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鼻的汽油味被正午的烈日一晒,呛得让人直流眼泪。

    中年男子把汽油桶的汽油浇完之后,又把宝马X5开过来,用塑料管把油箱里的油往外抽出不少,也全都浇在大厦的墙壁上。

    做完这一切之后,中年男人站在女人身后,俩人一起笑眯眯地看着齐韦博。

    这时,女人的手机响了,女人按了接听键之后,大声道,“哦,我在外面办事呢,你们几个先玩,我随后就到,三缺一呀,可是我现在走不开呀,忙着呢。”挂了电话,女人不耐烦地咂咂嘴。

    中年男人道,“谁来的电话?找你干啥?”

    “小红她们呗,还能干啥,还不是打牌不够人了。”

    齐韦博焦急地看着手表,心说这警察怎么还不来?

    女人道,“齐董事长,你这么有钱,还在乎这点吗?还是赶紧答应赔钱,说个数,开张支票,完事了。我的几个姐妹还等着我打牌呢。”

    齐韦博怒吼道,“你们就做梦吧,明明是你们没理,你的车没了跟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

    女人冷哼一声,看着中年男人道,“老公,这老家伙的嘴比茅坑里的石头还硬,咱们咋办?”

    中年男人咆哮道,“那还不好办,大爷我今天就烧他王八羔子的。”说完,从兜里摸出一个打火机,啪地一声,打着火,把火机扔到浇了汽油的墙壁上。

    那只点着的打火机在空中划了一个美丽的弧线,朝着墙壁上跌去。

    围观的众人见状,立刻惊叫着往后面退去。

    然而令人惊讶的是,打火机碰到墙壁的一瞬间并没有发出轰地一声巨响。

    按照常理,燃着的打火机如果摔在浇了汽油的墙壁上,火油相遇,势必燃起熊熊大火。

    可是当时的情况是,打火机触碰到墙壁的一刹那,那块墙壁立刻传来奇怪的声音。

    呼隆呼隆噗叽噗叽

    营养……营养……营养……营养……

    中年男子害怕了,不自觉地朝后退去,“那是啥几把声音?听上去毛毛的。”

    那只打火机就跟撞到冷硬的金属疙瘩上一样,哐当一声,摔在地上,不用说,火也熄了。

    女人也心里发毛,“老公,别过去,刚才墙壁里面的那几个死鬼一听见这怪声就跑,这指定不是什么好玩意。”

    呼隆呼隆噗叽噗叽

    营养……营养……营养……营养……

    那块墙壁再次发出怪声。

    接着,那块墙壁开始扭曲变形,中间向内凹陷,就像是一张空洞洞的大嘴越张越大。

    女人哆嗦道,“老公,我瞅着那块墙咋像张嘴呢。”

    中年男人也吓得浑身乱颤,还是故作镇定道,“媳妇,别胡说,你眼花了。”

    围着后面的吃瓜群众一起惊呼,“她没看错,就是一张嘴啊。”

    女人道,“老公,咱的火儿可是被这嘴巴给整灭了。”

    这时,正赶上张大爷打完电话回来,一看见那变形的墙壁,立刻惊呼道,“你俩赶紧回来,别再从那儿站着了,留神出事。”

    女人回头骂道,“老不死的,你咒我们呢。”

    就在这个时候,从墙壁上的嘴巴里涌出一股强烈的气流把中年男人给吸了进去。这一切只用了零点零一秒都不到,也就说眼睛一眨,这人就没了。

    女人一回头,发现男人没了,立刻脸色大变,扯开喉咙喊道,“老公,老公,你在哪里?你不要吓我啊。”

    后面的吃瓜群众一起喊道,“你老公被那嘴巴给吸进去了。”

    张大爷摇头,“我记得我提醒过你们,真是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啊。”

    女人怒吼道,“死老东西,你就躲在一边看笑话吧。”

    话音刚落,墙壁上的嘴巴再次吸动,女人连喊都来不及喊就被吸进了墙里。

    女人整个人已经被吸进墙里,可是拎着高跟鞋的手还留在墙壁外面,那只涂着鲜红指甲油的手挣扎了半天,还是消失在墙壁里了,连同那只细高跟鞋一起被吸进去了。

    然后,墙壁恢复了之前的模样。

    吃瓜群众们刚要惊呼,却发现墙壁上又浮现出五个人影,其中一美女开着那女人的玛莎拉蒂。

    开跑车的美女下了车,低头自恋地看着自己的一双修长****,冷冰冰地道,“这种女人就是该死,又贪财又黑心,活该她被那东西抓走。”

    旁边站着的男人冷笑,“你好像跟她有一拼吧,只不过她比你更会敛财,能把自己卖个好价钱,其实本质上来说,你俩是一类人啊。”

    美女皱眉道,“闭嘴,要你多事,话多。”

    美女身后的两个老头激动地跑到前面,高喊道,“齐董事长,是齐董事长啊。”

    齐韦博早就吓得魂不附体,见了那俩老头,不禁怔住,“王大爷,老刘,原来你们在墙里面,我们到处找你们呢。”

    王大爷道,“没办法,被那东西抓住了。麻烦齐董事长给我们的家人带个话,就说我们回不去了,让他们别惦记了,让他们好好活着吧。”说完,老泪纵横,吭哧哼哧地哭了起来。

    其余四个人影也一起哭道,“齐董事长,你就发发善心,帮我们也给家人带个话,说我们已经不在了,别再找我们了。”

    齐韦博见状,不觉鼻子一酸,哽咽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们是被什么东西抓了?”

    王大爷道,“具体啥东西咱也说不好,就是看见黏糊糊一团,鼻涕似的,它们在不断地生长,需要很多营养,所以它们一直在喊营养营养的。这栋大厦里的人必须赶紧疏散清干净,否则这里面所有人都会被那东西抓走吃了。那东西吃人获取养分,然后不断生长。”

    齐韦博彻底傻眼了。

    这时,小陈忽然扯开喉咙大喊,“齐董事长,不好了,这栋大厦又长出五层来。”

    啊?又多了五层?

    张大爷赶紧戴上老花镜,用右手食指指着楼层,一层层往上数,果不其然,原本的28层大厦,今早起变成48层,现在又多五层,变成53层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