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在M研究所发生的怪案搞得特案组的组长叶天整晚失眠,天还没亮,他就起床了。

    他绞尽脑汁也琢磨不出,究竟是什么人能在不留下脚印和指纹的情况下杀死两个科研人员,如果这案子不是小灰人做的,又是什么人下的手?而且下手之后,立马消失了。

    这是一桩完全不符合常理的案子。

    简单梳洗之后,叶天立刻开车来到庄梦蝶家,载着她和暹罗猫一起赶往警局。

    庄梦蝶也是一宿没睡,不过所幸,她还可以赶稿子打发时间。

    由于他们来得太早,警局里几乎空无一人。

    当他们来到三楼的时候,眼前所见令他们大吃一惊。

    两个警察举枪站立,一副高度戒备的模样,一动不动。

    他们一看见叶天即刻激动地嗯嗯啊啊。

    叶天见状,大吼道,“你俩在干嘛?”

    庄梦蝶推了叶天一下,“他们好像被人用法术定在原地了。”

    暹罗猫喵呜一声,挣脱了主人的怀抱,刺溜一下跑进物证室。

    庄梦蝶恍然大悟,“糟了,物证啊。”她拔脚跑进去,看见的是更为可怕的一幕,一具男尸躺在手术床上,头颅被锯开,头盖骨扔在一边,颅腔里空空如也。

    她抓起尸体脚上的名牌一看,只见上面写着M研究所所长田纪云。

    “叶天,叶天,你快来啊,M研究所所长的大脑被人偷走了。”

    叶天跑进来一看,傻眼了,“这******都是什么事啊,大脑也有人偷?偷这玩意能干嘛?”

    小张不知打哪儿冒出来,笑道,“吃呗,现在社会压力大,变态太多,估计拿回家炒辣椒去了。”

    叶天使劲凿了他一下,“你给我闭嘴。”

    正在这时,法医何楚耀背着包急急忙忙地走进来,“你们都在我屋里干嘛?全给我出去!这物证要是丢失了,谁负责啊?”

    小张指着手术床上的尸体,冷笑道,“何法医,这物证已经丢了。您昨晚锁门了没?”

    何楚耀挤过来,看清手术床上的尸体,面色大变,他回头往墙角一看,立刻惊呼道,“这次麻烦大了,那没头的身体也不见了。”

    这下子,特案组的人全都呆住了。

    庄梦蝶道,“那没头的身体丢了,可麻烦大了。”

    小张幸灾乐祸地道,“何法医,这可是你失职所致。”

    “什么?我又不是机器人,我也需要休息好吧?昨晚我工作到两点才下班。你们打算让我24小时都住在物证科是吗?”何法医也大呼冤枉。

    就在这时,墙上的挂钟响了起来。

    当当当当当当地连敲六下。

    钟声刚落,站在走廊里的两个警员顿觉浑身轻松,胳膊腿全都能活动了。僵立了近四个小时的他们,再也支持不住,噗通一声,跌坐在地上,捶腰的捶腰,捏腿的捏腿,唉吆唉吆地喊起来。

    叶天冲到门外,看见那两个警员已经恢复正常,厉声问道,“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没头的身体哪去了?那具男尸的大脑怎么不见了?”

    两个警员只好结结巴巴地把昨晚所见详细地讲述了一遍。

    叶天把昨晚的监控录像调出来,仔细观看几遍之后,得出结论。

    两名嫌疑人均为身穿黑衣的蒙面男性。

    嫌疑人A矮小精瘦,左脚微瘸,精通法术。括弧这点从两名警员被法术禁锢至早晨六点便可看出。年纪约四十左右,括弧从说话声音判断。

    嫌疑人B身高170左右,体型偏瘦,精通医术,括弧正是该嫌疑人用电钻打开田所长的头颅,偷走了大脑。年纪约二十左右,括弧从说话声音判断。

    叶天道,“两个嫌疑人一前一后进入物证科,一个偷走没头的身体,一个偷走大脑,可见双方并不认识,否则他们会一起结伴来偷。”

    小张道,“这下麻烦大了,两个蒙面窃贼,找起来不是大海捞针吗?”

    特案组的三个成员正愁眉苦脸地盯着乱成一锅粥的物证科,王局急匆匆地走进来,朝叶天招招手,“小叶啊,赶紧出现场,我刚才还去你办公室找你呢,你怎么跑这里来了。”

    叶天苦笑,“又出什么事了?”

    “你们赶紧去一趟嘉信大厦,就是M研究所所在的那个大厦。”

    “啊?那个大厦又出什么事了?”

    “那个大厦一夜之间,无端端的多出二十层来。”

    叶天诉苦道,“什么?多出了二十层?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事?昨天那个没头身体还没整明白是咋回事呢,谋杀两个研究人员的凶手也没线索,现在又冒出来一栋多出二十层的大厦来。这些怪事怎么全都推给我啊。王局,这大厦的事,您找别人负责去查,我实在是分身乏术啊。”

    王局厉声道,“小叶,别说了,赶紧去。你们特案组就是专门处理这类奇事怪事的特殊警察呀,你们不去谁去?总不能放着不管吧?对了,那栋大厦据说值夜班的门卫和保安也在昨晚失踪了。看来昨晚发生了很多怪事啊。”

    何法医道,“可是王局,物证科昨晚也出大事了,一具尸体的大脑不见了,还有那个没头的身体也不见了。”

    王局愕然道,“啊?这边先放放,小叶,你赶紧去看看那栋大厦到底是什么回事?”

    叶天苦笑,“是的,王局。”

    何法医叫住他道,“叶天,你先别走。我告诉你件事,说起那个大厦,我昨晚打车回家路过那个大厦的时候,不但听见大厦有奇怪的声音传出,好像还听见一个老人的惨叫声呢。”于是他自己昨晚的遭遇也说了一遍。

    庄梦蝶皱眉,“这是昨晚几点发生的?”

    “我离开警局的时候正好是半夜两点,开车到那边应该是两点二十左右。”

    叶天拍拍庄梦蝶,“走吧,庄作家,咱俩去那大厦瞅一眼去。”

    庄梦蝶把暹罗猫放进小张怀里,“看好咱特案组的宝贝,我们出去了。”

    暹罗猫讨好地舔小张的脸。

    小张虎着脸道,“去一边去,讨厌的小叛徒。”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