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天有关嘉信大厦的新闻满天飞,有不少市民打电话到警局和电视台,声称自己最近见过神奇的飞碟和绑架成瘾的外星人。至于嘉信大厦更是被描绘成噩梦般的存在。

    任何媒体都不会放过新闻热点,一向专门关注挖掘猎奇题材的神奇电视台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几乎是嘉信大厦的消息一出,立刻就有两名年轻记者主动请缨,要求跟踪整个神秘事件的后续报道,领导当即大笔一挥,卿准了。

    于是,才有了上一章中,两名愣头青记者硬闯嘉信大厦的那一幕。

    话说神奇电视台的两名记者拍到一个大活人变成一滩粘液的珍贵视频,自然是喜不自胜,俩人撒丫子朝着大门口跑去。

    可是不知怎的,感觉脚下怪怪的。

    女的喊道,“你有没有发现,脚底下越来越软乎了,似乎还黏兮兮的?”

    男的低头一看,立刻懵逼了。

    可不咋的,整只脚都陷进地毯里了,就露个脚踝在外面,人走在地毯上,就跟蹚在浓稠的泥浆里一样。

    这哪是走路啊,整个一个过河呢。

    男的感觉不对,大喊一声,“快跑啊。”

    女的想要抬脚,这才发现,两只脚跟粘在地板上似的,别说是迈步了,拔都拔不出脚来。

    女的害怕了,哭喊道,“我走不了了,你别管我了,你赶紧跑,回去赶紧做节目,争取早点播出。别被人家抢了先。”

    艾玛,这多好的工作态度,只是说话的语气怎么令人想起英勇就义的刘胡兰呢?

    男的大受感动,“你别急,我一回去就赶紧叫同事们来救你,不会很快,我会马上回来的。”

    这是依依惜别吗?

    可是,旋即,男的就发出一声痛苦的吼叫,“可是我的脚也被黏住了,根本拔不出来,这尼玛地毯有问题啊。”

    不知怎的,俩人不约而同地想起刚才被他们拍摄的乔娜,那惨状尽收眼底。

    女的哆嗦起来,嚎啕大哭,“完了,咱们彻底完蛋了,会像那女的一样,变成一滩恶心的鼻涕。”

    男的安慰道,“别瞎说了,咱俩吉人天相,不会有事的。”

    话音刚落,男的就感到有什么黏糊糊的东西顺着裤管缓慢地向上爬,那种凉丝丝、麻酥酥的感觉让人直起鸡皮疙瘩,甚至能感受到它们触碰到腿部汗毛时发出的扑簌簌声。

    女的尖叫,那声音听上去由于恐惧而显得神经质,“它们爬上来了,那些黏东西。救命啦!救命啦!我不想死啊。”

    男的刚想安慰她,立刻听到一阵奇怪的声音。

    呼隆呼隆噗叽噗叽

    营养……营养……营养……营养……

    男的嘘了一声,示意女的别做声。

    女的忍住哭,竖起耳朵仔细听,等她听清那怪声之后,旋即发出绝望的嚎叫。

    “完蛋了,咱俩要被它们吃掉了,我听清它们在说什么了,它们在说营养营养,它们打算用咱们做养分呢。”

    说话间,那些黏东西继续往上爬,女人的惨叫似乎刺激到它们的兴奋点,刚才还只是爬到小腿肚子的它们瞬间提速,一呼喇爬到俩人的脖子,盘亘在脖子周围伺机下手。

    女的惊骇已极,忍不住再次发出惨呼,“救命啦!救命啦!我不要死,我不要死啊!我还这么年轻,还没结婚生子呢……”

    话音未落,粘液已经发动进攻,噗地一声,钻进她的嘴巴、鼻孔和耳朵。

    硬生生地把她未说完的话给塞了回去。

    同样的,男的嘴巴、鼻孔和耳朵也被粘液塞满了。

    然后,俩人睁大惊恐万状的眼睛看着自己跟那个不幸的乔娜一样渐渐化为一滩粘液。

    呼隆呼隆噗叽噗叽

    营养……营养……营养……营养……

    粘液们发出快乐的声音。

    最后,连同那个拍摄了珍贵视频的摄像机也被它们化为粘液。

    当所有的东西都化为粘液之后,地面立刻恢复之前的样子,那滩鼻涕似的东西消失了。

    那块地毯看上去更加簇新和柔软。

    瑞莱制衣的首席设计师黎小姐急匆匆走进嘉信大厦,黎小姐是个老小姐,为了自己钟爱一生的服装设计工作,五十未婚,设计出的服装均受到社会名流的青睐,成为业界传奇,也成为无数后辈膜拜的对象,括弧尤其是年轻的女设计师,无不以她为目标,督促自己奋起直追。

    黎小姐每次走进大厦,门卫张大爷和保安小陈均会主动跟她打招呼,可是今天,门口和传达室空无一人,她感到很奇怪,这门卫和小保安总不能一起上洗手间了吧?

    奇怪归奇怪,她还是迈开大步走进大厦,朝着熟悉的公司大门走去。

    等她走到跟前,不由地怔住。

    张大爷和小陈全都站在公司门口,不知在看什么。

    公司的其他职员也全都站在门口。

    这些人全都跟石膏像似的傻站着,全都在搞什么鬼?

    黎小姐道,“老张,小陈,你们站这干嘛?门口一个人没有,留神进了贼。”

    老张和小陈僵硬着身子转过脸来,指着屋里道,“看那边。”

    黎小姐伸头一看,彻底傻眼了。

    吱吱嘎嘎吱吱嘎嘎

    那木头模特穿着她的宝贝婚纱一步步地朝着这边走来。

    随后,那木头模特张开嘴巴,往自己身上吐出许多粘液,许多黏糊糊的东西顺着她的嘴角流到雪白的婚纱上,婚纱上立刻出现一大片难看的窟窿。

    “不!我的宝贝,那是我一生中最好的作品啊。”

    黎小姐心疼地大喊,失去理智她打算冲进去,被张大爷和小陈死死拉住了。

    接下来,那件美轮美奂的婚纱就如同泡在牛奶中的饼干一样,渐渐地溶化了,跟婚纱一起溶化的还有那个奇怪的木头模特。

    眨眼的工夫,穿着昂贵婚纱的木头模特就化为一滩粘液,之后,连那滩粘液也消失了。

    一切变得跟之前一模一样,那块地毯变得柔软簇新。

    “我的宝贝呀,被那块地毯吃掉了。”

    黎小姐见状,尖叫一声,晕了过去。

    一直处于看戏状态的石膏像职员们这才清醒过来,尖叫的尖叫,收拾东西的收拾东西,不大的工夫,居然走了个干干净净。

    张大爷气得直跺脚,“还愣着干嘛,赶紧报警啊。”

    小陈道,“是,我这就去打110。”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