救我们出去。你们就会白拿国家的工资,连救个人都救不了。”

    特警们齐声道“你吵什么?你能到现在这一步,全怪你自己不好,我们努力劝说你半天,你不听,偏要自己站在大厦跟前,现在你知道这栋大厦的可怕之处了吧?你现在是咎由自取。”

    艾莲哭道,“齐董事长,你真是疯了,死了还要拉我垫背。早知道,我不过去劝你了呢。就让这栋大厦活活吞了你。”

    齐韦博声嘶力竭地吼道,“够了,你们别再说了,我的脑袋快要炸了。这栋大厦你们想炸就炸吧,我再也不管了。可是现在你们得赶紧把我们从这里救出去呀。”

    说话间,墙壁再次发力,把他们二人往里扯,现在齐韦博只露出鼻孔和嘴巴在外面,而艾莲已经被墙壁彻底吞没了。

    小陈禁不住大喊,“糟了,艾莲小姐她已经被墙壁吃掉了。齐董事长,你把艾莲小姐给害死了。”

    张大爷落泪道,“艾莲小姐还这么年轻呢,她实在是太可怜了。”

    形势已是万分危急,李元泰从袖中摸出一张符,右手剑指,口中念咒。

    噗地一声,符直接贴在墙壁上。

    轰地一声巨响,整栋大厦摇晃了一下,发出愤怒的咆哮。

    在大厦摇晃的同时,我感到脚下的土地在震颤。

    尼玛,我听清了,那咆哮声吓得我一个激灵,那绝逼是野兽的吼声啊,令我想起了狮子老虎一类猛兽的声音。

    一栋大厦竟然发出猛兽的咆哮声,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随之而来的是,一股皮肉烧焦的味道。

    擦,这墙壁遇符竟然发出蛋白质烧糊的味道?

    难不成整栋大厦已经成了一只巨型猛兽吗?

    我瞪大眼睛仔细观察那面墙壁。

    片刻之后,两颗脑袋从墙壁中冒了出来,这俩脑袋一冒出来就立刻咳嗽,齐声道,“熏死了,呛死了。”

    一看这俩脑袋,大伙儿乐了,不用说,一个是齐韦博,一个是艾莲,既然都能咳嗽,就说明还活着。

    特警们齐声问道,“你俩怎么样了?还活着吗?”

    齐韦博和艾莲道,“还活着呢,我们都活着。”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