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达室里,张大爷心神不安地坐在椅子上,看着挂在门后的王大爷的背包和衣服发呆。

    “这好好的大活人,不能说没就没了。”

    尽管跟王大爷和老刘每天只是交接班的时候才见一面,这一晃也二十多年了,不嗜烟酒的张大爷一向把他俩看做是老不正经,他俩年轻的时候就好酒贪杯,现在上岁数了还这德行。没事就爱在班上弄口酒喝,为这事,没少被经理责骂。可是毕竟没出过事,所以经理骂完就翻篇了,谁也没当回事,下次,他俩照喝不误,经理照骂不误,后来,经理也发现这俩越骂越皮,索性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由他俩去了。

    整栋大厦的室内装潢和家具全都新的刺眼,恨不能连墙上簇新的壁纸还能飘出油墨的芳香,踩在柔软厚实的地毯上却感觉浑身不自在。

    张大爷正叹着气坐在椅子上发呆,忽然有一男一女走到传达室门口,推门就进。

    女的打扮得大方得体,男的穿一件浑身是口袋的衣服,俩人都是二十郎当岁,女的满脸笑容,男的扛着摄像机。

    居然自说自话地闯进来?张大爷咳嗽两声,把脸一拉,“你俩干什么的?”

    女的道,“大爷,我们是神奇电视台的。”

    张大爷把脸一虎,“没听说过。”

    女的很尴尬,硬挤出笑容道,“我们台专门收录拍摄一些神秘事件,以满足观众朋友们对未知生物的好奇心。听说您这大厦昨晚出怪事了,我们想采访一下您,您能向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谈谈你对大厦怪事的看法吗?”

    张大爷皱眉道,“姑娘,你们还是走吧,别在我这老头子身上浪费时间了,北京台的记者一大早就来过了,我就一看门的,就知道上班下班领薪水,其他的我一概不知。你们请回吧,我这传达室,不能随便进人。”

    老头的话很明白了,就是轰人。

    女的回头跟扛摄像机的小伙子交换了下眼色,“咱们走。”

    这俩年轻人走到外面,才叹了口气。

    女的道,“这老头子真倔。”

    男的道,“也别怪他了,同事失踪,估计心情不好。再说他一看门的,上班时间接受采访,肯定被骂啊。”

    俩人刚说完,忽然听见楼内传来一声尖叫。

    “在那边!快啊!”

    男的反应快,立刻扛着摄像机往那边跑去。

    女的立刻拔脚跟了上去。

    听见这声尖叫,俩人旋即大感兴奋,毕竟是刚出了怪事的大厦,此时传出尖叫,肯定又有事发生了,这么珍贵的爆料机会,岂容放过?

    张大爷见那一男一女竟然跑进楼里了,不由地追出传达室大喊,“回来,给我回来,这栋大厦生人不许随便乱闯。”

    可是那俩哪听他的,一溜烟跑进去了。

    张大爷气得直跺脚,只好叫上门口的保安小陈,一起追了过去。

    那发出尖叫的正是嘉信大厦一楼的瑞莱制衣公司的女职员。

    这神奇电视台的两名记者跑过去的时候,正赶上该公司的部门经理乔娜的腹部出现一个透明窟窿,然后咔嚓一声,她的身体断成两截,渐渐溶化成一滩粘液。这一过程看似很长,实际上也就两分钟不到的时间。

    整个瑞莱制衣的职员全都站在门口,呆若木鸡地看着这个昔日骄横跋扈、依仗着权势和美貌凌驾于他们之上的部门经理一步步地化作一堆粘液,全都跟石膏像似的大张着嘴。

    俩人不由分说地全部拍摄下来。

    女的笑道,“咱俩今天还真是来对了。”

    这时,张大爷带着小保安赶到了,怒斥俩闯入者,“出去!全都出去!你们把这里当什么地方了,想拍就拍啊?”

    女的抱歉地笑笑,“对不起,大爷,打搅您了,我们这就走。”说完,拉着男的,俩人嘻嘻哈哈地跑了。

    也是,都拍完了,走就走呗。

    女的道,“张教授不是说失踪人员都被外星人绑架了吗?这次看他要怎么解释?”

    男的笑道,“张教授,他懂个屁,一天到晚瞎解释,糊弄一下低智商的百姓还行,他说的那一套我反正是不信。”

    女的道,“咱这爆炸性新闻就叫做揭露嘉信大厦两名夜班员工失踪真相,保准火上加火。”

    男的道,“咱们赶紧回去录制节目,最好是今天播出,就等着收视率节节攀升吧。”

    俩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加快脚步朝着大门外跑去。

    再说这边,张大爷和保安小陈看见瑞莱制衣的职员全都跟门口站着是什么回事?

    而且这帮平日里老实巴交的职员此时全都一个表情,什么表情?双目圆睁,嘴巴大张。就跟大白天见了贞子似的。

    由于张大爷和小陈跑过来的时候,乔娜刚好完全化为粘液,他们并未看见那可怕的一幕,故而完全不能理解这些职员现在是怎么回事。

    一帮人瞅着地上一滩跟鼻涕似的东西发呆。

    这是几个意思啊?

    张大爷道,“你们都嘛呢?赶紧回去,该上班上班,别跟门口傻站着了。一会儿,你们老总到了,叫你们这月奖金全都泡汤。”

    张大爷喊完,这帮职员就跟脚被钉在地上似的,没一人动窝。

    张大爷跟小陈交换了下眼色。

    小陈推了一把站在门口的女职员,“怎么回事这是?跟你们说话呢?”

    女职员身体僵硬地转过身来,木然地看着他们,指着地上那滩鼻涕道,“我们经理溶化了,变成一堆粘液了。”说完,立刻把身子转回去,继续石膏像般的站立。

    这次轮到张大爷和小陈傻眼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吱吱嘎嘎吱吱嘎嘎

    站在粘液边的木头模特忽然动了起来。

    小陈骇然道,“张大爷,那模特自己会动啊。”

    张大爷虽然人老眼花,又没瞎,那模特能动换,自然也是看见了。

    “这是撞邪了吗?这玩意不该能动啊。”

    话音刚落,木头模特迈开木头脚朝这边慢慢走过来。

    小陈立刻吓尿,“大爷,那东西过来了啊。”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