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紧跟在叶天的警车后面,来到嘉信大厦,还没赶到大厦跟前,就看见大厦门口围了一大群人,围观的人数比起飞碟出现那天只多不少。

    叶天的警车一出现,人群立刻沸腾了,围观的群众纷纷让道。

    之前,他们正围着一堵墙叽叽咕咕个没完。

    面对墙壁说个没完的正是我在电视上见过的嘉诚置业的董事长齐韦博,此刻他背对我们,我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

    看来是又出事了,我暗自嘀咕。

    看着叶天和庄梦蝶朝着齐韦博走去,我催促小伙伴们,“走,咱们去看看这齐董事长一人对着墙壁都唠叨些啥。这齐董事长脑子没出啥问题吧,一人对着墙自言自语。”

    李元泰笑道,“他根本不是自言自语,他在跟墙里面的人说话呢。”

    “跟墙里的人说话?谁在墙里面啊?”

    “当然是失踪的门卫和保安。目前看来,不止是他俩了。”

    “李大仙,你都说什么呢。我表示根本听不懂。”

    李元泰笑道,“你走过去看看就全明白了。”

    我噌地跳下车,朝着齐董事长走去,到了跟前,一看,呆住了。

    这齐董事长果然是在跟墙里的人说话呢,墙壁上浮现五个人影,俩老头,一美女,还有一男一女看上去像是刚毕业大学生模样的人。除此之外,墙上浮现的还有一辆跑车。

    说实话,要不是周围有这么多人,再加上现在是大白天,否则三更半夜的,让我一人撞上这个场面,非吓尿不可。

    这时,就听见身后传来李元泰的声音,“你们五人已经死了,为何不赶紧去投胎,还逗留在这个大厦干嘛?”

    一老头道,“小道士,我们倒是想去投胎呢,可是我们的魂魄被锁在这大厦里了,根本出不去啊。”

    另外一个老头和那一男一女也点头,“是啊,小道士,不是我们不想去,是我们被困在大厦里,出不去啊。如果你有道行,就发发善心,帮我们走出这大厦吧。”

    那美女斜倚着跑车,叉着腰吼道,“投胎!投胎!投什么胎呀?我可不想去投胎,万一投胎变作丑女,我可怎么办?我才不要来生做丑女,既不能穿漂亮衣服又不能穿漂亮鞋子。要投胎你们自己去,我可不去。”说完,钻进跑车,哧溜一下,没影了。

    墙壁上美女和跑车猝然消失了。

    只剩下俩老头和那一男一女。

    男的没好气道,“真是死性不改,就惦着靠着那张美人皮换钱花呢。”

    老头道,“小道士,不用管她了,我们四个是铁了心的要投胎,每天困在这黑呼呼的墙壁里,暗无天日的,真是度日如年啊。”

    齐韦博道,“小道士,你就帮帮忙吧,这两位老人家是我大厦值夜班的门卫和保安,如今死了,魂魄却不能去地府投胎,一直困在这里也不是事呀。”

    李元泰看了眼站在旁边的叶天和庄梦蝶,他俩目光对视一下,一起点头。

    李元泰道,“好吧,既然得到警方的首肯,在下不妨把各位的魂魄从大厦里解救出来,只是一旦解救出来,希望四位即刻去地府报到,以免耽搁时辰,受到责罚。”

    墙壁上的四个人影一起点头,“那就多谢小道士了。”

    李元泰比出剑指,默念咒语。

    噗唧噗唧

    墙壁上的四个人影立刻如同扎进肉里的刺般的一个个地往外拔,就像是有只看不见的巨手在抓着他们用力往外扯那样,他们先是头部被扯出墙外。

    那女的立刻尖叫,“哇呀呀,我终于呼吸到新鲜空气了,新鲜空气的滋味真是太美妙了。”

    其余三人点头,“墙里一股臭气,跟发酵的粪坑一样,憋得人喘不过气来。还是新鲜空气好啊。”

    老头道,“小道士,劳烦你再加把劲,我们的头已经出来了。”

    李元泰笑道,“莫急,这墙有点特殊,急不得呀。”遂继续念咒语。

    可是,接下来,诡异的状况出现了。

    他们的头被扯出来之后,脖子也跟着出来了,这也没问题,问题是再接着往外扯,出来的还是脖子。就好像他们生来就是这幅怪模样,也即脑袋下面就是超长的脖子。

    这尼玛是什么鬼?

    再扯还是脖子,眨眼间,足有一米来长的脖子露在墙外了,可是还是看不见身体。

    看着四个脑袋下面的长脖子,我感到不寒而栗,那四条脖子,请原谅,此处只能说是四条脖子了,那四条脖子像长蛇般的蜷曲缠绕在一起,整个画面说不出的诡异。

    那女的似乎最先清醒过来,立刻发出杀猪般的惨叫,“我们的身体呢?身体怎么没了,头下面这么长的脖子。”

    老头道,“身子在墙里面呢,小道士,你再加把劲。”

    男的吼道,“老糊涂,快让小道士住手,咱们被扯成这样的长脖子怪物,就算能出得去,到了地府,估计阎罗也得把咱们直接划归到畜生道了。”

    女的嚎啕大哭,“我不要这样,这样太丑了,好像是长着人头的蛇啊。”

    老头道,“那怎么办?难不成咱们还永远待在这臭不可闻的墙壁里面吗?”

    后面的一群吃瓜群众立刻扯开喉咙喊道,“蛇!蛇啊,他们四个变成蛇了。”

    这时,一阵汽车马达声响起。

    吱嘎一声,那辆玛莎拉蒂冒了出来。

    美女钻出跑车,哈哈大笑,“你们四个蠢货,像我这样开着跑车悠闲度日不好嘛,非要去投胎,这就是你们投胎的下场,来生干脆投胎做蛇好了,也不枉费了这条长脖子。”

    那四个支出墙壁的脑袋一起转向美女,怒吼道,“我们就是来生做蛇,也总好过你这靠皮肉换钱的贱女人。”

    后面围观的吃瓜群众立刻起哄,“贱女人!贱女人!”

    美女笑道,“我有资本,你们有吗?我才懒得在你们这些穷吊丝身上浪费时间呢。你们都是一群吃不到葡萄的狐狸,一边狂流口水一边说葡萄酸的可怜虫。”说完,钻进跑车,嗡地一声,又没影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