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乔娜和跑车消失,叶天和庄梦蝶才松了口气。

    叶天道,“小道士,咱们现在可以引爆大厦了吧?”

    李元泰点头,“可以了,现在大厦内已经空无一人了,不光没有活人,就连困在大厦里的所有魂魄也全都去地府投胎了。”

    这时,几位特警跑过来向叶天汇报大厦附近的清场结果。

    “叶组长,周边的居民已经在我们的劝说下纷纷撤离,道路也被封锁。目前,这附近已经没有居民和行人了。”

    叶天点头,“不错,那么接下来,就请小道士引爆大厦吧。”

    一直忙着给大厦拍照的艾莲小姐忽然发出一声惊呼,“不得了了,这大厦又往上长高了十层。”

    众人听了,一起抬头仰望大厦,情不自禁地一起伸出右手去数楼层数目,果然发现,大厦由刚才的53层变成了63层,又多出十层来。

    庄梦蝶皱眉道,“这大厦刚才又吞噬了几十人,获得了能量之后,继续疯狂生长。看来咱们必须立刻炸掉它。”

    众人一起点头,齐声道,“小道士,动手吧。”

    正在这时,齐韦博忽然打了鸡血似的,一下子窜到大厦的台阶前,扯开喉咙喊道,“这大厦是我亲眼看着它怎样从一砖一瓦盖起来的,谁也不许炸毁它,谁炸我跟谁拼命。”说完,他从旁边一位特警的手里抢过一把枪。

    那特警毫无防备,竟然被他抢到枪之后,再被他猛地撞翻在地。

    齐韦博抢到枪之后,立刻举枪冲着天空啪啪开了两枪,“来呀,你们谁先来?”

    我们全都傻眼了,这齐韦博的年纪少说也得五十开外,竟然老当益壮把一个年轻健壮的特警撞翻在地,简直是大跌眼镜啊。看来人的疯劲儿一上来,还真是力壮如牛。

    此刻的齐韦博双目暴突,眼睛里布满了红血丝,再加上情绪过分激动引起的五官扭曲,看上去无比狰狞。

    叶天见状,气得大吼,“齐韦博,我命令你立刻把枪放下,双手抱头走过来,否则我就告你袭警。”

    一阵咔咔声响起,无数乌洞洞的枪口瞄准了齐韦博。

    齐韦博跟疯了似的,拿枪对准人群,喊道,“谁也不许过来,谁过来我就杀了谁,这么近的距离,这么多的人,我闭着眼睛也能打中一个,谁不服,就上啊。”

    雾草,这是狗急跳墙的节奏吗?

    我不由地往后缩了缩。

    一位特警低声道,“叶组长,咱们开枪吧,他抢枪,现在又举枪威胁众人,咱们可以开枪了。”

    叶天摇头,“先不要急。齐董事长是一时着急了,他并不是暴徒杀人狂,相信咱们只要别太靠近他,他是绝对不会开枪的。”然后厉声道,“现在,听我指令,大家全都后撤五米。”

    特警们虽然心有不满,还是按照叶天的指令后退。

    齐韦博得意地哈哈大笑。

    艾莲吓得面色苍白,哆哆嗦嗦地跑上前道,“齐董事长,您有话好好说啊,别激动。”

    庄梦蝶见状,急忙喊道,“快,抓住她,别让她走过去。”

    几位特警伸手去抓艾莲,可是已经晚了。

    齐韦博跑过来,一把抓住艾莲,他左手扼住她的脖子,右手拿枪指着她的脑袋,“你们这些臭警察,全都给我滚开,这里是我花钱买的地皮,我花钱盖的大楼,绝不容许你们靠近一步,你们只要敢靠近一步,我立刻开枪打爆她的头。”

    艾莲哭喊道,“齐董事长,不要开枪,是我呀。”

    齐韦博吼道,“闭嘴,否则我马上开枪。”

    艾莲吓得眼泪扑簌簌往下掉,再也不敢出声了。

    众人全都傻眼了。

    叶天也怔住了,他的原计划是先后退几步,稳住齐韦博,再好好劝劝他,毕竟他没有任何犯罪记录,一直是个好市民来着,如果就这么开枪击毙他确实心有不忍,再说他手里有枪,激怒了他,他死前开枪肯定会伤到同事。可是现在整个形势从艾莲跑向齐韦博的那一刻开始,彻底恶化了。

    叶天吼道,“齐韦博,你现在的罪行是抢枪,挟持人质,如果你开枪,那性质就是杀人了,奉劝你不要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齐韦博哈哈大笑,“你们这些无事生非的臭警察,赶紧从我的地盘上滚开!我已经说过了,这里是我买的地皮我盖的楼,是我个人的固定资产,谁也不能毁坏它。识相的,就赶紧滚,滚啊!”

    庄梦蝶着急道,“可是这块地皮和整栋大厦已经发生变异了,它不再是一栋大厦,而是一个正在疯狂生长的异形生物。截止到目前为止,这栋大厦已经吞噬了数十人,如果再留着它,一定会有更多的人被其吞噬。为了广大市民的安全着想,我们不得不炸毁它。”

    齐韦博吼道,“不要跟我讲大道理,我是个商人,我只关心自己的投入和产出是否成正比。我绝不允许自己投资的大厦被你们随便炸毁。”

    艾莲低声道,“可是齐董事长这栋大厦是您在二十多年前盖的,现在早就收回成本了,您根本没必要这么生气。”

    齐韦博冷笑,“你懂什么?现在北京的地皮多值钱呀,而且这块地皮的价格还会不断上涨。以嘉信大厦这么好的地理位置,如果不炸毁,我可以赚到更多的租金。”

    艾莲道,“再说,您可以拿着保险公司给的赔偿金再买一块地皮呀。”

    齐韦博道,“再买一块地皮?保险公司给的赔偿金买得到这样好的地理位置吗?”

    艾莲道,“可是,目前这栋大厦死了这么多人,谁还敢在这里租房开公司呢?”

    齐韦博气得大吼,“艾莲,你被解雇了,作为董事长秘书,你竟然当着众人的面,胳膊肘往外拐,我齐某人不需要你这么不明是非的秘书。”

    艾莲哭道,“齐董事长,我只是说了实话而已。如果您觉得忠言逆耳,非要解雇我,我也无话可说。只是目前,大厦变成这样,您还能租给谁呢?”

    齐韦博把枪咔咔上膛,对准艾莲的脑袋,咆哮道,“还要废话,信不信我现在就打爆你的头。”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