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群人听了乔娜的话,面面相觑,有几个人放开抓住小王的手。

    他们看着乔娜,齐声道,“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乔娜点头,“当然是真的,我现在就出不去了,其实我是不想出去,因为我担心投胎到下世会变成丑八怪,所以我宁可留在这里做一个美艳的女鬼。”

    那群人听了她的话,先是怔住,然后一起哈哈大笑。

    “可是你现在的样子根本不能称作美艳啊,现在的你满脸是血,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真的是很丑,不对,是很可怕呀。”

    乔娜猛然想起自己是被人破相打残了的,于是她朝他们挥舞着棒球棍,咆哮道,“你们在看我的笑话吗?你们是不是活腻了?谁敢笑一声,我就打爆他的头。”

    那群人被迫安静下来。

    乔娜看他们惶恐地盯着自己,重新得意起来,“那么你们现在打算怎么办呢?我刚才已经告诉过你们,平白杀死一个,等你们去地府报到的时候,被阎罗查出来,可是要受到惩罚的,什么油锅拔舌火山之类的,你们就慢慢受。”

    那群人哆哆嗦嗦地道,“会被查出来吗?”

    “当然了,人死后,在接受阎罗的正式审讯之前,会先去孽镜地狱,据说那里有一面很大的镜子,死者的魂魄只要往那面镜子前一站,生前做过的所有坏事都会一一重现。所以你们一旦杀了人,就一个都跑不了。”

    那群人立刻吓得尖叫起来。

    “我不要去孽镜地狱,我不要照那镜子。”

    乔娜吼道,“你们简直吵死了,那面孽镜是每个人死后都必须要照的,不是你们想不照就不用照的。”

    人群里立刻哭声一片。

    “不行,我不要照那镜子,我生前经常打骂自己的父母,那镜子一定会照出来的。”

    “我活着的时候,最喜欢孽待猫狗,我家附近的流浪猫和流浪狗都被我活活打死,剥了皮吃肉了,我家人常说我这样做会遭报应的,我也不要照那镜子。”

    “还有我,我时常坑蒙拐骗的,靠女人的钱财过活,常常自以为很帅,我现在也害怕了。”

    “我没饭吃的时候,偷过人家墓前的祭品。现在想想也是罪过。”

    霎时间,那群人如同站在神父面前,人人竞相忏悔自己的过错。

    这时,一个容貌端庄的女子哭道,“惨了惨了,两年前,我杀死自己的丈夫把他埋在自家院子的枯井里,这件事,我做的人不知鬼不觉,警察找我调查了许多次,还是被我一一逃脱,没想到死后,这件事还是会被孽镜照出来。”

    听了女子哭喊,嘈杂的人群立刻安静下来。

    所有人都盯着那个满脸是泪的女子,她看上去端庄而有教养,绝不像是能做出此等残忍行为的凶手。此刻如果不是她大声喊出来,大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片刻之后,人群中的所有男性立刻愤怒了,“嗯?你们女人就该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竟然敢杀死丈夫,简直天理难容,祝你去地府审讯的时候接受重罚。”

    女子哭道,“可是我丈夫他吸毒烂赌玩女人,我实在是忍不可忍了呀。现在想想,当时的我过得简直是非人的生活呢。”

    男人们吼道,“即使是那样,杀死丈夫这种恶毒行为也是不能被原谅的。你们女人就该容忍男人的一切,三从四德是你们女人的本分,所以杀夫的恶行必须受到严惩。”

    女子的话勾起了女人们的同情心,她们朝着男人们大吼,“你们男人就是这样,百分之九十五的男人都是好吃懒做之徒,没有本事的就靠女人生活,稍微有点本事的就抛弃妻子,扶正小三,你们根本不值得女人去爱。那种烂男人该死,活着也是祸害社会,即使杀了他,相信阎罗也会酌情考虑,不会重判你的。”

    女子受到同性的支持,底气才稍稍足了些,擦去眼泪,止住哽咽道,“嗯,等我去地府见了阎罗,我要把那贱人的恶行一五一十地告诉阎罗,为了讨好小三,他私下变卖我所有的首饰,还经常偷偷拿我的卡接济那些女人。绝对无法容忍。”

    看着那些人吵成一团,上面的特警着急了,他们干脆直接把绳子扔进电梯井里,可是绳子还未到井底就被井壁上的粘液吸住了。

    这下子,特警们彻底没了主意,他们使劲去扯那绳子,结果绳子再次被拉断了。

    “算了,我看咱们还是不要再留在这里了。”

    “小王怎么办啊?他还在井底呢。”

    “没办法,咱们不能再下去人了,还是去找叶组长吧。”

    “嗯,咱们赶紧去向叶组长汇报。”

    几位特警立刻拔脚朝着大厦门口跑去。

    空荡荡的电梯井里,立刻传来诡异的轻笑声。

    再说电梯井底的这群人,像是瞬间打开了尘封的记忆之匣,生命中所有的灰暗记忆一下子倾囊而出,这些死在电梯里的家伙争着说出自己生前所做的坏事,似乎说出来就能减轻阎罗对他们的惩罚一般。

    这时,电梯井里传来奇怪的声音。

    呼隆呼隆噗叽噗叽

    营养……营养……营养……营养……

    那些正在吵吵嚷嚷的人陡然停住,吓得浑身发抖。

    “糟了,那东西来了。”

    “是啊,就是吞噬咱们的家伙。”

    “快跑啊啊啊!”

    一时间,那些人竟然全都消失了,走得一个不剩。

    小王局促不安地站在那里,惊得不知如何是好。

    乔娜冲小王勾勾手指头,“小伙子,跟我走。”

    小王站在原地没动。

    乔娜笑道,“看来你很怕我?那东西马上就要来了,它一来,你就死定了。跟我走,也许你能暂时躲过这一劫。快,上车啊,你再不上来,我就走了。”

    小王犹豫了一下,还是坐上了那辆崭新的玛莎拉蒂。

    嗡地一声,玛莎拉蒂也消失了。

    电梯井底空无一人,那些黏糊糊的东西纷纷从井壁滑落到井底,发出刺耳的吱吱嘎嘎的笑声。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